二手时间 二手时间 8.8分

作为理想主义者与自由主义者的困境

滅茶苦茶

上世纪90年代,那座雄伟庄严的大教堂在一夜之间轰然倒塌。有人欣喜若狂,振臂高呼,有人如丧考妣,不知所措,另外一些人,还不明所以,只剩下怅然若失。振奋的人们说,他们赢得了胜利!赢得了自由!赢得了面包!悲痛的人们说,他们遭到了背叛和出卖,失去了伟大的信仰,失去了曾为之奋斗了一生的目标。

在教堂的废墟上,很快新建起了一座富丽堂皇的购物中心。似乎每个人都摇身一变,从虔诚寡欲的教徒,变成了大腹便便,世俗功利的商人,变得贪婪和卑鄙,物欲无穷。欣喜的人们说,他们再也不必为买面包排长队忍痛挨饿,再也不用担心在厨房说悄悄话被邻居告密,被秘密警察送去寒冷荒凉的西伯利亚劳改……阴森禁锢的大教堂倒了,在新建的玻璃大厦里,终于能够照进阳光,阳光之下,再无黑暗,他们终于不再畏惧。

忠臣的教徒们带着伤感的心情目睹这一切,他们不能接受引以为豪的大教堂崩溃,更不能接受信奉了大半辈子的真理竟是彻底的谎言。他们愤世嫉俗,对物欲横流的世界破口大骂,对奸诈的商人投去鄙夷的目光,他们痛恨这个世界失去了大爱,失去了奉献精神,失去了理想主义。然而现在的新人们不再吃这一套了,他们要求个人的幸福,甚至要求烧死所有迫害过他们...

显示全文

上世纪90年代,那座雄伟庄严的大教堂在一夜之间轰然倒塌。有人欣喜若狂,振臂高呼,有人如丧考妣,不知所措,另外一些人,还不明所以,只剩下怅然若失。振奋的人们说,他们赢得了胜利!赢得了自由!赢得了面包!悲痛的人们说,他们遭到了背叛和出卖,失去了伟大的信仰,失去了曾为之奋斗了一生的目标。

在教堂的废墟上,很快新建起了一座富丽堂皇的购物中心。似乎每个人都摇身一变,从虔诚寡欲的教徒,变成了大腹便便,世俗功利的商人,变得贪婪和卑鄙,物欲无穷。欣喜的人们说,他们再也不必为买面包排长队忍痛挨饿,再也不用担心在厨房说悄悄话被邻居告密,被秘密警察送去寒冷荒凉的西伯利亚劳改……阴森禁锢的大教堂倒了,在新建的玻璃大厦里,终于能够照进阳光,阳光之下,再无黑暗,他们终于不再畏惧。

忠臣的教徒们带着伤感的心情目睹这一切,他们不能接受引以为豪的大教堂崩溃,更不能接受信奉了大半辈子的真理竟是彻底的谎言。他们愤世嫉俗,对物欲横流的世界破口大骂,对奸诈的商人投去鄙夷的目光,他们痛恨这个世界失去了大爱,失去了奉献精神,失去了理想主义。然而现在的新人们不再吃这一套了,他们要求个人的幸福,甚至要求烧死所有迫害过他们的老教徒,要求把他们流放到西伯利亚,住进自己曾经亲手建造的劳改营中。

对所有人来说,这一切都发生得太突然。苏联人一觉醒来,发现伟大的祖国不在了,自己一夜之间从苏联人变成了俄罗斯人,乌克兰人,斯坦人……每个人都有太多话要倾倒。

作者以口述历史的方式记述了在苏联解体后的阵痛时期,普通人对那场剧变的思考,以及对自我身份的确认。在他们的反思中突显了两个派别尖锐的矛盾,这无疑是场思想与文字上战争。争论没有结果和答案,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正确,因为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亲身经历,拥有那些不容质疑的证据。对所有人而言阵痛的十年“是疯狂的十年,恐怖的岁月,是遐想民主的十年,又是灾难的十年,是一个黄金时代,也是自我膨胀的时代,是格调鲜明的时代,野心勃勃的时代,骤风暴雨的时代……”

二十世纪的意识形态之争,以苏联的解体而告终,资本主义世界似乎取得了最终的胜利。人们的生活水平普遍提高,尝到了自由与民主的蜜糖,第一次为自己而活,第一次拥有个人的尊严和权利……看上去一切都比以前更好,但即便如此,为什么还是有人怀念苏联,怀念社会主义?社会主义真的值得我们怀念吗?

我想,社会主义当然有值得我们怀念的东西。就中国而言,那是个充满革命热情,理想主义,无私奉献的时代。人民活在国家集体中,在集体中实现自我价值。人与人之间称呼“同志”,我很喜欢这个称呼,它比“先生小姐”好听多了。那时候一间房子往往要住好几家人,家家户户都彼此熟悉,过年串门互送饺子。那时候普通人之间几乎没有什么贫富差距,大家都穿同样朴素的衣服,用同样的物件,没有谁高人一等。

那时候的读书人很多,大家私下讨论文学,讨论诗歌,如饥似渴地阅读。“我和他们一起读过格罗斯曼,金兹堡,多莆拉托夫,听欧洲自由电台”。没有人讨论金钱,生意。他们是真的视金钱如粪土。虽然那时候就连书也是稀缺品,但人们总能想办法搞到。秘密的地下出版物在他们手中千回百转地借阅,遇到喜欢的书只能一字字整本手抄下来。对他们来说,一本古拉格群岛,一本曼德尔施塔姆诗集比什么都珍贵。

另外,那个时候的歌曲特别具有感染力,给人一种莫名的感动。即使是现在,听到革命时代的歌曲,我也恨不得立即奔赴边疆参加社会主义建设,更别说那个时代的人了。当我们痛批红卫兵的时候,是不是还应该扪心自问一下,自己在那个时代,那个年龄能辨清是非吗?一味地指责和批判时代所结下的恶果是不太公平的。

总的说来,那时候穷,大家都穷。大家却都怀揣着大同的理想,勤勤恳恳奉献着自己的一生,建设美好的共产主义。当然,后来社会主义逐渐暴露出了各种问题,乌托邦的幻想破灭了。人们开始吃不饱穿不暖,时刻处于死亡与恐怖的阴影下,谁还管什么理想不理想。

这个时候资本主义出来解救大家了,给大家发面包,衣服,给人们自由,还有选票。人们开始过上了丰裕的物质生活,每个人活得更加有尊严。大家开始认为资本主义好,能吃饱穿暖,能自由地选择职业,发表言论。到后来,人与人之间的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假冒伪劣商品横行于市,人们变得狡猾奸诈,冷漠无情。大家开始批评道德沦丧,人心不古,于是人们又开始怀念起那个理想主义的时代……

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到底孰优孰劣,这个问题太难了,一本书也写不完,我更没有那样的能力来写,所以还是留给社会科学家去解决,留给时间去检验吧。可我还是想说,事情恐怕并没有那么简单。信资还是信社,并不是一个从中二选一的问题,世界也绝不应是非黑即白,非左即右的。世界无论倒向哪边,都会出现严重的问题,我们只能在其中不断游走,寻找那一个微妙的平衡点。如果社会主义不能解决温饱问题,那就让给资本主义去解决。资本主义不能解决的信仰问题,就让给社会主义来解决。

而我自己同时作为一个理想主义者和自由主义者,既向往社会主义的大同理想,又渴望资本主义的自由,表面上看有点像人格分裂,然而其实是这不正是看待一切事物应有的态度吗?此之谓,中庸之道也。

随性而写,有点偏题了。无论俄罗斯还是中国,都曾经历过相似的伤痛。俄国人伤痕累累地走出了社会主义,但目前看来它也并未实现真正的资本主义与民主,确切地说,他们其实是换上了一套普京的实用主义。付出了沉痛的代价之后,却还是没能换回曾经的理想。当初欢呼胜利与民主的那些人,如今又该作何感想,想必如同当初他们所嘲笑的那群人一样百感交集吧。

过去,对于一些人来说是无数的血肉模糊,对于另一些人来说,是个伟大的时代,总不缺怀念苏联的俄罗斯人,正如不缺怀念毛时代的中国人。不过怀念归怀念,自我感动一下也就得了,可别拉上大家一起回去满怀理想地挖树根吃树皮啊。

如今,当我们继续坚定不移地走在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上时,不时转过头来看看俄国人的路,一定会觉得意味深长。在俄罗斯人对自己国家前路感到忧心忡忡的时候,对于我们自己的前路,也许在每个人心里都有了自己的答案。

“有些事情是一定会发生的,很快就会出现。每个人都在等待:何人?何时?何地?”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二手时间的更多书评

推荐二手时间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