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会现场 国会现场 8.2分

如何共和

我有一个小咪咪

首先很惭愧地告诉大家,这本书由于没有找到纸质版,看的是电子书很不适应,所以没有读完,甚至没有读很多,但是这本书的序言我是看完了的,里面有一句话让我浮想联翩,它是这样说的:“共和是最高价值,而宪法则是确保这座房子的每一个构件,都能放在适当的位置,各司其职,稳稳当当,让住在房子里的人高枕无忧。”

什么是共和?什么是Republic?共和就是权力的分享,这块蛋糕你能吃,也让别人吃,这就是共和。但是,权力具有不可救药的腐蚀性和扩张性,就是说吃着吃着,这块蛋糕就不能一起吃了,只能我一人吃,这就是专制。所以,为了限制权力(这里主要是政治权力)我们先要给权力做一个明确的划分,也就是把这个蛋糕事先分好,那么,这个分蛋糕的工作谁来做呢?当然是立法机关,也就是国会。

所以,说白了,民元国会里的那些人,就是想限制权力。

那么,为什么失败了呢?

在这里,作者不无惋惜地说“代议政制在中国的成功实现,仿佛只差最后一厘米距离。”

在我看来未免有些中文系的感觉。

让我们首先看看最早的君主立宪的滥觞——英国。1644年,李自成的起义军从东直门长入京城,崇祯皇帝自缢殉国,大明王朝亡国;同年,英国却...

显示全文

首先很惭愧地告诉大家,这本书由于没有找到纸质版,看的是电子书很不适应,所以没有读完,甚至没有读很多,但是这本书的序言我是看完了的,里面有一句话让我浮想联翩,它是这样说的:“共和是最高价值,而宪法则是确保这座房子的每一个构件,都能放在适当的位置,各司其职,稳稳当当,让住在房子里的人高枕无忧。”

什么是共和?什么是Republic?共和就是权力的分享,这块蛋糕你能吃,也让别人吃,这就是共和。但是,权力具有不可救药的腐蚀性和扩张性,就是说吃着吃着,这块蛋糕就不能一起吃了,只能我一人吃,这就是专制。所以,为了限制权力(这里主要是政治权力)我们先要给权力做一个明确的划分,也就是把这个蛋糕事先分好,那么,这个分蛋糕的工作谁来做呢?当然是立法机关,也就是国会。

所以,说白了,民元国会里的那些人,就是想限制权力。

那么,为什么失败了呢?

在这里,作者不无惋惜地说“代议政制在中国的成功实现,仿佛只差最后一厘米距离。”

在我看来未免有些中文系的感觉。

让我们首先看看最早的君主立宪的滥觞——英国。1644年,李自成的起义军从东直门长入京城,崇祯皇帝自缢殉国,大明王朝亡国;同年,英国却爆发了英国版的“辛亥革命”,“英国黎元洪”克伦威尔在马斯顿草原重创保王党,封建的都铎王朝败势已定。到了1649年处死完查理一世后,英国人选择了什么政体?克伦威尔独裁下的共和国。又在动荡不安中度过了四十年后,英国人才重新启用了自己祖先的“议会至上”传统,过渡到了君主立宪制。

从英国政治现代化,或者说从西方政治现代化的角度看,所谓现代化在权力的共享即共和方面,不是铁板一块,不容妥协,因为最初搞现代化的这些人也不知道什么叫现代化,只能是啥好用啥能用就用啥,啥最好用?老祖宗的最好用。英国人的老祖宗喜欢分权,喜欢共和。事实证明,这个传统确实有用,所以这个叫光荣传统。但是,我们应该注意到的是,在学英国人共享和限制权力之前,你必须首先有权力,也就是有蛋糕,蛋糕还没有呢,谈论怎么分,有意义吗?

这也就是民元初年的困境。

中国传统社会是没有如何集中权力这个困境的,中央集权君主专制嘛。这样的政体不论其是否具有现代性,它是有效的,非常有效的。但是当这个权力或者说权力背后的权威被辛亥革命打破了之后,权威散得到处都是,袁世凯捡到了最大的一块蛋糕。但是制宪的这些人,看着捡蛋糕的这些人却无动于衷,因为他们自认为是分蛋糕的人。可事实是,袁世凯不想分蛋糕。

这个双重困境就体现在,首先,咱们国家没有共和的传统,从来都是高层独裁。所谓周召共和“共和”的也只是权力主体,不是权力的行使方式,这和西方的共和不是一个东西;其次,要共和的权威主体没有,没有要共和的权力,没有要共和的蛋糕,说句难听的,那还共和个屁?

所以我个人认为所谓民元国会与其说是中国宪政和共和之路的开始,不如说是一种没有太大意义的尝试,毕竟当时政治现代化的道路之一完全移植西方的政治体制这点别的国家大的小的都搞过,失败者不差中国一家。

那么,什么才是真正的共和呢?

在应用层面而言,这个问题本身就是有问题的。因为所谓的“真正的”是不存在于尘世的,追求绝对往往只具有美学和比较意义,而不具有实际的政治和社会意义。

所以应该这样问:中国怎么才能共和呢?

这个问题该回到英国的例子。英国人把老祖宗的宪政那一套搬出来,在现代社会重焕生机,这样的例子不是偶然,如果说没什么历史和过去的美国体现的不明显,我们可以在明治时代的日本,威廉一世时代的德国,斯大林时代的苏联找到佐证。这些国家的现代化之路说明了什么呢?简单地说,就是现代化道路要适合国情。

但是,这句话真的真的太笼统了。那么我们结合民国初年的状况具体点,那就是:一个国家在扩大政治参与限制政治权力即实现共和与政治现代化的前提是,这个国家的政治体制要足够的制度化。这个制度化的标准,视其统治的有效性而定,也就是是否适合该国国情。

以上只是我个人的一些浅薄之见,希望大家不吝斧正。

᝼�lIY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国会现场的更多书评

推荐国会现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