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交响曲

Sraon

#开卷有益# 《约翰 克利斯朵夫》

在音乐之路上备受排斥的克利斯朵夫去拜访儿时的偶像,哈斯莱,指望他能成为自己所挣扎的黑暗世界里的指路明灯。曾经名噪一时的哈斯莱晚年颓废不堪,对这个仰视自己局促不安的年轻人毫无尊重,视若无睹。直到克利斯朵夫弹奏的曲子唤醒他的感官,唤醒他年轻时未筹的壮志。然而这也仅是一瞬,当他意识到现实的无奈,意识到克利斯朵夫将会重蹈自己的覆辙,经历现实社会的重重打击。他恢复颓废的状态,象其他人一样,讥讽克利斯朵夫所谓的计划与梦想,将他的作品贬得一文不值。

克利斯朵夫的访问惹起了他许多感触,整个下午都不胜懊丧的想着,他对于这个怀着一腔热情来看他,而竟受他那么冷淡的可怜的青年,并非没有好感。他后悔自己的态度。其实他是常常这样心血来潮的闹脾气的。为了挽救一下,他送了一张歌剧院的门票去,又附了一张便条,约他在完场以后见面。——”

谁也没有想到,在便条送达之前,遭受到希望幻灭,急于逃离的克利斯朵夫已经离开了。

克利斯朵夫和他已经离得很远,——远得连一辈子也不会再见了。而他们俩也永远的孤独下去了。”

命运的无常,人生...

显示全文

#开卷有益# 《约翰 克利斯朵夫》

在音乐之路上备受排斥的克利斯朵夫去拜访儿时的偶像,哈斯莱,指望他能成为自己所挣扎的黑暗世界里的指路明灯。曾经名噪一时的哈斯莱晚年颓废不堪,对这个仰视自己局促不安的年轻人毫无尊重,视若无睹。直到克利斯朵夫弹奏的曲子唤醒他的感官,唤醒他年轻时未筹的壮志。然而这也仅是一瞬,当他意识到现实的无奈,意识到克利斯朵夫将会重蹈自己的覆辙,经历现实社会的重重打击。他恢复颓废的状态,象其他人一样,讥讽克利斯朵夫所谓的计划与梦想,将他的作品贬得一文不值。

克利斯朵夫的访问惹起了他许多感触,整个下午都不胜懊丧的想着,他对于这个怀着一腔热情来看他,而竟受他那么冷淡的可怜的青年,并非没有好感。他后悔自己的态度。其实他是常常这样心血来潮的闹脾气的。为了挽救一下,他送了一张歌剧院的门票去,又附了一张便条,约他在完场以后见面。——”

谁也没有想到,在便条送达之前,遭受到希望幻灭,急于逃离的克利斯朵夫已经离开了。

克利斯朵夫和他已经离得很远,——远得连一辈子也不会再见了。而他们俩也永远的孤独下去了。”

命运的无常,人生中无处不在的遗憾,在这一节中,被描写的淋漓尽致。

再见,曾经年轻的哈斯莱。 再见,在人生追求上一度渴求大人物的认可,而一再碰壁的克利斯朵夫。

备受打击的克利斯朵夫急于找回自信,临时想到去拜访一直向他表达仰慕之情的教授苏兹。

他的本能非要找些同情的慰藉不可,便不假思索,拟了一通电报打给苏兹,告诉他明天早上到。但电报才发出,他已经后悔了。

后悔的克利斯朵夫还是硬着头皮赴约了,期待着一场无聊的会面。然而在苏兹这里,克利斯朵夫受到了出乎意料的尊重与欢迎:克利斯朵夫是照亮苏兹晚年生活的信仰,如耀眼的太阳。老苏兹盼望克利斯朵夫的心情仿佛小孩子期待第二天的春游,有过之而无不及。他殚精竭虑地精心准备,兴奋、激动、不安,好笑更让人感动不已。

苏兹回头进城,好几次不是踏在车辙里差点儿跌交,就是撞在路旁的石子堆上。回家之前他先到点心铺定了一种本地著名的饼,快到家了,又退回去到车站上问明车子到达的时刻。到了家中,他和莎乐美把明天的饭菜商量了老半天。这样以后,他才筋疲力尽的上床;可是他象圣诞前夜的小孩子一样兴奋,整夜在被窝里翻来覆去,一刻儿都没睡着。到半夜一点,他想起来吩咐莎乐美,明天中上最好做一盘蒸鲤鱼,那是她的拿手菜。结果他并没去说,而且也是不说的好。但他仍旧下了床,把那间预备给克利斯朵夫睡的卧室收拾一番:他十二分的小心,不让莎乐美听见声音,免得受埋怨。他提心吊胆,唯恐错失了火车的时刻,虽然克利斯朵夫在八点以前决不会到。他一大早就起身了,第一眼是望天:耿士说得不错,果然是大好的晴天。苏兹蹑手蹑脚的走下地窖,那是因为怕着凉,怕太陡的梯子而久已不去的;他挑出最好的酒,回上来的时候脑门在环洞高头重重的撞了一下,赶到提着满满的一篮爬完梯子,他以为简直要闭过起去了。随后他拿着剪刀往园子里去,毫不爱惜的把最美的蔷薇和初开的紫丁香一起剪下。随后他回到卧室,性急慌忙的刮着胡子,割破了两三处,穿扮得齐齐整整,动身往车站去了。时间还只有起点。尽管莎乐美劝说,他连一滴牛奶都不肯喝,说克利斯朵夫到的时候一定也没用过早点,他们还是回来一起吃罢。”

约定的时间到了,他们却一再错过,在火车站错过,在家门口错过,几欲让人相信缘分就此戛然而止。情绪起起落落,几番周折,大大增加了这次相逢的戏剧性。

“一定是他了……噢,不是的……”   
他不敢叫他,可是灵机一动,把克利斯朵夫的歌里头的第一句唱起来:
奥夫!奥夫!……(起来罢!起来!)   
克利斯朵夫一跃而起,象条鱼从水里跳出来似的,直着嗓子接唱下去。他高兴之极的回过身来:满面通红,头上尽是乱草。他们俩互相叫着姓名,向对方奔过去。苏兹跨过土沟,克利斯朵夫跳过栅栏。两人热烈的握着手,大声说笑着一同望家里走。 ”

我想我是笑着,满怀欣喜地读着这一段,感受着浓烈的、相逢的惊喜与愉悦。

你看,这就是命运交响曲。忽而低沉忽而高亢,冥冥中遵循着自然界的平衡法则。当你遭受打击,对生活感到绝望的时候,转角会遇到这样的小惊喜,让你重燃对生命对人间的热爱,给你注入新的活力与勇气,不断地走下去。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约翰·克利斯朵夫的更多书评

推荐约翰·克利斯朵夫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