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从荒原走过,枯草也成春

挥着翅膀的蜗牛
2017-11-06 看过
崔斯坦和迪伦没有想到的是,同他们一道返回熙攘人间的还有恶鬼。
    他们穿越此生与来世的屏障,却在上面留下了缺口。这个缺口是恶鬼涌入的契机,也是照亮整个故事的点睛之笔。接续上一部,历经重重风险,崔斯坦与迪伦终于回到现实世界,开始喧闹热腾的新生活。迪伦死而复生,崔斯坦逃离了摆渡人的世界,他们都改变了既有的游戏规则。屏障上的缺口恰恰承接了这种改变:没有任何行为——即便是以爱之名——可以跳脱出因果链条,肆意而为。比如,本杰明.巴顿可以越活越年轻,他在最好的年华里遇到自己的挚爱,结婚、生子,却没有办法携手一生,因为年轻就是他的衰老,只要生命有限,他也要面对分别,承受生命里的遗憾;时间旅行者亨利可以不断回到过去,但在重历的某段人生里,他只能作为旁观者,无法任意做出改变。对于崔斯坦和迪伦来说,这个缺口以及他们在现实生活中无法分开太远的状态都是对任意性的掣肘。
    这种掣肘是他们选择新生活要付出的代价,也是良善所在。重返荒原,与恶鬼搏斗,同审判官谈判,种种努力不单单为了守护两人的感情,也为了无辜生命不受伤害。在审判官现身之前,崔斯坦和迪伦已然察觉到穿越屏障带来的黑暗,毅然做出弥补。正如审判官所说,他们之间的纽带明亮、净朗,闪着光芒。正是这良善的光让他们拥有了重新生活的机会。而苏珊娜只能在来世继续摆渡人的生活,她渴望像人一样生活的心意没有过错,但枉顾别人、一意孤行的方式又怎么会带来真正的幸福呢。恶鬼是崔斯坦以人类身份生活面对的第一个考验,是迪伦想要与心爱之人相守必须要克服的障碍。他们能够逃离荒原,转变身份甚至起死回生,这些任意的背后要有相应的代价和责任。苏珊娜恰是没有看清这些,迟来的悔悟让她免于成为恶鬼,但要继续从前往复的生活。
    从荒原到人间,继而重返荒原,来世时空的设定本身就充满了神秘色彩。这个故事源于希腊冥界神话,描绘来世诸景:荒原殷红大地、赤色天空,如光球般的摆渡人,夺人魂魄的恶鬼,穿越荒原后的理想家园。然而,人对彼世的诸多描摹不过是现实生活的映射,诸神与人有微妙的相似性,写鬼写妖也是为人言说。小说里灵魂眼中的荒原皆是内心的映射:迪伦开心的时候,荒原便是风和日丽,难过时转瞬阴云重重;有瑜睿智、恬然,她的荒原垄亩成陌,还有绽放的牡丹;杰克生活无章,他的荒原便是一片杂乱。荒原不过是人间的另一处所在,人世种种羁绊、磨难在荒原里换种形式展现,无论在哪个时空,要走到光亮之处的唯一方式便是勇敢前行。
    如果荒原是人间的映射,崔斯坦便是我们要寻找的那个契合的灵魂。他可以是那个浅黄头发,钴蓝色眼睛的少年,可以是精心守护玫瑰花的小王子,可以是为你栽下梧桐树像彩虹般绚烂的人,也可以是陪你倦坐炉边的苍老容颜。两个契合的灵魂相伴一程,像崔斯坦与迪伦,他因她,生活有了期待,有了确定的身份和想要的生活,不再是随灵魂而变的“无面人”;她因他,有了面对变故的勇气,从被保护的小姑娘成长为坚强的穿越者。爱有千万种,这样彼此互助、共同成长的模式却尤为吸引人。如两棵挺拔的橡树,彼此独立又相依,也如《大漠谣》里玉瑾之言,要成为彼此相顾的乔木而非只能依赖的藤萝。在情感之外,远还有更广阔的天地需要一起遍历,有沉重的责任要一起担负。荒原也好,人世也罢,足够幸运可以遇到这样的灵魂,即便再多羁绊,也能够像迪伦一样,越过山丘,游过冰湖,穿过漫漫荒原,回到温暖家中。
    大概每个人的生活都是这样的一场摆渡。荒原上没有恶鬼,但有生老病死离别苦,有痴嗔恨,有太多庸常琐粹。生活的掣肘和变化无常让这个荒原上遍布山丘和冰湖。你能在安全屋休憩却不能永远停驻其间,终归还是要打起精神面对下一轮烈日。摆渡人可以为我们指明方向,然而跋涉其间,真切体验每一步的人首先是自己。迪伦若不曾独自穿越荒原,她和崔斯坦怕也只能错肩而过。在寻到契合的灵魂之前,每个人都要先成长为独立的个体,有勇气,有担当。这漫长的荒原路上,或早或晚,总会有个人愿意同你一起停驻,一起爬上梧桐树眺望远处的归程。荒原不再殷红,你所寻觅的,“就这样从步行者脚下滑过,将枯草变成湖水”,哪怕只有片刻的美丽,这荒原也开始变得温柔起来。
1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摆渡人2重返荒原的更多书评

推荐摆渡人2重返荒原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