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困境与出路

柳言鹰语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困境与出路

供给侧改革并不像有些人理解的仅仅是淘汰落后产能、淘汰僵尸企业、使供给结构与需求结构对称那样简单,而是针对经济结构性问题的深层次制度矛盾而推进全方位的改革。在著名经济学家、新供给主义经济学和软价值理论的提出者腾泰主编的《供给侧改革,下一步怎么办》一书中,杜跃进、刘世锦、王忠民、王小鲁、张军、田国强、方晋、张阳、孟万河、刘亚霄、李锦等专家学者分别针对目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进展状况及难点、供给侧矛盾最突出的要素,以及民生领域改革进行了深入分析和探讨。其中,既涉及地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先进经验,又针对土地资源、金融、教育、医疗、交通等关键领域和重点行业发展方向,提出具体、创新的改革意见和思路。

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一场硬仗。滕泰认为,供给侧改革“破题”,要辩证地把握好“加法”和“减法”、当前和长远、力度和节奏、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政府和市场的关系。其中,核心要素是要更加重视正确处理市场和政府的关系。无论是去产能、调结构,还是增投资、上项目;无论是做“加法”,还是做“减法”,都要发挥好市场和政府两方面的作用。一是围绕“三去一降一补”五大重点...



显示全文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困境与出路

供给侧改革并不像有些人理解的仅仅是淘汰落后产能、淘汰僵尸企业、使供给结构与需求结构对称那样简单,而是针对经济结构性问题的深层次制度矛盾而推进全方位的改革。在著名经济学家、新供给主义经济学和软价值理论的提出者腾泰主编的《供给侧改革,下一步怎么办》一书中,杜跃进、刘世锦、王忠民、王小鲁、张军、田国强、方晋、张阳、孟万河、刘亚霄、李锦等专家学者分别针对目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进展状况及难点、供给侧矛盾最突出的要素,以及民生领域改革进行了深入分析和探讨。其中,既涉及地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先进经验,又针对土地资源、金融、教育、医疗、交通等关键领域和重点行业发展方向,提出具体、创新的改革意见和思路。

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一场硬仗。滕泰认为,供给侧改革“破题”,要辩证地把握好“加法”和“减法”、当前和长远、力度和节奏、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政府和市场的关系。其中,核心要素是要更加重视正确处理市场和政府的关系。无论是去产能、调结构,还是增投资、上项目;无论是做“加法”,还是做“减法”,都要发挥好市场和政府两方面的作用。一是围绕“三去一降一补”五大重点任务,政府要积极作为、主动作为、科学作为,加强和优化公共服务,保障公平竞争,维护市场秩序,完善社会保障,着力营造良好的发展环境。二是进一步简政放权,强化供给与需求的自动平衡机制,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使市场自我创新、自我升级的功能得到充分发挥。

中国经济正处在由10%左右的高速增长向中高速增长的“转型再平衡”期,这背后是结构、动力、体制政策环境的转换(由高速增长平台上的供求平衡转向中高速平台上的供求平衡)。刘世锦认为,供给侧改革要有实质性推进,必须把顶层设计和基层试验结合起来。顶层设计一是“指方向”,改革朝哪个方向走要明确;二是“划底线”,什么事情不能做,什么问题要避免,也要说清楚。更重要的是,要在要素市场改革上要有实质性推进。通过实质性的改革措施,进一步开放要素市场,打通要素流动通道,优化资源配置,全面提高要素生产率。刘世锦特别提到,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企业盈利水平是需要特别关注的核心指标。他强调,中国经济转型,一定意义上说就是企业盈利模式的转型。增长速度和效益的关系相当复杂,在特定增长状态下,存在一个最优结合点。只要企业盈利处在一个正常或改进的状态,增长速度高一点、低一点就不会成为很大问题。

新常态下的结构性改革主要是指供给体制的深化改革,是重要或者关键性领域的改革,是那些如果不改,我国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将会遭遇重大挫折,甚至失败的改革。当前,我国经济发展正处于经济周期的探底阶段、工业化中期向后期发展的过渡阶段、国际比较优势从劳动向资本和技术转变的重要阶段、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关键阶段。加快调整经济结构,加快增长动力转换,积极适应和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对经济持续健康发展至关重要。在众专家看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需要有创新思维。要有更强的市场意识,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要有更开阔的国际视野,既要大力发展服务于产业转型升级的生产性服务业和贴近百姓生活的生活性服务业,又要顺应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趋势,培育壮大战略性新兴产业,支持企业开展跨境投资合作,提升配置资源的能力。

“任何制度都是对实际生活中已经存在的需求的响应。”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表明,当前改革的难点主要在供给面。而这主要是因为对供给的干预这种计划经济体制弊端还未根本消除,特别是在一些重要领域还根深蒂固。如金融上的利率管制问题,一些行业存在的行政垄断问题,特别是服务业长期限制民营资本进入,住房建设中长期实行“容积率控制”,土地供给的政府单一垄断等。这些领域的管制,既严重阻碍了有效供给的增加,进而影响需求的增长(垄断价格将抑制需求增长)。田国强认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点与难点,关键是建立有效市场和维护服务型有限政府,“建立维护和服务型有限政府……是中国同时处理好发展的逻辑和治理的逻辑,以及应对当前经济困境的标本兼治的必要之策。”这是因为制度才是最关键、最根本、最长效的。

从历史和现实来看,靠政府主导国企主体无法解决经济困境。相反,改革开放后民营经济的大发展才使得人民的需求得到极大满足,极大地夯实了党的执政基础。所以,最重要的还是要思想解放,打破思想的禁锢,坚定市场化改革的信心,树立鼓舞人心的改革和发展目标,并能坚实落地。田国强认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必须注重两个逻辑:发展的逻辑和治理的逻辑,否则会造成各种问题和危机,其关键是政府的定位必须恰当。由于政府既是改革的主要推动力量,更是改革的对象,这就决定了下一步改革的艰难性。在我看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取得成功,必须正视改革的艰巨性和复杂性、用好成功改革的方法论,灵活运用“明道、树势(顺势)、优术、抓时(择时)”四位一体的方法论。当然,针对经济增长持续大幅下滑的困境,也需要一些短期的政策手段,如实行结构性减税、加强对国企的约束、放开对民企的壁垒等,以实现经济又好又快的发展。

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适应和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的重大创新。但是,当前改革的空间异常狭窄,来自于利益群体和弱势群体的双重夹击,使之充满着对立和冲突。基本是上面踩油门,中间挂空挡,下面踩刹车,从制度落实到政策,从政策落实到行动,从改革决议到具体文件,很多方面处于空转的状态,甚至由于目标、方向的混乱而相互“打架”。问题出在哪儿?在《供给侧改革,下一步怎么办》一书中,腾泰、刘世锦、田国强、王小鲁、田国强、唐双宁、徐艺泰、董少鹏、韩蔚等专家学者就“供给侧改革,下一步怎么办”进行了深度研讨。他们认为,无论是制度变革,还是结构优化,抑或是要素升级,其核心都是创新。创新解决的是经济发展动力问题,这正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灵魂所在。也可以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本质上就是一次重大的创新实践。

“如果没有创新力量的推动,人类仍在用同样的材料建造房屋,用同样的牲畜驮运自己的行李,用同样的帆和桨推动船,用同样的纺织品制作衣服,用同样的蜡烛和火炬照明。”著名历史学家斯塔夫里阿诺斯编纂的《全球通史》从人类发展的角度,描述了创新给世界带来的震撼变化。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三去一降一补”五大任务中,如果说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是在做“减法”,那么补短板就是在做“加法”,而“补短板”主要是要靠“创新驱动”,“科技创新是核心,抓住了科技创新就抓住了牵动我国发展全局的牛鼻子”(习近平)。在《供给侧改革,下一步怎么办》一书中,学者型官员董祚继、唐健、高世宪、肖林、胥和平、顾强、林左鸣直击供给侧改革的下一步,不但全面地阐释了供给侧改革的理念与行动,还清晰地描绘出未来中国的创新发展之蓝图。


原载《现代国企研究》《中国证券报》《内蒙古日报》《湖北日报》《先锋队(企业党建版)》《时代金融》,发表时有删节,转载请致电致函商洽授权。


http://ctdsb.cnhubei.com/html/hbrb/20170604/hbrb3122733.html

http://news.hexun.com/2017-03-25/188619869.html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