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裂 大裂 7.7分

一线生机

流鹰

起初,我也认为洞穴下面要真有黄金就好了。那么就可以去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了。是啊,就像买彩票的人都希望藉着那六个数字能够一举翻身,金钱财富能够洗去一身的咸味和咬尽唇舌的血腥味,可终归是咸鱼,翻来覆去还是咸鱼一条,阳光不会因为咸鱼翻身而阻止光射向它的另一边。然它的另一边看似完好,却早就被另一边的咸酸侵蚀进了内里。又或者其实另一面根本不比被阳光照射的那面好,只是人的自我感觉好,不够清醒,吸食了墨西哥鼠尾草,产生了幻觉。所以,当人恢复了知觉、嗅觉和视觉后,面对一片荒凉的看不见尽头的大地后,四面八方都是路,既没有入口也没有出口,对于从小就习惯于指示牌的我们来说,简直是困状,集体陷入了虚无的混沌状态,一旦踏入如此沼泽,一切就完蛋了。

小说中一共出现了四声吼叫。

第一声吼叫是丁炜阳面对忽然来袭的老广院发出的哀号,是危险逼近心生怯意的信号,混沌生活迎来的重头一棒。第二声吼叫是西门大官人的反抗,改革或是创新总会有一个带头人,带头人内心满腔正气,期望能够唤醒所谓的有志之士,一盘水泼过去洗去的是人的伪装,伪装下的懦弱则依然坚挺。第三声吼叫是郭仲瀚的愤怒,被逼到墙角、精神压力高度紧张犹如绷紧的线...

显示全文

起初,我也认为洞穴下面要真有黄金就好了。那么就可以去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了。是啊,就像买彩票的人都希望藉着那六个数字能够一举翻身,金钱财富能够洗去一身的咸味和咬尽唇舌的血腥味,可终归是咸鱼,翻来覆去还是咸鱼一条,阳光不会因为咸鱼翻身而阻止光射向它的另一边。然它的另一边看似完好,却早就被另一边的咸酸侵蚀进了内里。又或者其实另一面根本不比被阳光照射的那面好,只是人的自我感觉好,不够清醒,吸食了墨西哥鼠尾草,产生了幻觉。所以,当人恢复了知觉、嗅觉和视觉后,面对一片荒凉的看不见尽头的大地后,四面八方都是路,既没有入口也没有出口,对于从小就习惯于指示牌的我们来说,简直是困状,集体陷入了虚无的混沌状态,一旦踏入如此沼泽,一切就完蛋了。

小说中一共出现了四声吼叫。

第一声吼叫是丁炜阳面对忽然来袭的老广院发出的哀号,是危险逼近心生怯意的信号,混沌生活迎来的重头一棒。第二声吼叫是西门大官人的反抗,改革或是创新总会有一个带头人,带头人内心满腔正气,期望能够唤醒所谓的有志之士,一盘水泼过去洗去的是人的伪装,伪装下的懦弱则依然坚挺。第三声吼叫是郭仲瀚的愤怒,被逼到墙角、精神压力高度紧张犹如绷紧的线被剪短后,做出的疯狂行为。最后一声吼叫是小说中未提及姓名的赵乃夫喜欢的女孩的发泄,一千封情书女孩,成执念的爱意在多年后的一通电话里化身为梦魇重回女孩眼前,恐惧并憎恶的声音撕裂了这份爱,也撕裂了赵乃夫对爱情的憧憬。

声声吼叫都是在逼退什么。唤醒着世界。

众人在黑暗中找光。

一话暴力里,面对人数不占优势、但手持铁棍等令人生畏武器的老广院们,新生经历了一场近乎屠杀的暴动。

纵然中间出现了插曲,西门大官人号召众人出来一同反抗,可号召是无力的,人的心产生了惧怕,就容易被击退。西门大官人作为领头猪被老广院门拖上了顶楼,脚步稍微向前一步的人跟着遭殃,几秒短暂的看似迎来曙光的光景瞬间被粉碎。

强权对弱势,向来打击的就是弱势群体中的反抗之心,而遭到第一攻击的对象往往是群体中不甘愿认输的人,想象一下,走军姿时,一个人走错了就极容易被发现,只有一群人走错教官才不会特殊对待某一个人。铁棍下必有孬种。

暴动过后,留下一片狼藉。蔓延至楼顶、上升至天空的无力感在质问着每个人,如果时光能够轮回,自己还会不会选择来到这里。浪漫的幻想是残酷的,它终究是实现不了的幻想啊。

“而我瘀青的眼角压着半个世界。我向远处望去,已经凌晨五点,冰冷彻骨的空气包裹着这片荒地,他不知死活地趴在那,像一头被宰过的猪。”

这段描述的情景像是一幅冷色调的画:大背景的灰色,天空的暗蓝色,大地的土灰色,及楼顶瘫着的掺了灰色的粉色猪,有光的地方就有阴影,阴影是深灰色。一纸上的暗哑无光,荒凉之意从书页传递到手中,不禁吸了一口气。

“也许这是我们决定去相信藏宝图的起点。”

浇湿的木棍会有顽强的小火星。因为人没有了盼头,一切就完蛋了。当初,无论是走投无路了,还是没有选择了,我们还是来到了这里,为的就是要找到一线生机。

二话,每个人的到来。

“即使在那样的学校中,我也会直捣黄龙的!”-----落榜五次的“我”如此说道。身后是已不抱任何希望的父母。父亲从窗外窥见了我看毛片的行为,自此断定了我所有的认真努力不过是装样子摆款的行为;母亲不管父亲的反对,一直支持我复读至能够考上理想的高中,可几次的落榜后,换来的是几年的浪费,浪费时间的年轻人在父母眼里是不成材的,眼睛一抬就是谁家的孩子进了著名大学,谁家的孩子有一份光鲜亮丽的职业,谁家的孩子娶了媳妇生了孩子还买了房,他们多么珍惜时间啊,一下子把人生里的事情都做完了。而我呢,还在复读,还在看毛片。最后,就算不甘心,我也答应了去母亲说的那间学校,并说出了那么一句同样无力的话。

和书中的“我”一样,我也同样在面临几乎没有的选择里,对自己说,条条大路通罗马,是金子就会发光,仅仅这两句就充气了我胸间的一口气。

然而,现实首先就打你一个耳光,一声招呼也没有地,告诉你,鸡汤喝了就拉出来,千万别堵心。

在荒郊野岭中,几栋化工厂改造成的教学楼,一个建设草率的油腻食堂,混乱无序地放在这片大地上,好像随时都会被风刮走。来到这里的学生基本都是无处可去,无处收留的,整个就像是被流放千里的人的终点站,要在这里洗清罪过才能离开似的监狱。这样的地方,我实在难以想象要呆上好几年,换做是我,一刻都不想留吧。

而书中的人留下来了,并以他们自己的方式努力地逃出被困住的宿命。

三话,聚集里,西门大官人给学校开了一个西门,铺上了鹅卵石,让西边的学生们多了一个选择,西门大官人喜欢改变,喜欢冒头,所以后来就成了那一头被瞄准的猪。

外貌非凡的丁炜阳不该在这里,因为他充满了朝气,希望,并且热爱学习,刘庆庆要撕他一张笔记本纸,他不愿意,说这是拿来学习的纸。刘庆庆还是撕了,郭仲翰安慰他说,学习没那么神圣。如果学习很神圣,你怎么考到这里来了。一番话安慰得丁炜阳哭了。看书的我则笑了。

后来,笔记本作废了,因为丁炜阳实在不知道在这里能写什么。

我和郭仲翰则成立了一个社团,社团建立的初衷是希望在这个校园里,大家能够相信自己能够做出点什么来。什么不是形体,而是一种信念。信念在某个角度来说也是浪费时间的事,但就算是浪费时间的事,有同伴在,浪费的意味就没那么重了,这大约跟梦想也是一档事。

社团一共6个人,我、郭仲瀚、赵乃夫、李宁,还有两个女孩是王子叶和梁晓。第一次的社团活动,凑成了几件事,一件是郭仲瀚找到了女友;第二件是埋下了李宁对梁晓的报复之心;第三件是赵乃夫开启了虚伪感受通道,所谓的尽情挥洒汗水;第四件是引起了老广院们对新生意图改变校园氛围的注意。

四件事都埋下了一颗种子,有些浇了水,有些浇了血,有些浇的是人性,最终的果子是好是坏,不由我们来判定。万物都有一个发展的过程,过程中人心的变换及四周事物的变化,都会影响着这颗种子最后的收成。人为或是天意,两样都不掌握在我们手里。

四话,黄金。郭仲瀚正式和王子叶在一起了,两人在校园南边开拓了一块土地,种上他们以为是牡丹的茉莉花,既然他们心中认为那是牡丹花,那么以下我也称它为牡丹花吧。

牡丹花撒了种子,一周后种子却消失了;粪水泡得种子破壳发芽了,长到十多公分高后,又被人齐土剪了;后来围了栅栏,栅栏被推倒了;再之后牡丹花好不容易开出了花骨朵,花骨朵也被人剪了,虽然最后找到了破坏这一切的凶手,可这片农田的最后下场还是荒废了。郭仲瀚和王子叶大概一辈子都不知道自己曾经对她人劳动成果的不在意会惹来这样周而复始的破坏,而梁晓也不知道自己曾经也这样做过,直到报复上门才清楚了报复的原因,这也是感同身受吧。

我和赵乃夫在东边的荒野行走时,发现了一个矮房,矮房内有一块大石头,大石头搬开后是一块刻了字的木板,上面写着:你将无父无母,无依无靠。

一行字让我和赵乃夫都哭了。

或许是内心震撼,如此真实内心被刻在木板上,我和赵乃夫开始动手挖了起来,最后挖出了一张皮革,皮革上画着一幅简陋的地图,简单的几个地点标注,其中一个标记上了黄金的符号。

我们回到宿舍,想要动员大家一起挖黄金。却无一人相信黄金的存在,他们连动手指头都觉得没劲。老广院血洗三楼的那个下午,带走了他们的斗志。于是,只有我和赵乃夫继续挖下去。

“寻找黄金将带出一个有意义时空,而在此之前,我一直不停思考自己为什么会在此处,并在荒原里寻找可以通向哪里的道路,并坚信所有的一切都不只是对当下的失望透顶。”

我们存在于这个世界的意义,思考令人痛苦,不思考则令人混沌,即使痛苦我也要找到一个入口,它低声吟唱着从混沌脱离通向明亮云层的歌谣,顺着歌声,就能找到改变自身周遭一切的入口。

而当时,我认为那就是黄金。

五话,洞穴。我和赵乃夫继续挖掘黄金,由于工具不足,就到了北边村里偷农民的工具,不知为何,我们乃至后来加入的丁炜阳和郭仲瀚都选择了同一家,接连被偷的中年男人因此对世界绝望了,进而在思考中得出了:“世界将越来越坏,这一点无法控制,比如一列火车冲入悬崖,也是从头到尾按顺序掉落,这趟火车就是二百年的时光。”

二百年的文明毁了,毁得悄无声息,人几乎不能察觉,这是最令人绝望的地方。我们以为变好了的,却是变坏了,我们以为够坏了,却还有更坏的。根本无法阻止这一切,人有双手双脚但不能改变日升日落,无力感再次涌出来。

听过这番话后,思考过后的赵乃夫去小镇的红灯区嫖娼,嫖娼过后,他对挖黄金渐渐地失去了兴趣。后来挖到了墨西哥鼠尾草,他便拿着那些草卖钱,卖来得的钱就去嫖娼,他搬离了宿舍,住到了小镇,最后成了一个皮条客。中年人的那番令人诅丧的话如同洪水冲破了赵乃夫心中的墙,对于未来,对于爱情,对于生活的憧憬,一切都毁灭了,所有的努力都不再有意义,因为世界会越来越坏——“你真的觉得按照一个下了定义的方式,趋向个更好的,更有利的,能控制更多资源的方向,会让你我觉得世界更好一点吗?可能在最开始的时候你会觉得好,好那么一点,这一点也很快就没了。”

赵乃夫说完这段话后就走了。

他是第二个离开这片荒地的人。梁晓是第一个。刘庆庆因为目睹了李宁对梁晓的恶行,自此一直被梦魇控制,不知如何挣脱出来,我提议他一起来挖黄金,让自己有点事情做,能让大脑停止下来。刘庆庆便加入到我们挖黄金的行列中。

六话,战争与黄金。挖了近一个月后,我们挖到了木箱子,木箱里是一副陈旧盔甲,而发现木箱的我们没有马上打开,我们在等待一个契机,也在躲避那个契机掀开后的陷阱。若不是李宁带着他的手下来闹,我们也不想知道。

另一方面,杨邦带领着新生准备实施对老广院的复仇,过来动员我们,则被郭仲瀚拒绝,郭仲瀚因为王子叶和杨邦好在一起而憎恨杨邦,对杨邦一副世界掌握在手中的姿态非常厌恶。丁炜阳偷偷告诉我,郭仲瀚对他说,要将两人碎尸万段。

在老广院和新生厮打的过程中,郭仲瀚提着铁铲冲向杨邦,手握利器却不能打败杨邦,杨邦是个比他厉害的人,他认识到这一点后,决定要毁灭他,于是,把汽油瓶泼向了杨邦,点燃了杨邦。

而先前被老广院痛打的丁炜阳穿上了那副木箱里的盔甲,带上洋镐,挥向每一个他看到的人。曾经充满朝气,充满希望的丁炜阳,那个和在这里的人不一样外貌非凡的人,初时的丁炜阳消失了。

战争的最后,无人胜利,两败俱伤。

七话,离开。

留下来挖黄金的人只剩下我,挖到第四年,我如愿以偿地挖到了黄金。这一项持续多年的目标达成了,随之而来的是无事可干的虚无感。答案得到了解答,写上了公式,画上了句点,然而无人告诉我,下一个目标是什么。

黄金于我来言是:“如果没有蜡烛,就是黑乎乎一片。”

我离开了洞穴,到了北边的村子,来到那家被偷农具的中年男人家,在他和小男孩面前,跳起了舞。

故事到这里结束了。

而写故事的作者在十月中旬结束了他生命。

我不会说这个故事很丧,故事中每个人的结果是好是坏不由我们来判定。我只觉得书中的每个人都很努力,努力让自己活得更好一点,写笔记、建社团、种花、挖黄金、甚至是皮条客,都会有他想要到达的世界,世界很远,走过去或是爬过去,都需要勇气。和太宰治的《人间失格》一样,我看到的是想要过好活的人在努力。至于努力后有没有结果,不要去计较它。

大人看重的是结果,而我愿自己永远是个小孩。

我所看到的不过是冰山一角,冰山底下的宏伟只有作者才最明了,这篇读后感仅仅作为我的一篇读后感。如果有兴趣也可以去读读看,里面还有其他的短篇,例如《一缕烟》、《气枪》、《大象席地而坐》等等,相信你们读过后,会有别的一番自己的读后感。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大裂的更多书评

推荐大裂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