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六记 浮生六记 9.0分

最可爱的女人

鱼小仙

如果《浮生六记》的作者沈复生活于现代社会,即便成不了名家,也不至于混得那样惨。以他和夫人陈芸的欣赏眼光及手作能力,开个有性格的服装店、花艺店、画艺馆、咖啡馆、茶馆什么的,好好的生存应该不成问题。同频的人们必然会在朋友圈奔走相告,广为流传,粉粉相涨,生意兴隆,再怎么平淡也不致于穷困到很长一段时间有了上顿没下顿的样子。可惜他早生了二百多年,生于乾隆,长于嘉庆,封建礼制依旧森严,社会状况整体下行趋势,在这种状况下,过于文艺成了生存的障碍。

沈复,字三白,工诗画,善散文,但却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中国文人,即没参加过科举考试,也不是知名的文人墨客,终身以游幕、经商、作画为业,浪迹天下,虽结识一些文化名人,但一生为钱所困,空有一身浪漫,却只能常年生活于社会底层,文章有较常深刻的现实主义色彩。他是有才华的,但毕竟普通了点,即不是旷世奇才,也没出生在富得流油的家庭,只是像我们大多数一样的中产家庭。他的小才情并不为时代的光晕的照耀,只是被打落在角落里的暗影,几次试着往阳光下站一站,也终因忍受不了刺眼的空矇而落空。世态炎凉,人情薄凉。

沈复一生最大的财富是妻子陈芸。俗语称“夫妻...

显示全文

如果《浮生六记》的作者沈复生活于现代社会,即便成不了名家,也不至于混得那样惨。以他和夫人陈芸的欣赏眼光及手作能力,开个有性格的服装店、花艺店、画艺馆、咖啡馆、茶馆什么的,好好的生存应该不成问题。同频的人们必然会在朋友圈奔走相告,广为流传,粉粉相涨,生意兴隆,再怎么平淡也不致于穷困到很长一段时间有了上顿没下顿的样子。可惜他早生了二百多年,生于乾隆,长于嘉庆,封建礼制依旧森严,社会状况整体下行趋势,在这种状况下,过于文艺成了生存的障碍。

沈复,字三白,工诗画,善散文,但却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中国文人,即没参加过科举考试,也不是知名的文人墨客,终身以游幕、经商、作画为业,浪迹天下,虽结识一些文化名人,但一生为钱所困,空有一身浪漫,却只能常年生活于社会底层,文章有较常深刻的现实主义色彩。他是有才华的,但毕竟普通了点,即不是旷世奇才,也没出生在富得流油的家庭,只是像我们大多数一样的中产家庭。他的小才情并不为时代的光晕的照耀,只是被打落在角落里的暗影,几次试着往阳光下站一站,也终因忍受不了刺眼的空矇而落空。世态炎凉,人情薄凉。

沈复一生最大的财富是妻子陈芸。俗语称“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可见无论古今,精神伴侣终是十分困难的事,对于文艺青年尤为如此。廖一梅在《柔软》中说“我们这一辈子,遇见爱,遇见性都不稀罕,稀罕的是遇见了解”。沈复遇见了陈芸,我们是幸运的,奇迹般的读到了流落于故纸堆半个世纪的《浮生六记》,认识了珍宝一样的女人。林语堂称陈芸为“中国文学及中国历史上一个最可爱的女人”。她到底有多可爱呢?

陈芸并非最美丽,却淑贤文雅,气质天成。芸的原生家庭并不怎么好,父亲早亡,她只与母亲和弟弟一起生活,家徒四壁,生活窘迫。她非常聪颖,记忆力极好,自学识字,渐渐能吟咏出“秋侵人影瘦,霜染菊花肥”这样的诗句。陈芸心灵手巧,善长女红刺绣,在娘家、夫家都曾因她这一特长来赚钱维持生计。三白的所有衣服鞋子均出自芸之手,两人因公婆对芸的误会,几次流落到租房或去朋友家寄住的惨状,但只要两人在一起,就过得非常开心且富有诗情画意。入住前将灰暗的房间用墙纸糊了,亲手制作盆景,打点庭园,他们的生活方式十分现代,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房子是租来的,日子是自己的”。

芸做得一手好菜,作得一手好衣,对待三白好客的性情给予最高的支持,酒席会所均安排的十分熨贴,也能共同喝酒作诗,欢畅尽兴。他们的生活总体上是勤俭而雅洁的,他们擅长手作,亲手制作盆景,活屏风,栏杆,用捡来的石头在小小的后院堆砌假山以提高视觉效果。我们历尽千帆之后,所向往的无非这种神仙眷侣的生活。

佳人骨子里有小小的判逆。芸于神诞之际,扮成男装,赴会“花照”; 并暗自帮三白观觅小妾,同时在为自己寻找一名同性知已。她看好一位风流蕴藉的歌伎,这行为犯了礼制,招惹祸根,公婆将她逐出家庭,自此半生颠倒于穷困之中,凄凄而亡。豆瓣上很多短评对芸为三白纳妾一事感觉到惋惜痛恨,恨芸的迂腐,恨三白的无能,可他们的大环境如此,谁又能跳脱出来独自逍遥呢。

芸终没能实现鬓发斑白之际与三白游遍名山之梦,但正如林语堂所言,他们“那种善处忧患的活泼快乐”感染着我,希望我们终生都有心境的安乐。求之不必得,不求可自得,出世入世,皆苦皆乐,这就是生活。

这本书的原文比翻译的白文更有味道,细细品味,尝到甜也尝到苦。书的前两章记述着夫妇二人的生活情趣与清雅心境,令人歆羡不已,他们有共同的人生观、价值观和审美观,永远像初恋一样互相吸引。现实社会中,同床异梦者多之,肉身与精神的双重伴侣少之又少,他们的相遇相吸何其幸运。然而坎坷记愁一章,又不禁让人唏嘘感叹,原来他们的生活如此艰难。虽无钱无势,但快乐与对美的追求永在,内心是快乐的。芸从不抱怨生活,陪三白一起克服艰难,活在当下。“布衣菜饭,可乐终身”的生活,是宇宙最美丽的东西。

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浮生六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浮生六记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