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信仰还是现实——读《德国人和他们的神话》

DRYJIAYOU

每部丧尸片的讨论中,最多的可能就是如何在丧尸来临之际让自己生存下去,没有人会去想自己其实最可能是丧尸中的一员。其实每个人对社会的认识都早已被整个社会给规划好了,所谓的“看透”往往不过是自恋罢了,每个人都不过是社会潮流中的一员而已,接受某一种文化熏陶的“洗脑”,成为这个社会中的“人”。神话是文化的重要载体之一,政治对神话的重塑与神话本身的发展,与整个社会的文化发展息息相关,他们之间的互动究竟如何,相互影响如何,是一个复杂而深刻的话题,赫尔弗里德·明克勒的《德国人和他们的神话》一书给我们一个很好的解答。

首先这本书并不是长篇大论德国神话的问题,而是严格以政治上的分期为界,研究在各个重要的政治时期是如何构建神话来达到自己的目的的,“他(明克勒)用神话这样一条具体、有效的线索,深刻地表现了德意志民族的历史命运,准确地表达了德意志民族的精神、气质和品格。”(译者前言,第i页)神话的变化与不同时代的政治诉求、文化价值和心理状态息息相关,在不用的时代,神话的不同侧面被凸显出来。神话在这里作为一种“寓言式”的存在,其功能多少类似于“圣经”,目的就是为了消除某一阶段对未来偶然性,换言之,神话通...

显示全文

每部丧尸片的讨论中,最多的可能就是如何在丧尸来临之际让自己生存下去,没有人会去想自己其实最可能是丧尸中的一员。其实每个人对社会的认识都早已被整个社会给规划好了,所谓的“看透”往往不过是自恋罢了,每个人都不过是社会潮流中的一员而已,接受某一种文化熏陶的“洗脑”,成为这个社会中的“人”。神话是文化的重要载体之一,政治对神话的重塑与神话本身的发展,与整个社会的文化发展息息相关,他们之间的互动究竟如何,相互影响如何,是一个复杂而深刻的话题,赫尔弗里德·明克勒的《德国人和他们的神话》一书给我们一个很好的解答。

首先这本书并不是长篇大论德国神话的问题,而是严格以政治上的分期为界,研究在各个重要的政治时期是如何构建神话来达到自己的目的的,“他(明克勒)用神话这样一条具体、有效的线索,深刻地表现了德意志民族的历史命运,准确地表达了德意志民族的精神、气质和品格。”(译者前言,第i页)神话的变化与不同时代的政治诉求、文化价值和心理状态息息相关,在不用的时代,神话的不同侧面被凸显出来。神话在这里作为一种“寓言式”的存在,其功能多少类似于“圣经”,目的就是为了消除某一阶段对未来偶然性,换言之,神话通过一种对未来的预设,来证明现在的合法性与合理性。

对于德国的神话来说,“与其他欧洲邻国或与美国相比,联邦德国是一个缺乏神话的国家,至少缺乏政治建国和有关价值取向的神话。”(第1页)德国在自身的历史记忆上是缺乏的,这就使得德国的神话在先天上是不足的,这使得整个德国的历史记忆处于一种不断的变动之中,不会形成一种稳固的历史记忆。这样的直接后果就是构建神话有多快,毁灭神话就有多快,另一方面来说,这种“先天不足”又使得德国的文化很容易走向极端,而这又多少是德国能够产生了影响近现代的著名的哲学家与政治家的原因之一。政治神话制造的是一种集体性的尊严需求,反过来又能动摇敌方的自信心。同时政治神话的产生又依赖于纪念日与节庆日,通过对时间的掌握来将神话神圣化,“神话”之所以能够“神话”不在于其“天然”就是“神话”,而是被认为制造出来的。政治神话的作用或者意义可以总结为“政治神话表达了一个政治团体的自信心,或者更确切地说,这种自信从政治神话中汲取了养分。它们是一个国家象征体系的叙事基础,当象征的手法自己不能展现出来,或者要改变象征意义的时候,尤其需要发挥政治神话的叙述功能。”(第7页、第8页)神话一旦被确立,就成为了一种先验正确的“武器”,这件“武器”既可以对内,也可以对外,区分了敌我。不论神话的在这一层面的作用是革命的,还是束缚的,都是有助于塑造集体记忆,尤其是在面临社会变革之际,神话成为了政治预言,给人们带来的是团结与力量。

作者的大概思路如上,论述也基本上是围绕着这个逻辑顺序进行论述的。第一章讲述德国人的起源和神话对未来的预示;第二章讲述在政治神话的影响下如何认识、区分自己和他人;第三章探寻如何使用叙述和具象化的手法塑造德意志特殊道路的意识;第四章讲述具体的地点和空间;第五章探讨的是神话的对立问题。可以说整本书就是一个很好的将文化记忆的理论应用在政治神话研究中的案例。当然,作者在书中并没有提及文化记忆理论,但其实整本书背后都借鉴了文化记忆研究的相关成果。例如阿斯曼夫妇就认为“每种文化都会形成一种‘凝聚性结构’,它起到的是一种连接和联系的作用,这种作用表现在两个层面上:社会层面和时间层面。”(阿斯曼:《文化记忆:早期高级文化中的文字、回忆和政治身份》,金寿福、黄晓晨译,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5年,第6页)在社会层面上将自己与他人联系在一起,而在时间层面上,将昨天与今天连接在一起,这构成了共同的知识与自我认知。在明克勒书中,政治神话的演变尤其是符合这个变化的过程的。

对中国读者来说,我们对德国最了解的可能就是纳粹德国了。纳粹德国的神话构建借助了大量的德国既有神话的资源,而列宁式政党又给了纳粹党组织领导一个国家的绝佳的指导。可以说,纳粹的统治影响着整整一代人,但是我们不了解的是二战后德国人如何面对纳粹留下的遗产,如何面对二战后这个大的转型期。民主德国将自己建国的正统性建立在反法西斯主义和反法西斯主义抵抗运动,而联邦德国则避开这种繁琐的问题,而直接将经济腾飞本身作为深神话对待。有趣的是,在对待纳粹主义的问题上,西方将纳粹与苏联视为极权主义的代表,而苏联则将纳粹主义与帝国主义捆绑到了一起,而更加诡异的一点,在冷战两极格局松动之际,各个国家所谓的“民主化运动”,却又多多少少带有这种类似的评价,西方社民党的上台,其社会政策又多多少少带有了共产主义的味道。两德之间的神话斗争的基调就是民主德国认为联邦德国就是一个法西斯国家,民主德国是反法西斯主义的保护墙。而民主德国只是将自身视为一个过渡,是一个临时性的国家,将自己的建国神话构建为联邦德国的“经济奇迹”,强调物质上的幸福安康。民主德国的神话更加强调的领导人的作用,神话融入到意识形态之中,联邦德国的神话则不仅仅依赖意识形态的教育,物质上幸福安康直接与人们的个体体验相关。

民主德国的政治氛围可以说是一种具有很强烈的“目的论”色彩的政治与神话体制,反法西斯的神话贯穿其中不过是作为目的论的工具使用,反法西斯既是统一社会党执政的基础,也是其执政的理由,没有这个理由,整个当的存在都没有必要了,所以联邦德国一定需要是“法西斯国家”。那么这种存在的未来是什么呢?明克勒在文中没有提到,不过熟知马克思理论的人都可以知道,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存在的最高形态,资本主义必然灭亡,未来必是赤旗的天下。而法西斯已经被视为帝国主义的一种,那么未来的目标一定就是打倒这个敌人,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资本主义必将灭亡,民主德国的政治神话正是以这种历史进化的姿态展示出来的。这个过程与其说民主德国特有的,不如说是大部分经受社会主义革命洗礼国家所必然经历的。不断构建新的建国神话,将现在与过去分离,历史和神话共同成为被解释的对象,历史的主体先进就在于能够推动这个进程。作者不断地提到,神话的存在就是消除偶然性,历史往往也是如此。而对于普通的大众来说,他们不过是教育的对象而已,他们只需要相信这段“历史”、“神话”就可以了。联邦德国抛弃了这种略显繁琐的神话构建,直接将显示的财富摆在了民众的面前,是面对未来的美好“前景”还是当前的利益,民众会如何选择呢?恐怕这个过程就是神话崩塌的过程。其实对于纳粹主义或者苏联式社会主义国家,其中的党的作用多少类似于自命不凡的传教士,通过神话与历史解释过去,让人们相信历史如同生物一样是进化的,但是这种解释又往往因为实际情况的变化而不断改变,不得不由一个个圣徒出来“修正”,那么究竟是信仰比自己更高大的事物还是眼前的利益呢?恐怕只有现实才能给出答案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德国人和他们的神话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