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Giver The Giver 7.0分

这样的理想世界,你想要吗?

暖央央
2017-11-05 22:37:41
你认为理想的世界是什么样的?
设想这样一个世界。这里,不存在饥饿与疾病,人人丰衣足食、安居乐业;这里,没有战争与恐惧,人们都不再遭受任何痛苦;这里,每个人都拥有最适合自己的工作,人尽其才、物尽其用……
这样的世界,听起来是不是很棒?
可是如果,在这个世界,消灭饥饿的方式,是消灭一年四季的气候变化,将雨雪风霜,甚至阳光一并消灭;摆脱疾病折磨的办法,是将老人、病人和发育不良的新生儿统统执行安乐死;人们所谓的安居乐业,是靠药物抑制基本的生理需求,苛刻的规矩连说话用词都要yang限制……
这样的世界,是不是又让人毛骨悚然?

1994年纽伯瑞儿童文学奖作品、人文科幻小说“The Giver”就构筑了这样一个乌托邦。这个世界井井有条、欣欣向荣,但同时,奇怪的“规矩”无处不束缚着人们。
每天晚餐后,一家人必须要围坐在一起“交流情感”,分析讨论每个人今天经历的情绪波动,用“理性”把它们挨个儿抚平;
当孩子开始发育,每天就要通过吃药压抑自己的生理需求,而此后一生都要与药物相伴;
孩子一出生就要离开亲生母亲,因为生孩子也只是一项职业,而且是最低等的职业;
新生儿要交由职业营养师扶养两年,健康的孩子会被分配申请孩子的给家庭单位;
达不到健康指标的新生儿和年老体弱的人,都会在举行仪式后被“放走”。
……

故事的主人公Jonas在这里出生和成长,这一切,他都习以为常。Jonas马上就要12岁了,他对12岁生日充满了期待,因为孩子们在年满12岁时,都将被分配到最适合自己的工作,并开始接受职业训练。
终于迎来这一天,Jonas的朋友们都获得了自己心仪的工作,善良细心的Fiona负责照料老人,鬼精灵的Asher为娱乐大众出谋划策……而这一天,对Jonas来说更加与众不同。这里唯一的记忆传授人(the giver of memory)将Jonas选为自己的接替者。

难道记忆还需要传授?
在Jonas生活的世界,记忆并非储存于每个人的大脑中,而是由一个人负责掌管人类所有的记忆,以备需要时使用。而当Jonas开始接受来自传授人的记忆,世界也渐渐褪去原本“完美”的外衣,露出苍白而浅薄的嘴脸。

来看两段书中的描述,猜猜看,Jonas都接收到的是什么?
“Tiny, cold, featherlike feelings peppered his body and face. He put out his tongue again, and caught one of the dots of cold upon it. It disappeared from his awareness instantly, but he caught another and another.”
“The warmth spread, extending across his shoulders, up his neck, onto the side of his face. He could feel it through his clothed parts, too. A pleasant, all-over sensation; and when he licked his lips this time, the air was hot and heavy.”

原来,Jonas所接收到的记忆,正是像雪和阳光这样自然界最基本的事物。为什么Jonas对这些事物一无所知?因为他生活的世界,这些事物早已经被人类消灭,只停留在遥远的记忆里。
为了保证农作物全年生长,人们舍弃了四季变换;为了舒适恒定的温度,人们舍弃了阳光;为了方便交通运输,人们舍弃了山川丘陵……因为人类目标笃定地要主宰自己的命运,所以这些自然界里的“绊脚石”被人们一一踢开。
当Jonas问传授人,“Why did colors disappear?”
传授人回答说,“We relinguished color when we relinguished sunshine and did away with differnences. We gained control of many things. But we have to let go of others.”
自然界万物联系紧密,变化从来不是简单的一一对应,而是一串连锁反应。因为没有了阳光,所以万物在人们眼中都没有颜色,暗淡无光;因为没有了雪和山丘,所以孩子们也从来不曾享受,坐着雪橇从积雪覆盖的山丘上俯冲而下的快乐。

在“The Giver”构筑的世界里,人们选择通过“同化”的方式,主宰自身的命运,可是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我们需要的是sameness。”精英统治者一意孤行。他们已经成功消灭了来自自然界的不确定因素,那么,来自人的个体差异呢?

其实,作者Lois Lowry在故事的开始,就已经埋藏了诸多伏笔,让这个看似完美的世界,显现出异样的端倪。这个世界没有镜子,人们被禁止对自我投射任何关注;人与人之间交往,只可讨论相似之处,以示友好,而对于差异要视而不见,否则就是粗鲁的表现。

传授人曾经传给Jonas一段有关圣诞节的记忆,“There were cries of delight. They hugged one another. The small child went and sat on the lap of an old woman. And she rocked him and rubbed her cheek against his.”
短短的记忆里,对Jonas来说有那么多陌生的事物:祖辈与孙儿的亲昵、快乐的笑声、温暖的拥抱……既然要追求的是一摊死水般的sameness,那么温暖、快乐和亲情等等,一切复杂的人类情感就成了洪水猛兽,也要一并赶尽杀绝。

“When people have the freedom to choose, they choose wrong.”在“The Giver”的同名电影中,精英统治者这样宣称。
那么,正确的选择是什么呢?
“The Giver”一书的扉页上写着,“For all the children. To whom we entrust the future.”(给所有的孩子,我们把未来托付给你们。)读完这本书,一个理想的未来世界应该是什么样子?也许你会一些新的认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The Giver的更多书评

推荐The Giver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