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合之众 乌合之众 8.3分

乌合之众里 何必分你我

禾童
“一个群体中的个人,不过是众多沙粒中的一颗,可以被风吹到无论什么地方。”——勒庞的《乌合之众》


勒庞的《乌合之众》中,思考触点很多。我想说的是,乌合之众里,何必分你我。


“孤立的个人很清楚,在孤身一人时,他不能焚烧宫殿或洗劫商店,及时受到这样做的诱惑,他也很容易抵制这种诱惑。但是在成为群体的一员时,他就会意识到人数赋予他的力量,这足以让他生出杀人劫掠的念头,并且会立刻屈从于这种诱惑。出乎预料的障碍会被狂暴地摧毁。”


这句话可能敲中了很多人的心。指向我,也指向你。


书中说,“如果有些人被控制,必定还有一些人在控制。”群体中很多时候这种控制和不控制并没有明晰的界限,而是兼而有之。自以为是的人们总会觉得自己技高一筹,要么深谙世事,要么洞察一切,哪怕是深处群体之中,自己都会是那只“看不见的手”,全知全能般操控着局势的走向。其实,理性在大多数时候都不是赢家,勒庞如是说。更何况很多时候,这种理性只是自命不凡和傲然自诩的理性。


试想,如果花园里的只有一种颜色,怕也是好看不到哪里去。可是作为少数样态的花朵就应该成为被排挤的对象么,恐怕也无法让人欣然...
显示全文
“一个群体中的个人,不过是众多沙粒中的一颗,可以被风吹到无论什么地方。”——勒庞的《乌合之众》


勒庞的《乌合之众》中,思考触点很多。我想说的是,乌合之众里,何必分你我。


“孤立的个人很清楚,在孤身一人时,他不能焚烧宫殿或洗劫商店,及时受到这样做的诱惑,他也很容易抵制这种诱惑。但是在成为群体的一员时,他就会意识到人数赋予他的力量,这足以让他生出杀人劫掠的念头,并且会立刻屈从于这种诱惑。出乎预料的障碍会被狂暴地摧毁。”


这句话可能敲中了很多人的心。指向我,也指向你。


书中说,“如果有些人被控制,必定还有一些人在控制。”群体中很多时候这种控制和不控制并没有明晰的界限,而是兼而有之。自以为是的人们总会觉得自己技高一筹,要么深谙世事,要么洞察一切,哪怕是深处群体之中,自己都会是那只“看不见的手”,全知全能般操控着局势的走向。其实,理性在大多数时候都不是赢家,勒庞如是说。更何况很多时候,这种理性只是自命不凡和傲然自诩的理性。


试想,如果花园里的只有一种颜色,怕也是好看不到哪里去。可是作为少数样态的花朵就应该成为被排挤的对象么,恐怕也无法让人欣然接受。索性,不如承认并接受生物的多样性。我们都是乌合之众的一份子,和群体一起隆重上市,或落寞退场。这种随波逐流成为了成本最小收益最大的一种选择。胜,则利益均沾不至高人一筹被嫉妒被诋毁;败,更是有“形势比人强”般冠冕之词推卸责任。在这种简单化效应的作用下,越来越多人热衷于跟随群体出场。


 “群体不善推理,却忙于行动。”提及群体画像之市井和茫然,鲁迅的描述不可谓不深刻,“颈项都伸得很长,仿佛好多鸭,被无形的手捏住了的,向上提着。”在思想混乱,歧见纷呈的场景中,我们经常不甘于看客的身份,而是将自己摆位于审判者的大宝座上,用原本应约束的自身的道德横加演绎、审判他人,滑稽之态骤然显现。这种身处群体中而被赋予的集体心理,烙刻在每个人的头顶,能自我觉知的人却少得可怜。一旦热闹退却或者无趣可观,那些斗士一般看衰的人,便会在一片嘘声中败下阵来,丧丧离去。


群体的漩涡足够巨大,能够让懦夫变豪杰,也能够让豪杰变懦夫。我们每一个身处其中的人或多或少都有自己内心的“画外音”,以为扮演着的“大隐隐于市”的超然角色,殊不知,其实我们都是乌合之众的“画中人”,简单粗暴、随波逐流,并不像我们自以为的那般理性清晰、逻辑严密。


既然同为一个风沙圈中的沙粒,又何必不断延伸鄙视链条。要知道,延续良久后总有触壁的一刻。就像游戏贪食蛇一样,看似征服了想要征服的所有,其实作茧必自缚。只是你我,深处漩涡不自知。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乌合之众的更多书评

推荐乌合之众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