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与权力 甜与权力 8.3分

甜是心里的苦—《甜与权力》笔记

清:砍过一条街
尚未读过马林诺夫斯基的著作,好像很难去定义什么是“经典”的人类学著作,但这个讨论在人类学著作中的出现正如社会学著作中类似,学者总是在尝试给“人类学”或者“社会学”下一个定义。确实,如果人类学总是在寻找类似萨摩亚那种初民社会的典型样本,那么其学科所面临困境和麦金德《地理学的范围和方法》中阐释的一样,地理大发现的结束也就是学科的结束。而显然,无论是社会学、地理学还是人类学都没有安然地以经典的身份故去,而是挂羊头卖狗肉地继续发扬光大。如《甜与权力》的作者说的,这不是一本典型的人类学著作,其实某种程度上说,我更倾向于认为这是历史著作。

体例与思想

        本书的体例是比较典型的学术文章的写作方式,因而阅读起来,从前到后直接读起来真的挺无聊的,特别是对于如种植园历史之类毫无了解,其中翔实的举证难免变成了无头绪的资料罗列。这些部分(特别是第二、三章)是很好的资料库,但不是很容易厘清其中的逻辑思考,或许先读第一章和第五章(概述和结论)会好一些,毕竟第五章中的很多立论是闪光频现。

        思想来说,作...
显示全文
尚未读过马林诺夫斯基的著作,好像很难去定义什么是“经典”的人类学著作,但这个讨论在人类学著作中的出现正如社会学著作中类似,学者总是在尝试给“人类学”或者“社会学”下一个定义。确实,如果人类学总是在寻找类似萨摩亚那种初民社会的典型样本,那么其学科所面临困境和麦金德《地理学的范围和方法》中阐释的一样,地理大发现的结束也就是学科的结束。而显然,无论是社会学、地理学还是人类学都没有安然地以经典的身份故去,而是挂羊头卖狗肉地继续发扬光大。如《甜与权力》的作者说的,这不是一本典型的人类学著作,其实某种程度上说,我更倾向于认为这是历史著作。

体例与思想

        本书的体例是比较典型的学术文章的写作方式,因而阅读起来,从前到后直接读起来真的挺无聊的,特别是对于如种植园历史之类毫无了解,其中翔实的举证难免变成了无头绪的资料罗列。这些部分(特别是第二、三章)是很好的资料库,但不是很容易厘清其中的逻辑思考,或许先读第一章和第五章(概述和结论)会好一些,毕竟第五章中的很多立论是闪光频现。

        思想来说,作者更倾向于强调人对于物质世界的力量(对物的权力、对人的权力)。我起初更倾向于认为殖民时代蔗糖种植与生产技术的发展促使了糖从奢侈品变为日用品,而随着作者反复的举证,不断斧正我这种很马哲的认知,如果没有人(对物的权力),糖不会自己从地球上冒出来,也就不会有后续的所有。人寻找新大陆、移植甘蔗、提升技术等等,人通过对满足自身需求的努力,改变了人自己(需求、习惯)。或许说,糖的历史,即是人类不断前进的史诗。(但我们不知道目标在哪)

糖与女性

        如书中在第三章的很多举例,甜食和女性、儿童之间的关系并不那么“甜蜜”,蛋白质留给工作的男性,糖留给了家中的其他成员,糖并不只意味着甜,也意味着饥饿和营养不良。但人们总是健忘的,我们很快记不起食物供给不足时的选择,把各种精美的甜点(零食)归于女性,一切好像本来就应该如此。同时,还有很多类似“甜食”的事务,如漫无目的的逛街(购物)、过度的家务、低附加值的重复工作等,我们需警惕,有多少我们认为自然而然的“女性化”,实质上是人类选择(剥削)的结果。

        同样有意思的是模仿律,在我的旅行中,我发现中国的面包房的面包、蛋糕在很好的执行这一规律,同时甜的程度与经济情况成反比。模仿律在本书中也讲到,但不如塔尔德指出的那么直白,经济欠发达地区的面包、蛋糕会模仿经济发达地区,比如可以在各种不同的面包房买到“半熟芝士”,但谁更原创,一尝便知;在模仿的过程中,“甜”的本身和意义都在发生改变,越廉价的面包房所出售的面包往往越甜,即是说,糖作为社会下层的能源补充,弥补蛋白质的摄入不足,这个剥削的事实仍然存在。更直观地来阐释这个陷阱,我们可能不再单纯受困于蛋白质与糖的博弈,但我们是否有足够的购买力去支撑更健康的食材,所谓绿色蔬菜、肉,甚或水与空气。这时,我想正如西敏司显然不认为解放奴隶就是“自由”一样,这条路仍很长。

饮食习惯

        糖的平民化,促使了饮食习惯的改变,我想我体味比较深的,一是共餐的减少,二是食物的快餐化。

        书中第一章指出共餐意味着利益共同体,在我们的生活中,通常共餐的群体:家人、朋友与同事。以家庭为单位的利益共同体的解散,导致家庭(大家庭-多代人、小家庭-二人/三口之家)聚餐的减少是必然,除开深层的资源的减少,高速的生活节奏也在压榨着即使想保持此仪式的人们。西方松散的家庭模式,一定程度上会成为中国家庭现代化的结果,但因为我们所根植的文明不同(农耕与海洋),到底会否完全一致,无法预料。
        共餐与利益的说法,用来解说中国的饭桌社交也很直观,同时,是否一起吃工作餐,也是侧面检验一个工作团体有否深层的利益共通点的好方式。

        我们习惯上的和认知中的中餐应该很不快餐化,但食物的快速变化,我们所习惯的“中餐”并不都有很悠久的历史,因而,现在用餐方式的继续转变也是趋势使然。快餐化是指饭店提供的菜品种类越来越少,烹饪方式更多引用工业半成品和预烹饪好的食材,特别是新开设的饭店,多数是靠一个或者几个菜品来经营。我之前认为这种趋势是餐饮业劳动分工,进而提升利润率所指,通过本书,更意识到这是一种人类饮食发展的共同趋势。如同家庭聚餐一样,随着中国的现代化,我们的饮食习惯会发生多大的改变,会如同现在美国的一样么?

丰碑

        建筑给城市留下历史的烙印,饮食给国民留下同样的印记,想想可可、咖啡、茶与蔗糖,就可以想见大英帝国在海洋时代的霸权,一个岛国竟然以自身完全不出产的物产作为生活的必需品,这可说是全球化最好的注脚之一。前人栽树,后人乘凉,西方用枪炮与圣经建立的优势仍在延续,举例来说,咖啡在中国近年来的变化,如同蔗糖历史上的变化。咖啡代表西化、社会上层,个人可以否认这样的观点,但不能阻挡社会意识,咖啡自身的特质在文化的推动下,反倒显得不那么重要,而同时类似的变化曾经发生在我们的毗邻-日韩,也同时发生在世界各地,物质超越树立的丰碑,仍神采奕奕。



        甜与权力显然不只是一部蔗糖的历史,更是一部人与物质关系和人与人关系(权力)的轮回。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甜与权力的更多书评

推荐甜与权力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