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河 长河 8.8分

文学的初感

麦克默多的浮冰

我是什么时候开始感受到文学的?这无从记起。但这个问题让我想起一段经历,可拿来作为另一个相关问题的回答。那是高三一个平淡无奇的早晨,北方冬天的寒气和着弥漫教室的水汽以冰的形式把窗帘死死按在玻璃上。晨读过半,我和要好的同学借来一本沈从文未完成的作品《长河》。这是沈从文过为数不多的一部长篇小说。书是早就拿来了,所以之前就翻过多次,然而每次都感觉枯燥无味,随手翻上几页就丢到一边去了。那天突然不想对高考必备的那64篇古诗文再做无意识地重复,翻开了借来的《长河》。 “记称‘洞庭多橘柚’,橘柚生产地方,实在洞庭湖西南,沅水流域上游各支流,尤以辰河中部最多最好。”湘西大地尤其是辰河一带满是橘柚园的形象在我的大脑中模糊地开始构建。 我接着读了下去。 “树不甚高,终年绿叶浓翠。仲夏开花,花白而小,香馥醉人。九月降霜后,缀系在枝头间果实,被九月降霜后,缀系在枝头间的果实,被严霜侵染,丹朱明黄,耀人眼目,远望但见一片光明。”由远及近。从宏观的辰河大片大片橘柚园具体放大到一棵橘柚树,橘柚树的季节特征,橘柚生长过程中给人的视觉、嗅觉感受。 “每当采摘橘子时,沿河的小小船埠边,随处可见这种生产品的堆积,恰如一堆堆...

显示全文

我是什么时候开始感受到文学的?这无从记起。但这个问题让我想起一段经历,可拿来作为另一个相关问题的回答。那是高三一个平淡无奇的早晨,北方冬天的寒气和着弥漫教室的水汽以冰的形式把窗帘死死按在玻璃上。晨读过半,我和要好的同学借来一本沈从文未完成的作品《长河》。这是沈从文过为数不多的一部长篇小说。书是早就拿来了,所以之前就翻过多次,然而每次都感觉枯燥无味,随手翻上几页就丢到一边去了。那天突然不想对高考必备的那64篇古诗文再做无意识地重复,翻开了借来的《长河》。 “记称‘洞庭多橘柚’,橘柚生产地方,实在洞庭湖西南,沅水流域上游各支流,尤以辰河中部最多最好。”湘西大地尤其是辰河一带满是橘柚园的形象在我的大脑中模糊地开始构建。 我接着读了下去。 “树不甚高,终年绿叶浓翠。仲夏开花,花白而小,香馥醉人。九月降霜后,缀系在枝头间果实,被九月降霜后,缀系在枝头间的果实,被严霜侵染,丹朱明黄,耀人眼目,远望但见一片光明。”由远及近。从宏观的辰河大片大片橘柚园具体放大到一棵橘柚树,橘柚树的季节特征,橘柚生长过程中给人的视觉、嗅觉感受。 “每当采摘橘子时,沿河的小小船埠边,随处可见这种生产品的堆积,恰如一堆堆火焰。”从橘子生长成熟引出它接下来的命运——任由种植它的人采摘。景物描写开始引出人的活动。 “在橘园旁边的临河官司路上,陌生人过往,看到这种情形,总不免眼馋口馋,或随口问讯:“嗳,你们那橘子卖不卖?”从采摘橘子到买卖橘子的活动,从人与自然的接触到人与人的交往。有了人就有了社会,有了社会就有了世相百态。故事开始了。 我一口气读完了这本书,晨读后连堂的数学课一点没听。激动地说不出来什么似的。 这些对文本的粗浅分析来自那天早晨的第二次阅读。我翻开借来的《长河》,读完第一章,只觉淡淡的,空空的,很美,却好像什么也没有读一样。于是《长河》再次从头开始读起:“记称‘洞庭多橘柚’,橘柚生产地方,实在洞庭湖西南,沅水流域上游各支流,尤以辰河中部最多最好。”读罢,这还是一部基本没有什么故事情节的小说,但是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这是一部多么好的小说啊。 就是在那最开始几段短暂阅读的瞬间。 那一刻我感受到了文学。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长河的更多书评

推荐长河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