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的解释》札记

纵你寻

作为符号装置的文化,作为文化塑成的“个体的人”,作为解释文化方法的“深描”

1.格尔茨关于文化的定义

1.1 如何定义

格尔茨主张的文化概念"实际上是一个符号学(semiotic)的概念",提出“最好不要把文化看成是一个具体行为模式——习俗、惯例、传统、习惯——的复合体……而是要看成是一个总管行为的控制机制——计划、处方、规则、程序“,因此他将文化定义为”控制行为的符号装置“。人明显是依赖于控制机制和文化程序来控制自己的行为。

“作为由可以解释的记号构成的交叉作用的系统制度,文化不是一种引致社会事件、行为、制度或过程的力量;它是一种风俗的情景,在其中社会实践、行为、制度或过程得到可被人理解的——也就是说,深的——的描述”

1.2 为什么要这样定义

关于某项定义或者观念都具有其产生,发挥巨大影响,以及过气的阶段。格尔茨认为泰勒式的大杂烩理论方法(关于文化的定义),会将文化概念带入一种困境。

1.3 格尔茨认为文化的特征

文化是公共性的,因为意义是公共性的。

1.4 文化发挥作用

人的思想基本上是社会而公共的,思想虽然在个体的头脑中发生,但是是由“有意...

显示全文

作为符号装置的文化,作为文化塑成的“个体的人”,作为解释文化方法的“深描”

1.格尔茨关于文化的定义

1.1 如何定义

格尔茨主张的文化概念"实际上是一个符号学(semiotic)的概念",提出“最好不要把文化看成是一个具体行为模式——习俗、惯例、传统、习惯——的复合体……而是要看成是一个总管行为的控制机制——计划、处方、规则、程序“,因此他将文化定义为”控制行为的符号装置“。人明显是依赖于控制机制和文化程序来控制自己的行为。

“作为由可以解释的记号构成的交叉作用的系统制度,文化不是一种引致社会事件、行为、制度或过程的力量;它是一种风俗的情景,在其中社会实践、行为、制度或过程得到可被人理解的——也就是说,深的——的描述”

1.2 为什么要这样定义

关于某项定义或者观念都具有其产生,发挥巨大影响,以及过气的阶段。格尔茨认为泰勒式的大杂烩理论方法(关于文化的定义),会将文化概念带入一种困境。

1.3 格尔茨认为文化的特征

文化是公共性的,因为意义是公共性的。

1.4 文化发挥作用

人的思想基本上是社会而公共的,思想虽然在个体的头脑中发生,但是是由“有意义的象征性符号之中进行交流构成的”,这些符号包括词汇、姿态、图形、音乐、自然物等等,与纯粹的现实脱离并用来赋予经验以意义。符号是后天的,是存在于个体生前和死后的,因此我认为这里有这么一种含义:人位于意义系统中,他即是自主的,又是被社会所结构化的。书中说人活的时候随意的,“但在思想中总保持同样的目的:将结构赋予他在其中生活的事件,使自己适应‘经历过的事情的正在进行的过程’”

2.关于人的定义

2.1 人类的一致性

格尔茨认为每个时期都要关于人类形象的表述,十八世纪是赤裸裸的理性主义者,十九到二十世纪是变形的动物加上文化习俗代替此前的人类形象。

共同的人类形象——人类的一致性观点,在理论上和概念上是可能的。

在文化模式自身寻找人存在的确定因素,格尔茨认为这可以避免两种偏差:在文化相对主义和文化进化论两种旗帜下进军(我觉得意思是指,选择在两者之间站队,而没有将之结合)。

将人放入其习俗整体中有不同手法,但是共同点都在于将人作为一个多层面的混合物:生物学+心理学+社会+文化。这种概念化的做法有可能同时兼顾两方面:不必为了宣称文化是人性中最基本的,因而不得不宣称文化就是人的一切。——因为人还有多个层面,甚至包括其生物学基础。在具体研究和分析的基础上,这种方式会导致以下做法:一、追逐文化的普遍特征和经验一致性;二是一旦发现这种文化的普遍特征,就会将其他生物学、心理学、社会组织等既有常量联系起来,极端的例子是一旦发现父系继嗣是普遍的,双边继嗣是偶发的,那么父系就是一种普遍现象,那么有可能父系继嗣的才是“人”,或者说人类都是父系继嗣的,如果发现这些父系继嗣的人群是蒙古人种、有龙崇拜、有等级的,那么“父系”“蒙古人种”“龙崇拜”“等级社会”这些因素就成为划分人的标志。这种观点是启蒙运动就提出的“全人类的一致性”

这种观点是否成立取决于,文化普遍性和文化可变性之间的张力。如果真是“全人类的一致性”,要满足以下三个条件:(1)普遍性特征应该是实质性的而不是空洞的范畴,也就是说不存在不同的例子——但是随着视野的扩大,这事实上是不可能的,因此格尔茨认为可能会陷入某种相对主义。所以,如果要强调一致性,只能直接地、完全地面对人类文化的差异,将所以特例都包括进去。(2)面对普遍性的探讨,要建立在特别是生物学、心里学、社会学过程的基础上。试图这样的做的做法被称为“恒定参照点”,简言之就是是设想的普遍性与基础需要相匹配,以显示两者的适应性。但是这是基于基本需求对文化普遍性的一种“裁制(tailored)”,这只是文化层与亚文化层之间某种模糊关系,只能在文化和非文化因素之间建构一些类比、比较、暗示和近似。

尽管如此,格尔茨认为,在定义人时,仍然需要从人类一致性的观点出发,去寻找普遍性因素进行定义。粗暴地说,“人类一致性”没错,只是方法错了。因此格尔茨写道:“认为克伦威尔是他哪个时代最典型的英国人,很明显,因为他是一个奇特的人,这种评论可能也与这里的讨论有关:可能在人的文化特点中——他们的奇特性中会找到成为的普遍性的最有益的启示;人类学这门科学对建构,或重构人的概念的主要贡献可能就在于向我们显示了如何找到这些奇特性。”

在此观点下,格尔茨的方法是“在不同现象中寻找系统的关系,而不是在类似现象中寻找实质的同一性”。换句话说,格尔茨的方法是“形式主义”的,从不同现象中,寻找其中各个因素之间存在的一种共同的联系方式,从而体现人类的一致性。他评论道“这是一件整合不同类型理论和概念的工作,以这样一种方式可以构造阐述发现的有意义的命题,而现在这些发现被隔绝在个别的研究领域中。”

2.2 文化与”人“的关系

格尔茨借助韦伯概念中的“意义之网”来说明其文化作为一个符号装置,而人则是网中的动物。

在定义人这方面,格尔茨以文化对人进行定义。人之所以可以被定义,是因为具有一致性;从事物的联系中去寻找一致性,这种联系就是符号装置,文化之网。

格尔茨看到了文化在人类进化中的重要作用,他否定了过去认为人生理进化到一定时候,才开始文化进化以适应环境变化的这种继发性过程。而是找到了证据,即人类生理进化时期与文化进化时期有一段是交叠的,文化器物的使用带来了生理上的变化,文化进化也促进了生理的进化。“认识通过文化来是自己完备或完善的那种不完善和不完备的动物……”“变成人类就是变成个体的人,而我们是在文化模式指导下变成个体的人的;文化模式是历史创立的有意义的系统,据此我们将形式、秩序、意义、方向赋予了我们的生活”。

格尔茨一再强调“个体的人”。他认为传统研究中强调共性而把个性当成第二位的,为了大写的人——形而上的实体(metaphysical entity),牺牲了小写的人——实际经验的实体(empirical entity)。他认为概括性的观点和对细节的精准眼光之间不存在对立。正是通过多样性,才能构建一个人性的概念,才能走出统计学的阴影,既有实际内容又有真理性质。“这里成为一个人,不是指成为everyone,而是成为一个特殊种类的人——经过系统观察和分析后,我讲发现成为一个人意味着或可能意味着什么”

我认为,格尔茨之所以认为个体的人之所以可以进行普遍性的概括,因为意义是公共的。

3.深描——如何解释文化

3.1 深描的含义

格尔茨主张的文化概念,“实质上是一个符号学概念。韦伯提出,人是悬在由他自己所编织的意义之网中的动物,我本人也吃相同的观点。于是我认为文化就是这样一些有人自己编织的意义之网,因此,对文化的分析不是一种寻求规律的实验科学,而是一种探求意义的及时科学。我所追求的explication,即分析揭示表面上神秘莫测的社会表达。”

格尔茨认为,人类学的民族志不是一些技术和公认的程序,而是详尽“深描”的尝试。他采用了眨眼的例子,从眨眼到挤眼,到模仿,到假装挤眼的模仿等等这个无穷尽逻辑链可以无穷无尽。在一次又一次行为当中,显现出意义结构的层次,这些意义结构在层层叠加。条缕分析这些意义层次,就会使描写也来越浓重起来。对单纯眼部张合动作的描写实浅描,对意义结构层次的描写是深描。深描就是民族志的意义所在:深入行为表层去寻找积累的推论和暗示的层次,以及意义的结构等级。

“现在的论点只是民族志是深描,实际上面临的是……大量复杂的概念就够,其中许多结构是相互层叠在一起,或者是相互交织在一起的;这些结构及时陌生的、无规则的,也是含混不清的,而民族志学者首先必须努力抱我他们然后加以翻译。”“从事民族志好似试图阅读一部手稿——陌生的、字迹销退的,以及充满省略、前后不一、令人生疑的校正和带有倾向性的评点——只不过这部手稿不是以约定俗成的语言拼写符号书就,而是用模式化的倏然而过的例子写成的。”

3.2 作为深描的民族志是什么和不是什么

(1)民族志是一个主位分析。“但是由于在文化研究中,分析渗透入对象的体内——也就是说,我们从我们自己对调查合作人正在做什么或我们认为他们正在做什么的解释开始,继而将之系统化——因此,作为自然试试的文化与作为理论试题的文化之间的分界线趋于模糊不清。””简而言之,人类学著作本身即是解释,并且是第二和第三等级的解释。“

(2)文化分析不是图示主义,即按照列维斯特劳斯的结构主义建构一个理想模型,完美的宝石,建构的模型。 而是“对意义的推测,估价这些推测,而后从较好的推测中得出解释性结论,而非发现意义的大陆,然后标画出没有实体的景观。”因为文化是突发式的,文化分析不是沿循累积发现的上升曲线而发展,相反,它断裂为五体系的却由连贯的、一次比一次大胆的冲击。

(3)民族志解释是什么:“追溯社会性对话的曲线,把它固定在一种可供考察的形式里”。民族志学者“登记”社会性对话;他把它记下来。

(4)理论建设的根本任务不是整理抽象的规律,而是是深描成为可能;不是越过个体进行概括,而是在个案中概括——也就是临床诊断——诊断的是社会话语。

3.3民族志描述的特点

它是解释性的

它所解释的是社会性会话流(the flow of social discourse)

所涉及的解释在于将这种会话“所说过的”从即将逝去的时间中解救出来,并以可供阅读的术语固定下来

它是微观的

格尔茨对巴厘斗鸡的描述是深描的典范。

斗鸡在巴厘岛是一个屡禁不止的民间活动。带有赌博的性质。如果是外来人也很难进入到斗鸡的圈子当中去。

格尔茨在斗鸡与男性文化中建立了联系。当然斗鸡的主要参与者也主要是男性。

鸡——象征着男性的生殖器,同样也是男人人格的体现。

格尔茨借用边沁的深层游戏(deep play)来解释,赌博作为不经济不理性的行为,一种经济学上边际效用的不明显——你越是赢,赢的边际效用越小——然而巴厘岛人为什么要在斗鸡当中去赌。他区分了斗鸡中的浅层游戏和深层游戏。浅层游戏,投入的金钱不算很多,深层游戏投入声望、大量金钱等等。浅层游戏通常在周边进行,虽然在经济学上的边际效用也不明显,但是比深层游戏——在中心进行,在经济上更理性,但是被斗鸡的男人却耻于参加——地位越高的人,越接近深层游戏——因为斗鸡当中,赌的其实是“地位”而不是钱,实际从长期来看也是“无输无赢”的,因而实际上时理性的。

格尔茨总结到:

斗鸡比赛越是——

1.在地位接近的对手(和/或互相敌对的人)之间进行

2.在地位高的个体之间

进行,则比赛越深刻。

比赛越深刻——

1.男人玉公鸡越有密切的认同(或者更准确地说,比赛越深刻,男人越是努力滴与公鸡认同)

2.参斗的公鸡越是优异并且两只鸡越近于势均力敌。

3.人们投入的激情越多,比赛越有吸引力。

4.中心和周边的个人赌注越高,周边赌注的差额越小,总体上赌博也越大。

5.对游戏对“经济”角度考虑得越少,而在“社会”角度考虑得越多,而且参加游戏的人们越有实力。

斗鸡也是凝聚和整合社会的方式。立场问题比判断问题更加重要,你需要为同一群体的人站台、出资等等,不能够在斗鸡比赛中脱离你的群体,从而促进了对群体的认同。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文化的解释的更多书评

推荐文化的解释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