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 看见 8.8分

那些固执的弱点

张曦水
2017-11-05 00:28:18
一本四年前就出版并为人所知的书,我却最近断断续续用了大半个月,才一字一句地读完。

合上书,我长舒一口气,柴静是个悲观的人。从她的文字中,从她经常哼唱的《蕾丝花边》中,能够很轻易地捕捉到她的这个特质。就像她妈妈用的那两个词:孤僻害羞、落落寡合。但是,这个悲伤的人儿,却同时具备坚毅和勇敢的可贵气质。她是冷淡的、干燥的,她是独自生长在山坡上的一棵树,不热烈,不迎合,却从没忘记生长。

老实说,读完这本书,我对她充满了崇拜,崇拜她清新又忧郁的文字,崇拜她坚硬不服输的气质。然而,一用到“崇拜”这个词,脑子里就会突然震颤,去用崇拜来对待她究竟是对是错。回想起她在《无能的力量》中写到的,也是板烈小学的卢安克说过的一句话:“我最害怕的是崇拜者,因为崇拜基于的往往是幻想。崇拜的结果也只能是失望。”

柴静对自己毫不客气。在细水长流不露声色地表扬自己的同时,也无时无刻不拿着小刀一下一下地剖析自己。与报道新闻事件一样,认识自己,也要客观。什么是客观?她在书中写到:客观是对事件中的任何一方都投入其中,有所感受,相互冲突的感受自会相互克制,达到平衡,呈现出“客观”的结果,露出世界的本来面目。有优点





...
显示全文
一本四年前就出版并为人所知的书,我却最近断断续续用了大半个月,才一字一句地读完。

合上书,我长舒一口气,柴静是个悲观的人。从她的文字中,从她经常哼唱的《蕾丝花边》中,能够很轻易地捕捉到她的这个特质。就像她妈妈用的那两个词:孤僻害羞、落落寡合。但是,这个悲伤的人儿,却同时具备坚毅和勇敢的可贵气质。她是冷淡的、干燥的,她是独自生长在山坡上的一棵树,不热烈,不迎合,却从没忘记生长。

老实说,读完这本书,我对她充满了崇拜,崇拜她清新又忧郁的文字,崇拜她坚硬不服输的气质。然而,一用到“崇拜”这个词,脑子里就会突然震颤,去用崇拜来对待她究竟是对是错。回想起她在《无能的力量》中写到的,也是板烈小学的卢安克说过的一句话:“我最害怕的是崇拜者,因为崇拜基于的往往是幻想。崇拜的结果也只能是失望。”

柴静对自己毫不客气。在细水长流不露声色地表扬自己的同时,也无时无刻不拿着小刀一下一下地剖析自己。与报道新闻事件一样,认识自己,也要客观。什么是客观?她在书中写到:客观是对事件中的任何一方都投入其中,有所感受,相互冲突的感受自会相互克制,达到平衡,呈现出“客观”的结果,露出世界的本来面目。有优点,不害羞,有弱点,不遮掩。柴静在做记者的这些年里,在风里雨里、对抗和冷漠里,客观地审视着自己。

她在书里毫不避讳地将自己的弱点向读者摊牌:总认为自己是对的,不服软,总要在人际关系中占上风,对人甩脸色,脾气急,偏激,自负,大学与寝室女生关系疏远,太过自尊以致尖锐…

知道了她的这些弱点,会影响我对她的看法吗?当然不会。因为在下这个结论的时候,我已将它们尽收眼底。况且,从摆到台面上来的这些弱点中,我也找到了自己的影子。

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从小爸妈就比较宠溺,最突出的表现就是,惯出了我凡事要顺着我的想法的毛病。一言不合,就生气。爸妈也是没有办法,因为他们知道,如果不顺着我的意思的话,我会自己想尽各种办法来达到我的目的。也就是说,阻止我是没有用的。

如今,进入了社会,或者说进入了体制,一切都不同了。误把社会当我家,误把他们当爸妈。这种感受在一次一次的挫折中深深浅浅地折射回来。最近的一次,也是让我记忆终生的一次,是在刚刚过去的乒乓球比赛中的一个插曲。准确地说,我犯大错误了。

事情是这样的。

作为一个从没参加过比赛又拘谨胆小的人,和对方比赛到第三局时,对方接连赢了四五个球。而且每赢一个球,他们的队友就会在旁边欢呼,发出一种让我很不舒服的声音。终于,我没忍住,转头冲他们说了一句:“噢什么噢啊!”说出口,我就后悔了。不是老讲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吗?我的心理素质怎么能这么差呢?比赛过程中为自己的队友欢呼不是很正常吗?怎么到了我这里就变成不可接受了呢?

一整天都陷入到这种自我批评和自我悔恨之中。中午起床,头昏脑涨,嗓子肿痛,像感冒了。我似乎是病了。晚上下班后,跟琦哥打电话,叨叨叨地把事情说了一遍。不出意外,琦哥批评了我,但是听到我像霜打的茄子一样的就要哭出来的声音,说:“翻篇了,也算给你长了一个教训,早暴露比晚暴露好,看你以后还敢不敢那么任性。”

最后这句,给了我莫大的安慰,将我从痛苦的泥潭里拽了出来,让我有勇气跺跺裤腿和鞋帮上的泥巴,抹抹眼泪继续赶路。

柴静在日记里写过,一个人得被自己的弱点绑架多少次啊,悲催的是这些弱点怎么也改不掉。卢安克对她说,如果那么容易的话,还要这么漫长的人生干什么呢。

而我想,弱点不是不容易改,只是因为它一直藏在暗处受另一个自我的保护。像我这样,在众人面前出丑、暴露,在赛场中受众人评头论足,只一次,足矣。

感谢柴静,让我有勇气面对自己的弱点,向着更好的自己前进。

以陈虻的一段话作为结尾:“你必须退让的时候,就必须退让。但在你必须选择机会前进的时候,必须前进。这是一种火候的拿捏,需要对自己的终极目标非常清醒,非常冷静,对支撑这种目标的理念非常清醒,非常冷静。你非常清楚地知道你的靶子在哪儿,退到一环,甚至脱靶都没有关系。环境需要你脱靶的时候,你可以脱靶,这就是运作的策略,但你不能失去自己的目标。那是堕落。”

找时间再重读一遍,作为前行路上的自我提醒。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看见的更多书评

推荐看见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