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个迈向死亡的生命都在热烈生长

江江
2017-11-04 23:32:49

这本书也的确是在描写书中人物的成长过程,我们看到艾瑟尔从骄傲的女孩变为伯爵的情妇再成长为女权主义的捍卫者,她不断的做出选择,认清自己,从对伯爵的迷恋中清醒过来,找到真爱,书中这样说—邻居们都这样认为他们生来就是要在一起,特别是她对待伯爵的态度从不知名的迷恋到认清伯爵本质的面目是的愤怒但仍然深爱到最后的清醒让我真切的感受到一个女仆的成长,本来我以为女仆怀上私生子时就是她迈向死亡的开始,但书中以这样的形式宣布她的新生—“艾瑟尔记得在泰-格温的时候,每当她走在走廊里遇到菲茨都必须站在一旁,垂下眼睛等着他走过去。 现在,她站在台阶中央,紧握劳埃德的手,盯着菲茨说:“早上好,菲茨赫伯特伯爵。”她蔑视地扬起下巴。……菲茨的表情十分可怕。他无奈地站到一旁,带着他的儿子退向墙壁,看着艾瑟尔和劳埃德径直朝楼梯上方走去。

“他们看着那个可怕的洞穴,感到一种骇人的魔力,比利只觉得肚子翻江倒海。黑暗似乎无限深远。他感到了一种震撼,其中一半是侥幸,因为他不必进到里面,另一半是恐怖,因为总有一天他要下去的。他朝下面丢了一块石头,两人听着石头在木质的吊笼芯子和砖砌的井壁上反弹发出的声响。他们等着去,时间长得

...
显示全文

这本书也的确是在描写书中人物的成长过程,我们看到艾瑟尔从骄傲的女孩变为伯爵的情妇再成长为女权主义的捍卫者,她不断的做出选择,认清自己,从对伯爵的迷恋中清醒过来,找到真爱,书中这样说—邻居们都这样认为他们生来就是要在一起,特别是她对待伯爵的态度从不知名的迷恋到认清伯爵本质的面目是的愤怒但仍然深爱到最后的清醒让我真切的感受到一个女仆的成长,本来我以为女仆怀上私生子时就是她迈向死亡的开始,但书中以这样的形式宣布她的新生—“艾瑟尔记得在泰-格温的时候,每当她走在走廊里遇到菲茨都必须站在一旁,垂下眼睛等着他走过去。 现在,她站在台阶中央,紧握劳埃德的手,盯着菲茨说:“早上好,菲茨赫伯特伯爵。”她蔑视地扬起下巴。……菲茨的表情十分可怕。他无奈地站到一旁,带着他的儿子退向墙壁,看着艾瑟尔和劳埃德径直朝楼梯上方走去。

“他们看着那个可怕的洞穴,感到一种骇人的魔力,比利只觉得肚子翻江倒海。黑暗似乎无限深远。他感到了一种震撼,其中一半是侥幸,因为他不必进到里面,另一半是恐怖,因为总有一天他要下去的。他朝下面丢了一块石头,两人听着石头在木质的吊笼芯子和砖砌的井壁上反弹发出的声响。他们等着去,时间长得可怕,最后才听到那微弱而遥远的溅水声,石头终于落在了井底的水洼里”—这段文字让人能感受到底层人民生活的无奈,与后文对菲茨伯爵生活的描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让人对比利的小庆幸感到悲哀。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巨人的陨落的更多书评

推荐巨人的陨落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