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桃花源》小鉴

danyboy

我打算以后的书评题目都使用《XXX》小鉴,以区别于软文

十月底,我赴湄潭出差,期间读完了《南方人物周刊》采访总监卫毅的书《寻找桃花源》。这本书是多篇采访文章的合集,有几篇我肯定以前读过。总的来说,这是一本严肃的非虚构人物写作,质量上乘,但我也有一些问题想提出来。以下,是对这本书的小鉴,供读者参考。

一、本书的主要内容

这本书汇集文章基本都是人物特稿,是作者从十几年记者生涯中所写的文章里精选并重新修订的。因此,这肯定代表了作者目前最为自我认可,也是水平最高的一系列作品。

这些文章以前是发表在杂志上的,有些还轰动一时,譬如写李泽厚和刘再复的那篇,我肯定读过。但一般性的媒体文章无论怎样轰动,写得再漂亮,时过境迁必定湮没,绝无结集出版的必要。好在作者所写的都是人物特稿,除了上面的李泽厚、刘再复,这本书还写了夏志清、孙康宜、许鞍华、吴宇森、刘震云等等名流或名家,直接引用了不少传主的原话,既有好玩的八卦,也有严肃的论断,这些记录使得这本书颇具备了一些史料的恒久价值。之所以是这些人而不是其他人,是因为前...

显示全文

我打算以后的书评题目都使用《XXX》小鉴,以区别于软文

十月底,我赴湄潭出差,期间读完了《南方人物周刊》采访总监卫毅的书《寻找桃花源》。这本书是多篇采访文章的合集,有几篇我肯定以前读过。总的来说,这是一本严肃的非虚构人物写作,质量上乘,但我也有一些问题想提出来。以下,是对这本书的小鉴,供读者参考。

一、本书的主要内容

这本书汇集文章基本都是人物特稿,是作者从十几年记者生涯中所写的文章里精选并重新修订的。因此,这肯定代表了作者目前最为自我认可,也是水平最高的一系列作品。

这些文章以前是发表在杂志上的,有些还轰动一时,譬如写李泽厚和刘再复的那篇,我肯定读过。但一般性的媒体文章无论怎样轰动,写得再漂亮,时过境迁必定湮没,绝无结集出版的必要。好在作者所写的都是人物特稿,除了上面的李泽厚、刘再复,这本书还写了夏志清、孙康宜、许鞍华、吴宇森、刘震云等等名流或名家,直接引用了不少传主的原话,既有好玩的八卦,也有严肃的论断,这些记录使得这本书颇具备了一些史料的恒久价值。之所以是这些人而不是其他人,是因为前几年的某些热点、新闻、新片上映等使得作者机缘巧合的采访了他们。此外,作者的笔下还有很多普通人,和那些名人一样,他们也是因为前几年的新闻热点如汶川地震、奥运会等,得以进入到作者的世界里。

因此,凭借作者扎实而专业的新闻素养,以及“南方系”特有风格的锤炼,这本书篇篇都是不错的非虚构人物写作,优点是文笔的妥帖、不动声色的褒贬、剪裁得当的材料。所以,如果一个读者对这些人,对前几年的这些事感兴趣,这本书是值得阅读的参考资料之一。

二、非虚构、“南方系”与价值观

感觉今年以来“非虚构”的热度略有下降,从彼得海斯勒的作品风靡开始,在过去的几年里,先是“非虚构”概念的流行,继而是一些专门策划写作刊登“非虚构”的新媒体接二连三的诞生,在一批具有专业素质的海归和国内新闻系新生代毕业生的推动下,至少从我的感觉来说,前几年非虚构很热很热。但是2017年以来,这种热度感觉降温了。我琢磨了一下原因,这种降温感并不是因为非虚构写作变少了,恰恰相反,而是变多了,因为非虚构写作的蓬勃发展,已经使得我这样的普通读者习惯了这类作品的繁荣。

但问题也恰恰随之而来,这些非虚构,真的是“非虚构”吗?

我个人理解的非虚构,最根本的点有两个:一个是素材以真实为准,不在于多少,也不在于是否完整,更不在于素材发展是否有情节有故事,当然有也没有关系;一个就是价值观问题。按理说,非虚构是可以体现创作者意图的,或者说创作者还应主动通过这些素材来言说自己的价值观。这是非虚构与新闻现场纪实、与实录、与调研报告等不同的地方。

卫毅这本书再一次推动我琢磨了这个问题。因为,我确实觉得这本书单独一篇拿出来读,很好看。这种好看的感觉,除了来自传主本身有趣外,确实也来自作者在撰写时润物细无声的价值观渗透,他会感慨,会抒情,会造势,尽管都很节制,但却是那种专业化的、训练过的节制。因此,书里的每一篇单独读的时候,我觉得都很好,特别是出差的时候读,这种阅读的愉悦和在机场买了一本杂志读到一篇好文章的感觉是一样的……

等等?就像读了一本机场杂志上的文章一样愉悦?

想到这里,我不禁回想这本书的文章,如果不是单篇单篇的来读,而是作为一本书来整体上看,我忽然发现,不客气的说,作者笔下的人物不管是耶鲁教授还是奥运民工,他们似乎说着差不多的话,长着相似的面孔,传达出较为一致的观点——不论他们对某个问题是赞同还是反对,他们更像是作者意图和价值观的叫好者,因此作者那些直接引用的田野调查的“一手史料”,就像是专门呼应作者的情感需求。

为什么?是因为作者的价值观吗?如果只看一篇文章,作者的价值观就是A,但如果通读全书的十几章,作者的价值观不是B、C、D、E……,而是A、A、A、A……。但是,非虚构写作理应体现作者的价值观,因为超越性的客观写作本身就是不存在的。作者通过对素材的使用,将自己的价值观传达出来,介入到事件中,我想这没有问题。

那么,是因为作者“南方系”的标签?我想很多读者会热爱这本书的语言,认为其收敛、优美、理性,但也会有读者说出“南方系的写作都是一种味道”。这种见仁见智当然完全可以理解。

那么,我只能给出自己的一个结论:非虚构,从性质上说仍然是文学的一部分,而不是新闻;但从渠道上说,却又只适合媒体,无法持续产生文学性的经典,更无法作为“史料”来使用。非虚构的家园,仍然是报刊、杂志,以及部分新媒体。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寻找桃花源的更多书评

推荐寻找桃花源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