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美好,人类却不是永恒之物

飞断六剑

爱情~问你我情愿,人生~问前后可变?

在永恒时空之下,现实的一切皆可随意改变。在全人类福址之下,任何人的牺牲都是必然。

时空的发展,不在当下,在于前后。全人类的命运在于那群永恒之人的决断,永恒之人的决断在于永恒时空的存在。人们不再担心灾祸苦难的袭来,各个世纪的货物在永恒时空下穿梭自如。人类不必向外生存,因为一切缺失都可由过去补偿,一切欲望都从未来索取。人类在这无垠的宇宙中微弱尘埃的蓝色星球上自给自足,主导自我,安逸稳定,像极了明清的华夏大地。

然而在这永恒时空中最为害怕的却是人类可以避免却难以完美避免的灾祸。每个人对永恒之人的避之不及,对永恒之人所作变革的深深不满,永恒之人的条条框框禁欲规章,忒塞尔的整日沉重的压力,哈伦难以抑制的爱欲,计算师间的算计。整个人类的命运压在了永恒之人身上,而人类却对永恒之人怀以怨愤,而永恒之人更认定无我等承担人类不幸。

永恒时空给了人类改变的能力,但可以重新再来的机会却让人无法紧紧抓住此时此刻。永恒时空给了人类躲避的能力,但却无法带来人类面对悲痛苦难的勇气。

在阿西莫夫的笔下,人类在永恒...

显示全文

爱情~问你我情愿,人生~问前后可变?

在永恒时空之下,现实的一切皆可随意改变。在全人类福址之下,任何人的牺牲都是必然。

时空的发展,不在当下,在于前后。全人类的命运在于那群永恒之人的决断,永恒之人的决断在于永恒时空的存在。人们不再担心灾祸苦难的袭来,各个世纪的货物在永恒时空下穿梭自如。人类不必向外生存,因为一切缺失都可由过去补偿,一切欲望都从未来索取。人类在这无垠的宇宙中微弱尘埃的蓝色星球上自给自足,主导自我,安逸稳定,像极了明清的华夏大地。

然而在这永恒时空中最为害怕的却是人类可以避免却难以完美避免的灾祸。每个人对永恒之人的避之不及,对永恒之人所作变革的深深不满,永恒之人的条条框框禁欲规章,忒塞尔的整日沉重的压力,哈伦难以抑制的爱欲,计算师间的算计。整个人类的命运压在了永恒之人身上,而人类却对永恒之人怀以怨愤,而永恒之人更认定无我等承担人类不幸。

永恒时空给了人类改变的能力,但可以重新再来的机会却让人无法紧紧抓住此时此刻。永恒时空给了人类躲避的能力,但却无法带来人类面对悲痛苦难的勇气。

在阿西莫夫的笔下,人类在永恒时空下固步自封。人类试图避免一切,躲避一切,而这却让每个人陷入了病态。一切欲望都得封闭,爱情都不允许存在。为了防止灾难毁灭我们,我们就只好把自己毁灭。

“你们只看到一种现实的存在,却看不到其他无限现实的存在。”诺依带着爱情从未来降临,将活如丧尸的哈伦拯救,把这永恒时空击的粉碎。

如果一切都可重来,一切都将预见,那自己还如何改变,除了生如钟摆,便是死如尘哀。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永恒的终结的更多书评

推荐永恒的终结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