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山淡影 远山淡影 8.1分

杂感

Qfwfq*

译后记里说作者是无意写一本历史小说的,也不是一开始就把故事发生的背景放在日本。但是读下来却觉得达成了很多历史要素。

二战后的日本,还在持久的创伤中难以走出,但已经在很多方面开始整顿和恢复的过程。也是在这个过程中,从物质到教育再到价值观,日本社会发生的是一场潜移默化而又翻天覆地的变化。 以绪方先生为代表的老一辈所坚守的日本传统教育方式遭遇年轻一代松田重夫所代表的新观念的排挤。这种战争所带来的深刻的社会变化同样在中国历史上也能看到些许影子。一部分人坚守传统,一部分人想要向战胜国看齐,而后者中又有一部分人选择改变(松田重夫),一部分人选择逃离(佐知子)。

整个故事作者是站在一个比较客观的角度很平静的叙述。没有太多景色描写,更多通过对话来推动情节,人物的性格也在这些对话中变得非常立体。我一点也不惊讶任何一个优秀的作家一定对生活有极其敏锐和细致的眼光,所以才能通过一些小小的语言和举动,让读者切实的感受到人物微妙而真实的情感状态。 比如写绪方先生和二郎父子之间关系:二郎总想推辞和父亲下棋,借口是忙碌和疲惫,而事实上他并非真的抽不出时间,口说想早点休息却仍端着报纸看,对此种种绪方只...

显示全文

译后记里说作者是无意写一本历史小说的,也不是一开始就把故事发生的背景放在日本。但是读下来却觉得达成了很多历史要素。

二战后的日本,还在持久的创伤中难以走出,但已经在很多方面开始整顿和恢复的过程。也是在这个过程中,从物质到教育再到价值观,日本社会发生的是一场潜移默化而又翻天覆地的变化。 以绪方先生为代表的老一辈所坚守的日本传统教育方式遭遇年轻一代松田重夫所代表的新观念的排挤。这种战争所带来的深刻的社会变化同样在中国历史上也能看到些许影子。一部分人坚守传统,一部分人想要向战胜国看齐,而后者中又有一部分人选择改变(松田重夫),一部分人选择逃离(佐知子)。

整个故事作者是站在一个比较客观的角度很平静的叙述。没有太多景色描写,更多通过对话来推动情节,人物的性格也在这些对话中变得非常立体。我一点也不惊讶任何一个优秀的作家一定对生活有极其敏锐和细致的眼光,所以才能通过一些小小的语言和举动,让读者切实的感受到人物微妙而真实的情感状态。 比如写绪方先生和二郎父子之间关系:二郎总想推辞和父亲下棋,借口是忙碌和疲惫,而事实上他并非真的抽不出时间,口说想早点休息却仍端着报纸看,对此种种绪方只是不断地宽慰自己。年轻一代和父辈之间是价值观上的鸿沟。 而后来写绪方在餐桌上宣布自己将回福冈的那段更让人哑然,二郎说本来还计划请两天假陪陪父亲,悦子便问若二郎请假老人可否再呆两天,一处二郎停下吃饭,老人回答“不了”,才又开始吃饭,这其中总隐藏一种“松了口气”的感觉。我想悦子说完那句话二郎是什么心情,一万头草泥马跑过。想笑。

感觉这本书虽称不上是字字珠玑,但也是段段珠玑。前面写佐知子明明知道战争给年幼的女儿留下了心理阴影:她们在一个小巷子里目睹一个女人试图浸死自己的婴儿。 可是当佐知子一心只想赴美,她强行夺走了女儿少的可怜的心理寄托――小猫,并把它们浸在河水中淹死――就像当初那个巷子中的女人一样。 她也知道女儿就站在身后看着这一切。 后来我们知道佐知子便是悦子自身的射影。佐知子声称自己以女儿的利益为重,而书的结尾悦子坦承:“我一开始就知道她在这里不会幸福的,可我还是决定把她带来。” 景子的自杀,一部分原因是悦子身为人母的悲哀和失败。

与绪方和二郎父子紧张关系相对应的,悦子和妮基母女之间也不是完全相安无事的。具体的,三代人所生活时代的社会观念:绪方时代子女婚后仍与父母同住的日本传统/ 战后中青年愈来愈渴望婚后与父母分居/ 到了妮基的时代 婚姻都被认为是累赘了。

小说的叙述者悦子这个形象是在所有这些观念中游离的,一个中性的人。对佐知子赴美的热切持忧虑,又有一些开放的观念,虽然现状是与父母分居,但又想要和公公住在一起。而这后一点她知道女儿妮基是无论如何也理解不了的。

一代一代,回忆渐渐模糊,只如同远山淡影一般。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远山淡影的更多书评

推荐远山淡影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