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蛇 白蛇 8.7分

一场错愕感引发的思考

西西
2017-11-03 20:41:40
本来下午笃定自己一定要看汪曾祺了,在书架前溜达着看见了这本,可能是受李碧华《青蛇》的影响,突发奇想就拿来读读好了。由于很不喜欢看任何剧透、书透,读之前完全不知道在讲什么。读到中间感觉恍然大悟,“哦 这样啊”。还蛮喜欢这种错愕感的。

       孙丽坤被推崇为艺术美的化身,被推上神坛,如同一座雕像。这样的一座雕像完美到几乎妖魔化。在那个时代,一方面她的完美,让人们认为她就是妖媚惑众的白蛇(这一点与双重结构的另外一条:传统神话隐喻重叠);另一方面,这种完美无暇一经沾染污点就被全盘否定。妖魔化与神化其实都一样,都不把对象当人看。太完美的事物就不能、不应该有瑕疵,一旦有了瑕疵,无论是自身产生的,还是后天被强加,瞬间就会被拉下神坛,被凌辱到体无完肤。

       文中有一个明显的矛盾,一方面人们依然对艺术怀有憧憬,孙丽坤被普通群众看作一个抽象的美的符号。但大多数人当时对美的理解也就仅限于“大腿”“脖颈”“呼扇呼扇的睫毛”。在几乎一切都能被划分为政治符号的氛围下,不符合政治标准、政治道德准则的事物一律是堕落。而人们在个体自我被



...
显示全文
本来下午笃定自己一定要看汪曾祺了,在书架前溜达着看见了这本,可能是受李碧华《青蛇》的影响,突发奇想就拿来读读好了。由于很不喜欢看任何剧透、书透,读之前完全不知道在讲什么。读到中间感觉恍然大悟,“哦 这样啊”。还蛮喜欢这种错愕感的。

       孙丽坤被推崇为艺术美的化身,被推上神坛,如同一座雕像。这样的一座雕像完美到几乎妖魔化。在那个时代,一方面她的完美,让人们认为她就是妖媚惑众的白蛇(这一点与双重结构的另外一条:传统神话隐喻重叠);另一方面,这种完美无暇一经沾染污点就被全盘否定。妖魔化与神化其实都一样,都不把对象当人看。太完美的事物就不能、不应该有瑕疵,一旦有了瑕疵,无论是自身产生的,还是后天被强加,瞬间就会被拉下神坛,被凌辱到体无完肤。

       文中有一个明显的矛盾,一方面人们依然对艺术怀有憧憬,孙丽坤被普通群众看作一个抽象的美的符号。但大多数人当时对美的理解也就仅限于“大腿”“脖颈”“呼扇呼扇的睫毛”。在几乎一切都能被划分为政治符号的氛围下,不符合政治标准、政治道德准则的事物一律是堕落。而人们在个体自我被蒙蔽的现实中,只能将这种神秘又具有诱惑力的艺术视为不道德的腐化。孙丽坤并不具有特殊性,而是所有被划分为右派走资派的人所具有的普遍性。

       孙丽坤在这种误解中失去了自我认知,她开始像个中年妇女一般庸俗不堪、不修边幅。但她心中仍然留存着“我”“美”的火苗,最终被另一位“男性”唤起了“美”“自我”的回忆。

       并不十分理解孙丽坤对徐群山(姗)是否是真的爱情:孙丽坤之前是有过无数的男人,但是她明白“男人们…除了她自身,他们全爱”。于是,“她的感情是在她知觉之外的,是自由散漫惯了的”。直到遇到了徐群山(姗),她开始思考什么是真正的美:“她没意识到她已舞蹈化了她的整个现实生活,她的整个物质存在,他自己的情感、欲望、舞蹈。舞蹈只有直觉和暗示,是超越语言的语言。先民们在有语言之前便有了舞蹈,因他的不可捉摸而含有最基本的准确”。她认为他(她)是来搭救她的。

       孙将徐当作男性来看,认为男性才是她的拯救者,本身也让人唏嘘她深受的精神摧残。于是在恍然大悟对方其实是女性之后精神失常,这点也与“何小萍”的精神失常有某种相似性。

       看完一遍后愈发对爱情产生怀疑。徐唤起了孙内心的“我”,但在当时时代环境下徐又更像是孙的救命稻草。爱情究竟是在什么条件下发生才能叫爱情呢。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白蛇的更多书评

推荐白蛇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