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舍得舍不得》(二)

闹儿姑娘
人对物无情,常常也就是对人无情的开始吧?因为没有任何事会长久,也就难以有坚定的信仰。
如果,不能天长地久,粗暴与优雅、野蛮与文明、残酷与温柔、战争与沟通,会有什么差别吗?
“天长地久”是汉字文明多么久远就建立的信仰,然而,站在一处一处拆除的废墟上,还能重建天长地久的信念吗?
拆除的,其实不只是政治象征,也常常断绝了岛屿可以天长地久的文化生机吧。

风景一旦成了名胜,塞满了太多古人、前人的记忆,往往也就是风景死亡的时刻吧。
名胜常常需要一次记忆的大爆破,使名胜还原成原来的风景。

春日是“苏堤春晓”的西湖,“柳浪闻莺”的西湖。
夏季是“曲院风荷”的西湖,“花港观鱼”的西湖。
入秋是“平湖秋月”的西湖,“三潭印月”的西湖。
黄昏时有“雷峰夕照”看晚霞的西湖,有“南屏晚钟”听净慈寺庙院钟声的西湖。
到了冬天,大雪纷飞,还剩下远远一痕“断桥残雪”的西湖。

弘一法师“华枝春满,天心月圆”

神与魔,一念之间,原来也多半只是自己执着。

在人界定的善恶是非里执着,或许就难看到天意的广阔吧。印度的神话世界《摩呵婆罗多》或是《罗摩衍那》令人惊讶:数千数万众生如...
显示全文
人对物无情,常常也就是对人无情的开始吧?因为没有任何事会长久,也就难以有坚定的信仰。
如果,不能天长地久,粗暴与优雅、野蛮与文明、残酷与温柔、战争与沟通,会有什么差别吗?
“天长地久”是汉字文明多么久远就建立的信仰,然而,站在一处一处拆除的废墟上,还能重建天长地久的信念吗?
拆除的,其实不只是政治象征,也常常断绝了岛屿可以天长地久的文化生机吧。

风景一旦成了名胜,塞满了太多古人、前人的记忆,往往也就是风景死亡的时刻吧。
名胜常常需要一次记忆的大爆破,使名胜还原成原来的风景。

春日是“苏堤春晓”的西湖,“柳浪闻莺”的西湖。
夏季是“曲院风荷”的西湖,“花港观鱼”的西湖。
入秋是“平湖秋月”的西湖,“三潭印月”的西湖。
黄昏时有“雷峰夕照”看晚霞的西湖,有“南屏晚钟”听净慈寺庙院钟声的西湖。
到了冬天,大雪纷飞,还剩下远远一痕“断桥残雪”的西湖。

弘一法师“华枝春满,天心月圆”

神与魔,一念之间,原来也多半只是自己执着。

在人界定的善恶是非里执着,或许就难看到天意的广阔吧。印度的神话世界《摩呵婆罗多》或是《罗摩衍那》令人惊讶:数千数万众生如微尘死灭,不以为恶,没有怜悯;数千数万众生得救,不以为善,没有喜悦。善、恶是人间是非,不知天意,执着自以为是的善,也可能恰好走向为恶。

少数知识者垄断的经典,都使文化生命枯槁,在大众不闻不问的状况下一一死亡。

失去了孩子仰望星空的渴望,神话必然是活不过来的吧。

手工传统在数百年间累积的经验,像一种生态,其实常常是文化潜藏在土里的深根。土够厚,根够深,也才有文化的美学可言。

一件简单的事,做起来不难,可以日复一日,成为每一天例行的公事。每天做,却不觉得厌倦、烦琐;每一天做,都有新的领悟;每一天都欢喜去做:这会不会就是修行的本质。
现代文明是不是恰好缺少了这样简单而又可以一再重复的信仰?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守着小小一个本分,不断求精进,没有妄想,因此可以专注。

”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金刚经》的偈语清楚明白,成、住、坏、空,都在时间之中。放到博物馆的艺术,是妄想物质停止变化,是妄想把生命制作成标本吧。然而在东方,在佛教信仰里,美,不禁锢在博物馆;美,像生命一样,要在时间中经历成住坏空。

”专业“是什么?”专业“使人迷失了吗?迷失在自我张扬的虚夸里,迷失在矫情的论述中,”专业“变成了种种借口,使艺术家回不到人的原点。

文学不是一味自我炫耀、自我表现,文学,不是聒噪的嚣张。文学,或许有一种力量,使青年可以向内对自己做更深的生命质问——我活着为了什么。
赫尔曼·黑塞的文学使一整代的台湾青年记得一种独白的安静文体。文学首先是倾听自己内在安静的声音,学习独自一个人与自己对话的力量。

奥尔塞车站重新整修,变装成奥尔塞美术馆,收存十九世纪印象派的绘画、雕塑、家具、建筑模型,保留了一整个时代的记忆。
超过一百年的东京火车站经过整修,在2012年重新开放,城市的记忆不断累积成文明历史的厚度深度。
一个城市可以使人在疲倦的时候想到她,一个城市可以让人毫不犹豫地回去,那是一个懂得尊重记忆的城市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舍得,舍不得的更多书评

推荐舍得,舍不得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