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香 天香 8.0分

一缕天香 源远流长

键盘上的灰

对于王安忆的印象来自于《长恨歌》,这个上海女作家非常执着于这个精致氤氲的城市,有些承接鸳鸯蝴蝶派衣钵的意思。从我个人来说,虽从来没有到过上海滩,但对这个城市的印象一直算不上好,或许因为我是北方人,不太能够接受上海式的市井气息,还有郭小四和安妮宝贝等作家对这个城市的执着更让我对其的印象加上华而不实的标签。

然而《天香》中的上海不是民国的上海滩十里洋场,不是现在的大上海国际都市,充满了白骨精。那是几百年前的上海,还叫淞江的县城,几百年时光如水,隔着看回去没有光怪陆离和灯红酒绿,只余下精致富足生活的余音和操吴侬软语的细致女子的身影。

《天香》是一部家族史,也是一部刺绣史,这就让我着迷,看过了太多红男绿女的爱情故事,总觉得个人的悲欢太小,能够有勇气把一个家族的百年传承写下来,时间跨越四代五代,这种岁月给的厚重感是我喜欢的。但是也是特别难以驾驭的,因此有人拿《天香》比《红楼》,结论自然是无法比拟,不过仍不妨碍它成为我比较喜欢的作品。

究竟喜欢这本书什么?细想来却觉得难以回答,文字是仿古文新译的那种朴素简练,故事并未有明确的高潮起落,只是家常过日子般娓娓道来,人物因是群像,未...

显示全文

对于王安忆的印象来自于《长恨歌》,这个上海女作家非常执着于这个精致氤氲的城市,有些承接鸳鸯蝴蝶派衣钵的意思。从我个人来说,虽从来没有到过上海滩,但对这个城市的印象一直算不上好,或许因为我是北方人,不太能够接受上海式的市井气息,还有郭小四和安妮宝贝等作家对这个城市的执着更让我对其的印象加上华而不实的标签。

然而《天香》中的上海不是民国的上海滩十里洋场,不是现在的大上海国际都市,充满了白骨精。那是几百年前的上海,还叫淞江的县城,几百年时光如水,隔着看回去没有光怪陆离和灯红酒绿,只余下精致富足生活的余音和操吴侬软语的细致女子的身影。

《天香》是一部家族史,也是一部刺绣史,这就让我着迷,看过了太多红男绿女的爱情故事,总觉得个人的悲欢太小,能够有勇气把一个家族的百年传承写下来,时间跨越四代五代,这种岁月给的厚重感是我喜欢的。但是也是特别难以驾驭的,因此有人拿《天香》比《红楼》,结论自然是无法比拟,不过仍不妨碍它成为我比较喜欢的作品。

究竟喜欢这本书什么?细想来却觉得难以回答,文字是仿古文新译的那种朴素简练,故事并未有明确的高潮起落,只是家常过日子般娓娓道来,人物因是群像,未免顾此失彼,着墨多少有些不均,有些重要的人物一下失踪几十页,突然写起来就是XX年已逝,读者有一种茫然的苍凉,好像自己认识的一个人,突然就没了,没有交代,没有遗言,没有凭吊的机会。久而久之,也倒习惯了,生老病死,人人必经,又岂能个个生的不凡,死的隆重。

从我一贯的悲观主义心境,从书本第一页写筑园时,我就在等待着结尾园毁人散的那一日,中间又有多少悲凉苦涩等着演绎。可是不,作者并没我这么小家子气,虽然是书香门第仕宦之家的一部家族史,却没有意料中的妻妾争宠、分家挣产、叔嫂暧昧、小人心计,这些让人糟心的情节一个也无,申家的男人是天真的顽童,又懂得爱与尊重,申家的女人更不得了,钟灵毓秀,善书擅画之外,特有一种其他才子佳人小说中没有的大气。或是通透、或是天然,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又看山是山看水是水,难得的乐观从容,姨太太就守姨太太的本分,弟媳过世弟弟出家,就好好养护他们的儿女,每个人都在凭着心理的善良正直做事。或许人觉得这样的情节戏剧冲突不够激烈,人物情绪不够饱满,但人生不就是这样吗?“情深不寿,强极则辱”,过于轰轰烈烈的都无法长久。

虽然都是一座花园从胜到衰的故事,红楼梦是从头就告诉你这是悲剧,每个人也都在这悲剧的光环笼罩之下,说话做事难免带着悲凉的调子,哭泣、谶语、预兆处处都在,园子还没散,气数已是尽了。这或许是因为北方家族靠近政治中心,时刻看看起起伏伏,“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对于荣辱自有一种深入骨髓的体验。《天香》则不同,上海远离北京,天高皇帝远,不论时局如何,总是偏安一隅,“暖风熏得游人醉,只把杭州当汴州”,所以他们享乐也享得轰轰烈烈,“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也是一种明白,所以宴饮、游玩、装裱字画、制墨、栽花、做酱、刺绣,欣赏一切的美,创造一切的美,就是到了末世那一天还是养着成群的仆从,该有的排场绝不减少。这有些类似于贾母的境界了,乐天知命,安然接受。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呢?

或许我老了,越来越欣赏这样不狗血,不卖惨的故事,岁月浩浩荡荡,一个人也好,一个家族也好,在历史长河中不过沧海一粟,挣扎不过大势所趋,挣扎不过天灾人祸,不如好好过好生命中的每一天。

其实上下五千年,哪一个家族不是跌跌宕宕存留到如今,我一直有一个想法,帮助自己、帮助别人记录下家族的历史和故事,这些采自民间的真实故事有时比戏剧小说更动人,可惜,这不是一件容易做的事,自知能力不足,且太多的真相湮灭在岁月中,试问有多少人还知道自己四代之上亲人的名讳呢?连名字尚且难留,更遑论其他了。这样想来人生就算百年,但我们真正能留给后人的是什么呢? 一间房子、一片产业、一件珍宝、一门技艺、一个传说、一种风俗或许只是一片DNA。

——From 微信号“天地璇黄 ” 2017年11月3日于深圳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天香的更多书评

推荐天香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