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过去的自己跨过人生的那些坎

大脸猫Alisa
现实里没有如果,文学里却可以有。这是文学的魅力。

很喜欢刘同的新书《我在未来等你》,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这是一部关于“如果”的小说:如果回到过去,你会对过去的自己说什么,为过去的自己做什么?

说起小说的创作缘起,刘同说他回望那些年走过的那些路,望见了许多人生的坎。他曾经因为作品没有出版社愿意出版而落泪,因为辞职考研前途未卜而迷茫,因为换了新工作遭受上司莫名嫌弃而沮丧。当时的他只能默然地忍受着,选择孤独和坚韧。尽管早已时过境迁,现在的他却也常常会想:如果能回到过去陪伴那时候的自己,那时候的心情是否会好一些?

于是,他写了这本小说。

小说里36岁的主人公郝回归无疑就是36岁的刘同的自我投射。他偶然穿越回到1998年,想到可以利用知晓的未来信息帮助17岁的自己避开人生的弯路,迅速走向人生巅峰。可是很快他就发现事情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17岁的自己全然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有着他无法把控的思想和个性。

于是,17岁那年的犯错时的无助,没人理解时的孤独,喜欢却不敢表白的胆怯,成绩不好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努力的迷茫,父母瞒着自己离婚是否应该揭穿的纠结,为朋友两肋插刀不计后果的莽撞……那些1...
显示全文
现实里没有如果,文学里却可以有。这是文学的魅力。

很喜欢刘同的新书《我在未来等你》,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这是一部关于“如果”的小说:如果回到过去,你会对过去的自己说什么,为过去的自己做什么?

说起小说的创作缘起,刘同说他回望那些年走过的那些路,望见了许多人生的坎。他曾经因为作品没有出版社愿意出版而落泪,因为辞职考研前途未卜而迷茫,因为换了新工作遭受上司莫名嫌弃而沮丧。当时的他只能默然地忍受着,选择孤独和坚韧。尽管早已时过境迁,现在的他却也常常会想:如果能回到过去陪伴那时候的自己,那时候的心情是否会好一些?

于是,他写了这本小说。

小说里36岁的主人公郝回归无疑就是36岁的刘同的自我投射。他偶然穿越回到1998年,想到可以利用知晓的未来信息帮助17岁的自己避开人生的弯路,迅速走向人生巅峰。可是很快他就发现事情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17岁的自己全然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有着他无法把控的思想和个性。

于是,17岁那年的犯错时的无助,没人理解时的孤独,喜欢却不敢表白的胆怯,成绩不好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努力的迷茫,父母瞒着自己离婚是否应该揭穿的纠结,为朋友两肋插刀不计后果的莽撞……那些17岁时遭遇的迷茫和坎坷,他都只能像朋友那样陪着他去直面,并不能像电影里的那些超能英雄那样轻易替他解决。

因此,《我在未来等你》虽然是一部穿越小说,内容上却又没有那么飞,没有那么跳脱现实。

一方面,17岁的郝回归遇到的那些问题,刘同并没有用超现实的方式,讨巧省力地对付过去。而是立足于现实,以36岁过来人的智识提供合理的解决方法。哪怕这些方法不一定是最好的,但却一定是足够温暖的。这让那些正在遭遇同样问题、或遭遇过同样问题而心有余悸的读者,获得了应对的方法或心灵的慰藉。这跟刘同的“青春三部曲”(《谁的青春不迷茫》、《你的孤独 虽败犹荣》、《向着光亮那方》)在主题和意义上是一脉相承的。

另一方面,就像香港作家陶杰《杀鹌鹑的少女》所写的那样:“当你老了,回顾一生,就会发觉:什么时候出国读书,什么时候决定做第一份职业、何时选定了对象恋爱、什么时候结婚,其实都是命运的巨变。只是当时站在三岔路口,眼见风云千樯,你作出选择的那一日,在日记上,相当沉闷和平凡,当时还以为是生命中普通的一天。”相较回到过去改变那些选择,陪伴那时的自己做出选择在作者看来更为重要。那些日后发现激烈地改变了命运的选择,原来在做出选择的时候都有最重要、最信任的人陪在身边。——这是刘同这部小说在立意上判然有别于同类穿越小说的地方。

刘同曾发过一条微博,问:如果能回到17岁,遇见17岁的自己,你会对他说什么?
结果收到了12万条评论留言,答案五花八门,数量远远超出他的预料。(毕竟他平时的微博,只是几千条的评论量。)
平凡的我们,对于过去,哪怕深知没有任何再现和更改的可能,却仍会在某些时刻去热切地想象和期望。

《我在未来等你》极好极大地满足了这种对于自我生命的另一种可能性的想象和期望。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在未来等你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在未来等你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