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物归一 万物归一 8.0分

深夜访客

天地出版社
2017-11-03 看过
在白昼,每当倦怠令我疲乏无力之时,幸灾乐祸地贬低,或者嘲讽地宣称是衰老恋床的结果,事实上是对老年的一种馈赠。因为每当三四点的时候——在外面,按照奎里努斯•库尔曼的话说,“黑暗黑暗着”——避免睡眠,辗转反侧变得越来越清醒,是向那间斗室的逃亡,那里的墙壁有书籍做支撑,一种时间的盈利,对我而言时间将会紧缺,或者在白纸上胡涂乱抹,或者为特别的相聚而开门迎客。
     就这样,有人在从昨日过渡到今晨的夜晚敲门,他作为神秘学研究者在有生之年就已经衰老不堪。作为客人的手信他带来了印第安人制作的卷烟。立刻,我们就吞云吐雾地谈论起《比目鱼》。
     我为十年的延迟而请求他的原谅,因为他的杰作《生与熟》,我得以由前哥伦布时代的早期火的起源得到点拨,还有那次狡猾的盗窃案,最后为人类带来汤与炙叉烤肉的益处,但是,同时又被诱导发明了绝对可以致死的武器。
     我从他——真正的发现者那里借用的版本,在她三次“哎哟”之后从神性的美洲豹——在我那里是苍老的狼——偷了一小块通红的木炭,然后藏在她的外阴里,那里留下了一块总是发痒的疤痕。正如我的曾祖母那样,当她自己蹲在火炭上拉尿并把火浇灭,就对天堂之火进行了袭击。他对我所有的这些借用报以微笑的讥讽,但是却对我道歉,因为我疏忽了他在忧郁的热带雨林里所做的辛劳的田野调查研究,在那里他居住在幸存下来的印第安人那里,这应该是我灵感的泉源。
     这将是一种能够听我讲下去的礼貌,我的继续写作是对他所有传说的一种恭维。在外阴里烧得通红的木炭是一幅图画,是可以让人们直观从生到熟的过程。我将会带着这样的异文继续前进。还有许多东西可以讲述。他知道更多的神话,这些神话人们既可以这样也可以那样加以诠释。
     我的借口是自己太老,几乎已近锅底的剩余——对于史诗般蔓延的现成材料,这些东西延伸绵续了数百年之久——已经无能为力。他非常严厉地要求我循规蹈矩:只是要把写下来的字词数出来!当我突然将话题转移,谈到当下的法兰西与德意志关系的刺激时,他只是用印第安语喃喃地说道。然后,这位深夜访客没有告别就离开了我。摘自《万物归一》。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万物归一的更多书评

推荐万物归一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