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步读后随写

高端宇宙人
2017-11-03 11:46:20

音乐选修课学民歌,说陕北民歌比较具有先进性。

我想革命之初,什么都还没有做成,被鼓动和诱导的人民便已经开始在想着报答国家了。那为什么说陕北民歌是先进的?它不过是在还没看清政权的本来面目和即将要走的道路时率先讨好当权者罢了,用他们的“革命艺术”。当然这个时候他们自己的艺术也尚存在。后来呢,后来一个地区或一个民族的艺术里就只淘出了政党喜欢的那些,选来在教科书里出现以侧面夸耀自己的支持度。然而其余的我们并没能接触多少。

音乐课本上国内艺术全部“赞美祖国的大好河山”,“翻身农奴把歌唱”,“毛主席带我们打江山”,永远是这些,好像在共产党以前,他们只会耕作放牧,不能有深刻的艺术和思想,就等着一个他们为之写歌讨好的党来拯救。

莫名其妙的教育呢,说得好听学校有自己的规章制度,但果真有不一样的规章可以见光吗。艺术家被授予了人民教师的身份,以比较“合群”的观点发言。学生也要有各种各样的理想——在有默认的哲学思想的前提下。难道不是早就知道了这样什么都懂一点又什么都一无所知的工作者最妥协吗?

每个人都看国家许可的影视作品,国家许可出版的几本书——我们当然支持阅读,尤其是阅读我们的御用作

...
显示全文

音乐选修课学民歌,说陕北民歌比较具有先进性。

我想革命之初,什么都还没有做成,被鼓动和诱导的人民便已经开始在想着报答国家了。那为什么说陕北民歌是先进的?它不过是在还没看清政权的本来面目和即将要走的道路时率先讨好当权者罢了,用他们的“革命艺术”。当然这个时候他们自己的艺术也尚存在。后来呢,后来一个地区或一个民族的艺术里就只淘出了政党喜欢的那些,选来在教科书里出现以侧面夸耀自己的支持度。然而其余的我们并没能接触多少。

音乐课本上国内艺术全部“赞美祖国的大好河山”,“翻身农奴把歌唱”,“毛主席带我们打江山”,永远是这些,好像在共产党以前,他们只会耕作放牧,不能有深刻的艺术和思想,就等着一个他们为之写歌讨好的党来拯救。

莫名其妙的教育呢,说得好听学校有自己的规章制度,但果真有不一样的规章可以见光吗。艺术家被授予了人民教师的身份,以比较“合群”的观点发言。学生也要有各种各样的理想——在有默认的哲学思想的前提下。难道不是早就知道了这样什么都懂一点又什么都一无所知的工作者最妥协吗?

每个人都看国家许可的影视作品,国家许可出版的几本书——我们当然支持阅读,尤其是阅读我们的御用作家的作品。在这种政权下,人民是否真的有选择政党的权利呢?一切信息都是政党思想的重组改装,都是想你推销当前的政党,向你吹嘘你生活的改善。

被这些思想(它同样有思辨性,在引诱你继续发掘它给你的“文化宝库”)喂饱了之后,你也没有余裕去了解所谓“异端”,再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忙活的地方。而国家呢,也不采取什么轰轰烈烈的反对政策或公开起诉,而只需要悄悄处理掉(互联网删帖、停止出版),然后再在你睡着的时候以微弱的音量对你耳语一声“这不合适”,你翻一个身,应一声。那么温柔的“对公众思想有害,可造成治安威胁”就较少会多想了。

不知道什么促成了这样的假设: 他们原本就算有比较大的表达自由,也没有什么哲学和艺术的积累,今后无论生活方式如何改变,都不必要有表达的自由。我们只要不断推荐支持我们的社会主义理想的作品就好了,是这样吗。

于是天性温柔的人有伤春悲秋的诗读,孤独的人有各类工具书和心理医生(甚至不必是专业的),思索者在一开始持续冒出的火星也可以被来自各处的劝诱和模糊不清的答案蹭灭。如果幸运的话(不知是幸还是不幸),他会被诱向官方思想然后模糊不清地摇摆一辈子。

毕竟: 有问题的思想都被处理掉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天鹅绒监狱的更多书评

推荐天鹅绒监狱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