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溪笔谈 梦溪笔谈 8.5分

下楼的沈括

望山
贬谪累年后,在元祐四年(1089年)九月,朝廷终于允许沈括外州便宜居住,解除了对他居住与活动的限制。他想起自己之前在京口山水佳胜处买过一个庄园,于是携家带口搬过去,经过一番整治,给自己宅子起了名字:梦溪园。

他在《梦溪笔谈》自序中写他的退隐生涯,透着浓厚的悲凉、寂寞:
予退居林下,深居绝过从。思平时与客言者,时记一事于笔,则若有所晤言,萧然移日。所与谈者,唯笔砚而已,谓之《笔谈》。“深居绝过从.......萧然移日。所与谈者,唯笔砚而已,”山林虽幽,园林虽美,可惜无知音,只好对着笔砚,一笔一划,在寂寞中,日子就一天天过去了。

如果这样,也还不错,只是冷清了些。凭他的广博的学识,精密的头脑,敏锐的眼光、众多的兴趣、高雅的品味、丰富的收藏,有了难得的自由后,他总能好好活下来的。退隐几年,单单他为了打发时光写下的一部《梦溪笔谈》,已经叫后人瞠目结舌,赞叹不已了,研究者称其为“中国历史上最多才多艺的人”。的确,沈括的知识范围几乎囊括了当时世界,而且无一不精,不仅仅是寻常名士的诗词歌赋、琴棋书画、经史子集而已,他是一位中国历史上最难得一见的百科全书一样的学者。《宋史·沈括传》称他“博学善文...
显示全文
贬谪累年后,在元祐四年(1089年)九月,朝廷终于允许沈括外州便宜居住,解除了对他居住与活动的限制。他想起自己之前在京口山水佳胜处买过一个庄园,于是携家带口搬过去,经过一番整治,给自己宅子起了名字:梦溪园。

他在《梦溪笔谈》自序中写他的退隐生涯,透着浓厚的悲凉、寂寞:
予退居林下,深居绝过从。思平时与客言者,时记一事于笔,则若有所晤言,萧然移日。所与谈者,唯笔砚而已,谓之《笔谈》。“深居绝过从.......萧然移日。所与谈者,唯笔砚而已,”山林虽幽,园林虽美,可惜无知音,只好对着笔砚,一笔一划,在寂寞中,日子就一天天过去了。

如果这样,也还不错,只是冷清了些。凭他的广博的学识,精密的头脑,敏锐的眼光、众多的兴趣、高雅的品味、丰富的收藏,有了难得的自由后,他总能好好活下来的。退隐几年,单单他为了打发时光写下的一部《梦溪笔谈》,已经叫后人瞠目结舌,赞叹不已了,研究者称其为“中国历史上最多才多艺的人”。的确,沈括的知识范围几乎囊括了当时世界,而且无一不精,不仅仅是寻常名士的诗词歌赋、琴棋书画、经史子集而已,他是一位中国历史上最难得一见的百科全书一样的学者。《宋史·沈括传》称他“博学善文,于天文、方志、律历、音乐、医药、卜算无所不通,皆有所论著”。写《中国科技史》的李约瑟称其为“中国科技史上最杰出的人物”。

他有丰富的人生经验:作过知州的地方官,也担任过知制诰这样的清要近臣;主管过军器监、司天监这样的专门机构;也北上辽国在辽国君臣面前为了国家领土而据理力争;他主持过河北边疆的防务,也疏浚过汴河漕运与浙江水利;他在知延州兼任鄜延路经略安抚使,抵御西夏,训练精兵,也打过几场胜仗。他最高的官职是“权知三司使”,三司使在北宋地位高,权力很大,主管全国财政,被称为“计相”,仅仅低军政最高长官:宰相与枢密使一等。在这些岗位上,沈括都取得过很好的业绩。

一方面他是兢兢业业的官僚,一方面他又极其富有天才。

除了精熟文史,沈括之文章写得也是文质彬彬,朴实又不乏飘逸,偶尔的诗词亦有自己的风味。他丰富而高品质的书画收藏与卓绝的鉴赏力让米芾叹服;他对于乐理、音乐史研究也很深入,有过专门的著作;他留心出土文物,更复制成功古代兵车呈献给神宗;他制作过浑天仪、浮漏、景表,自己能观测天体,预测日食,也别具一格写出《十二气历》这样类似于后世阳历的历书;他精于勘察地形与制图,制作过河北边疆的立体地图模型,也大费力气作过《天下州县图》,以飞鸟直达标注二十四至,地图的精确程度空前。他还勤于收集药方,每方必自己验证过才予以收录,有《灵药方》、《良方》传世。

他对于自然物理更有一般士大夫没有的巨大兴趣与精密的观察与分析。他记录了指南针原理及多种制作法;发现地磁偏角的存在,比欧洲早了四百多年;又曾阐述凹面镜成像 的原理;还对共振等规律加以研究。在数学方面,他创立「隙积术」(二阶等差级数的求和法)、「会圆术」(已知圆的直径和弓形的高,求弓形的弦和弧长的方法)。他对冲积平原形成、水的侵蚀作用等,都有研究。

对于老百姓在生产中的重大发明创造,他也用自己精密的文字记载下来:毕昇的胶泥活字印刷术、胆水炼铜工艺、炼钢、夹钢、制盐工艺。他记载了延川石油的发现与使用,石油也是由他命名的,他还自己用石油烟灰制墨,品质让苏轼称赞。

这是一位天资卓绝,对世界有着无限的好奇心与探索欲望,渴望了解一切,知道一切的天才。在中国历史中,有这样永不满足永远想探索的企图心的,沈括之前,春秋有孔子,战国有屈原,有秦始皇、汉武帝,沈括之后,有徐光启、有顾炎武、有康熙、有胡适,而在这么多领域都有所成就的,只有沈括,千古一人耳!他在对知识的渴望上,犹如希腊的亚里士多德、德国传说中的浮士德、文艺复兴的达芬奇。

然而,惊才绝艳的学者,勤恳敬业的干吏,文采斐然的才士,未必就能赢得当时与后世的尊敬,一两个重大的人性上的缺陷就足以毁掉千古名声。沈括政治上政策上的反复让他的恩主王安石深恶痛绝,斥其为“壬人”,这是极严重的道德指控。他在对西夏的永乐城之战中明知不可,而没有坚持自己正确意见,反而同意了徐禧在孤绝无水的永乐筑城的冒险方案,导致北宋两万精兵被灭,使得痛心疾首的神宗再无消灭西夏的雄心。德亏而战败,背负骂名连自己也不好说是全然冤枉,被贬谪、冷遇,似乎也是理所应当吧。

研究者祖慧在《沈括评传》中总结政治上的沈括:沈括是一位具有很强敬业精神,工作认真负责,能过体恤民情的良吏,但他却不是一位出色的政治家,不具备政治家应有的胆识与果敢坚毅;他学识渊博,机敏过人,但面对权力斗争与矛盾冲突却显得无所适从。他遇事总是退让、妥协,希望能委曲求全,却总是陷入更深的困境。这是平心静气、合情合理的评价。

这种人事上软弱的个性也体现在家庭关系上。晚年的沈括饱受继室张氏的折磨。“沈括继室张氏暴虐不可制,经常责骂沈括,甚至于拳脚相加。沈括秀州安置期间,张氏还经常上官府去控告他。还将其与前妻生的儿子博毅赶出家门。。。。。定居润州京口梦溪园第四年,沈括生了场大病,此后身体越来越虚弱,曾自叹“岂翁将蜕化于此乎?”张氏暴病而亡。友人都来道贺,恭喜他从此可以摆脱张氏的折磨。而此时的沈括却终日恍惚,精神已濒临崩溃。一次乘船过扬子江,他意欲投水,幸好被旁人阻拦。不久,沈括也因病离世,享年六十五岁。”

现代论者称沈括为科学家,多少不伦不类。其必自认为士大夫,为官僚。以上诸种成就都来自其业余爱好,此第一;科学讲究专精,在一个狭窄的领域做最深入与前沿的研究,而沈括的特点是面广点多,兴之所至,点到即止,此其二;沈括主要凭借敏锐的头脑做分析与推演,虽然设置指南针等等也有实验,但少用归纳法,多凭天才的经验与直觉,此其三。所以称其为广博的学者就可以了,何必一定要把他抬高到科学家的位置呢?

以沈括杰出的天才、勤恳笃实的作风,万事可做;以他温厚而怯懦的天性,万不可卷入政治。但当时之士大夫,除了科举做官这条正途,任何其他选择都是在走下坡路。沈括为官,是家计所迫,因为他的才能与负责,一步步成了上层官僚,不能不卷入军政大事,而他固有的个性缺陷,又不能不使其在政治上跌大跟头。

他在贬谪期间于秋雨中登上随州的汉东楼,写了一首七绝:

野草粘天雨未休,客心自冷不关秋,
寨西便是猿啼处,满目伤心懒上楼。

上楼、下台,心灰意冷,的确是看空了,看透了。
可是,上不上楼哪由得他,他不能不上楼啊。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梦溪笔谈的更多书评

推荐梦溪笔谈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