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的边界

老苞米
2017-11-03 看过
入科幻的坑这么些年,杂七杂八的科幻作品没少涉猎,学生时代也尝试过模仿着大咖们自己写点儿科幻小故事,但始终未得章法,从凡尔纳到克拉克,从刘慈欣到何夕,无论是远古大咖还是新生鲜肉,似乎都有着自身擅长的方向,难说优劣,却也形成了各自独特的风格。
即便没有读过阿西莫夫,“机器人三定律”的大名也早已入耳入心,至于“心理史学”“谢顿计划”这些只能博得忠实粉丝会心一笑的名词,多多少少也在其他科幻作品里以不同的方式呈现了出来。诸如《星球大战》《第五元素》之类的太空歌剧式的三脚猫电影,其背景设定基本上也无法脱离《银河帝国》扎下的藩篱。这也正是阿西莫夫狡猾的地方——把地球无限放大到整个太空,这样的设定既有现实支撑,又有幻想空间,还能创造出一种新的叙事形式,不得不说实在是高!
心灵控制这类概念,最容易让80后理解的实际形象莫过于红警中的尤里,第一次读到“骡”的故事的时候,脑海中全都是尤里的秃头,游戏中的尤里不算强大,但是心灵控制的威力却绝对能够另盟军胆寒,基于这种能力建立的第二基地,多少和苏俄的红色恐怖有几分相像,不同的是当所有人都有了心灵控制的能力,能够肆意阅读他人脑中的思想时,隐私的存在是否还有其现实意义?自由主义存在的土壤是否会变得贫瘠不堪?这样的社会是否会是未来的发展方向?
自由的边界在哪里?自由真的有边界么?
崔维兹选择了盖亚,为什么选择盖亚,崔自己也没搞明白。盖亚是什么?拿宝绮思的话来说,便是“思想的整体”“人人是盖亚,盖亚是人人”,这种设定为卡梅隆所掳了去,为《阿凡达》中的那威人创造了拥有无数即插即用接口的庞大星球。但卡梅隆只取了表象,并未描述其深意。在阿西莫夫的笔下,盖亚是不需要什么接口的,心灵完全是无线传输,虽然受到发射功率的限制,无线传输也有一定的距离,但星球整体已经成为了一种生命形态,其中的万物并非孤立的个体,却又有着独立的能力。写到这里不少科幻迷一定想到了那部海飞丝广告大片《进化》,可以阿西莫夫和《进化》同一类型的生命体做了两种极端的想象:阿氏将其视作了未来,《进》将其视作的洪水猛兽。
结合其写作年代,阿氏的理论其实很好理解:远古人类各自为战——生产力进步,文明凝聚人类个体形成部落——生产力进一步发展,部落发展形成城邦、国家——比较优势导致国家结成联盟,统一协作——科技进步致使联盟相互融合形成更大的联盟——科技进步到能够使人类脱离地球形成星际文明——星际文明中各个星球独自进化形成若干“盖亚”。如果老阿活得再久一点,其实可以更进一步,将宇宙融合成一个生命体。
崔在整部作品中便是现实社会中自由主义者的代表:强调个人,强调私权,强调自由,强调权利的边界。资本主义发展到现在这个阶段,自由主义确实是最符合当下生活习惯的思潮,但是在科技以摩尔指数不断翻新的今天,这样的思潮还能挺住多久呢?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银河帝国:基地七部曲的更多书评

推荐银河帝国:基地七部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