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行 白夜行 9.1分

关于雪穗的一点点想法

CAROLINE
唯有那家图书馆,才是他们两人的心灵休憩之处。他们只是想保护自己的灵魂。结果,雪穗从不以真面目示人,亮司则至今仍在黑暗的通风管道中徘徊。

只见雪穗正沿扶梯上楼,背影犹如白色的幽灵。她一次都没有回头。

雪穗爱亮司吗?这是一个被问的最多的问题。然而,当一个小女孩的尊严曾经被成人世界的欲望狠狠践踏,当两人穿行在没有太阳光照进来的孤独世界,爱与不爱已经没有了意义。巨大的阴影时时刻刻笼罩在他们的灵魂之上,在这场悲剧中,雪穗只能带上面具,扮演着一个人见人爱的强者。也许只有亮司知道面具背后的她,那个曾经在布满灰尘的大楼中双眼空洞的女孩。

雪穗是被母亲强迫卖身的。母亲本应该是最强大的庇护者,而年幼的雪穗却被最亲近的人出卖。她的是非观早已在那个时候被颠覆。别人对她做出了不可饶恕的罪行,她在长大后用同样的不可饶恕去征服别人。雪穗做事没有底线,因为她的底线在幼时就被压的很低很低,见过了十恶不赦,谁会在意小偷小摸呢?比起小时候折磨她的那些不止一个的恶魔,雪穗对这个世界也许还有仁慈。

雪穗无疑是个可恨的人,看书看到她对江利子做出的事,她偷盗家教老师的程序给亮司,设计美佳,无一不觉得她是...
显示全文
唯有那家图书馆,才是他们两人的心灵休憩之处。他们只是想保护自己的灵魂。结果,雪穗从不以真面目示人,亮司则至今仍在黑暗的通风管道中徘徊。

只见雪穗正沿扶梯上楼,背影犹如白色的幽灵。她一次都没有回头。

雪穗爱亮司吗?这是一个被问的最多的问题。然而,当一个小女孩的尊严曾经被成人世界的欲望狠狠践踏,当两人穿行在没有太阳光照进来的孤独世界,爱与不爱已经没有了意义。巨大的阴影时时刻刻笼罩在他们的灵魂之上,在这场悲剧中,雪穗只能带上面具,扮演着一个人见人爱的强者。也许只有亮司知道面具背后的她,那个曾经在布满灰尘的大楼中双眼空洞的女孩。

雪穗是被母亲强迫卖身的。母亲本应该是最强大的庇护者,而年幼的雪穗却被最亲近的人出卖。她的是非观早已在那个时候被颠覆。别人对她做出了不可饶恕的罪行,她在长大后用同样的不可饶恕去征服别人。雪穗做事没有底线,因为她的底线在幼时就被压的很低很低,见过了十恶不赦,谁会在意小偷小摸呢?比起小时候折磨她的那些不止一个的恶魔,雪穗对这个世界也许还有仁慈。

雪穗无疑是个可恨的人,看书看到她对江利子做出的事,她偷盗家教老师的程序给亮司,设计美佳,无一不觉得她是个很坏很坏的人。知道她半夜到了美佳房间,赤身裸体趴在小女孩身上的景象让人觉得无比恶心。当读到她说恶魔不止一个,突然恍然大悟,所有悲剧的源头在一切发生之后被揭开。那面目可憎的人突然有些可怜。

我们要怎样去要求一个残缺的心做完美的事呢?

雪穗曾经在那个简陋公寓的深夜里哭泣吗?肯定会的,也许当时她的母亲正躺在她的身边,她小声啜泣,生怕被母亲听到,哪怕面对是带给自己这一切羞辱的人,她依然不想表现出自己的不堪与狼狈。面对警察的问询,她母亲表现的畏畏缩缩,而她却是冷静而带有讽刺。雪穗无疑是冰雪聪明的,她的聪慧带着她在黑夜里走的更远。没有这份聪慧,她就会是过早淹没在灰烬里的花。

让我们回到最先的问题,雪穗爱亮司吗?十一岁的他们还不懂爱,本应是情窦初开的少年少女在阳光下相视而笑的年纪,却被黑暗和沉重扣上了枷锁。从此以后他们的生命再也无法分开。后来雪穗的生活渐渐平静,她对亮司的感情一定是特殊的,那个杂物袋,和她说起大江中学的样子“他们中也不都是不学无术,也许有人去那里也是迫不得已呢”。少年的他们一定也会像普通中学生一样约会,两个人偷偷在角落里说话,雪穗递给亮司那个绣着RK的杂物袋,此时他们中的空气一定是带着淡淡的青春的味道。而为什么他们后来会分道扬镳呢?相处越多,越无法忘记曾经发生的一切。他们或许发现他们无法像普通情侣那样吧,也许是本来性格喜好不同却被绑定在一起,矛盾越演越烈的时候,分开已经成了必然。

雪穗进了大学开始追求自己的幸福。这段时间也是她和亮司两个人最为平静的时候。亮司开了一个店铺,不求挣钱多少,但只求安稳。无奈松浦的出现打破了平静,他再次被过去捏住了喉咙。而雪穗,她是真心想过一个普通妻子的生活,只不过过去在她身上打下的烙印太深,她做不到。“我其实不知道怎么去爱一个男人”。她不知道怎么去爱别人,她只知道怎么去保护她和亮司的灵魂,即使保护的手段极端而又卑鄙。

没有感受过爱的人,要怎样才能学会爱别人呢?

她不会爱,所以面对和自己分歧越来越大的高城,她选择了圈套和离开;面对傲气和执拗的美佳,她选择了践踏和征服;面对对自己恩重如山却有可能揭露亮司杀害松浦的养母,她选择了再次踏上不归路。恶的果实一步一步的,发展成了参天大树,根基渗在土里,枝丫摇曳在黑夜中,狂风席卷的时候,带着翅膀的种子四散而去,落地生根。

亮司死了,就在她的眼前。雪穗像人偶般面无表情。她冰冷的回答:“我不知道。雇用临时工都由店长全权负责”这一次,雪穗终于失去了演技。
她一次都没有回头。有人说没有回头的雪穗一定是泪流满面,而我觉得,雪穗没有哭。

面具下的她,一定在滴血。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白夜行的更多书评

推荐白夜行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