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自由 论自由 9.4分

在《政治哲学导论》下对《论自由》的思考

涵姐
读约翰·密尔的《论自由》缘由是被“自由”二字所吸引。没想到,密尔通篇谈论国家的对个人行驶权利的界限。功利主义的圈子里曾有这样的声音,认为应该将功利主义的原则向大众隐藏,只是制定规则让大众去遵守即可,但是,密尔却坚定的捍卫人知道真理和自主选择的权利,给我最大的感触是,这个老头关心人类的命运,也体察每个个体的命运。

《论自由》中极大的篇幅在讲如何在权力的控制下维护个人的消极自由,密尔认为个人自主的选择权对一个人性格的形成有非常积极的作用,不同的性格又会给社会带来巨大的创造力,他说,要想让人类成为值得瞩望的尊贵美好之物,不能消磨一个人独具的殊才异禀使之泯然于众,他把人性比作一棵树,需要朝着各个方面去成长与发展,他说欲望与激情乃是完整之人的重要组成部分,而剥夺了人选择的权利则会带来整体社会性格的滑坡。但是密尔讨论的根基仍然是功利主义,在我看来,将追求社会幸福最大化的功利主义很容易把人当做这一目的的工具,而非真正把人本身当做目的。而且单纯的谈论消极自由,很容易导致孤立和异化,最后形成人情淡漠,彼此漠不关心的社会。

《论自由》还是给了我一个看待自己与周围关系的新视角:我们都想能有自...
显示全文
读约翰·密尔的《论自由》缘由是被“自由”二字所吸引。没想到,密尔通篇谈论国家的对个人行驶权利的界限。功利主义的圈子里曾有这样的声音,认为应该将功利主义的原则向大众隐藏,只是制定规则让大众去遵守即可,但是,密尔却坚定的捍卫人知道真理和自主选择的权利,给我最大的感触是,这个老头关心人类的命运,也体察每个个体的命运。

《论自由》中极大的篇幅在讲如何在权力的控制下维护个人的消极自由,密尔认为个人自主的选择权对一个人性格的形成有非常积极的作用,不同的性格又会给社会带来巨大的创造力,他说,要想让人类成为值得瞩望的尊贵美好之物,不能消磨一个人独具的殊才异禀使之泯然于众,他把人性比作一棵树,需要朝着各个方面去成长与发展,他说欲望与激情乃是完整之人的重要组成部分,而剥夺了人选择的权利则会带来整体社会性格的滑坡。但是密尔讨论的根基仍然是功利主义,在我看来,将追求社会幸福最大化的功利主义很容易把人当做这一目的的工具,而非真正把人本身当做目的。而且单纯的谈论消极自由,很容易导致孤立和异化,最后形成人情淡漠,彼此漠不关心的社会。

《论自由》还是给了我一个看待自己与周围关系的新视角:我们都想能有自己人生的自主选择权,但是我们又需要获得意见或者帮助,对于提出意见的人,如果能明白每个个体都有最终的决定权,而不强加自己的意志于他人,但是又能秉承着真诚的原则,设身处地予以关心,真正的尊重每一个人,这样,我们既不会做扼杀别人的“大家长”,又不至让关系陷入冷漠。


以下是结合读沃尔夫的《政治哲学导论》之后对《论自由》的思考:


密尔想要解决的问题并非是“意志自由”(Liberty of the Will)而是公民自由,或者说是社会自由,社会所能合法施加于个人权利的性质和限度。即在社会(法律/道德)干预与个人选择之间寻找一种平衡,而对这种平衡探索的目标是通过间接功利主义来达到社会总体幸福的最大化。

密尔在大量的篇幅中论证了言论自由的合理性。为什么我们不应该禁止言论呢?他通过以下两种方式进行考察:
1. 我们永远不能判断我们所竭力禁止的言论是错误的。
2. 即使我们可以判断是错误的,那么禁止仍然是错误的。

两种情况下,如果我们拒绝了一个正确(或部分正确)的意见,我们就失去了以错误(或部分错
误)换取正确意见的机会。禁止错误的言论会有什么损失呢?我们失去了质疑、再认知和重新获得正确意见的可能性。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我们需要言论自由呢?因为禁止言论会阻碍真理的发展。
但是问题是,为什么我们要追求要追求真理呢?

密尔这里有一个潜在的设定,即真理会造福于人类。但是事实是这样的吗?卢梭曾经写过《论科学与艺术》中提到,人类科技和艺术的进步并不会一定会造福人类,比如核武器的使用很难让人相信核物理会给人类带来更多的益处。而且,真理常常会让人难以接受,并不一定会给人带来幸福。况且,一个思想如果让社会动荡,民不聊生,那么我们似乎有很好的理由去禁止这种思想。

但即便如此,密尔仍旧给出了合理性,即对一个意见的有用性本身,也是一个意见,是可以争辩的,要想判断这个意见是有害的,就像判定它为谬误一样,需要一个不可能犯错误的裁判者。因此,对不同的意见持有开放的讨论态度,总是会让一个思想本身更加接近真理。

但是问题并没有像密尔表明的那样清楚,至于对真理的信仰究竟带来的是幸福还是祸害,
所以密尔的假设是在宽泛意义上,对真理的信仰至少是获取幸福的一种方式。

那么怎么实运用到生活当中呢?密尔给出了捍卫自由的决定性纲领,即“No harm" 原则
意思是说,任何人都可以在不损害别人利益的基础上享受自由,自得其乐。

听起来 很有道理,但真的那么简单吗?
试想人在社会当中,与社会中的人/事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说两句话可能会对别人造成攻击,选择穿什么牌子的袜子都有可能会让一个制造厂倒闭,所以怎么界定“不损害别人的利益”呢?

所以应该认为密尔所探讨的伤害的程度明确为“以权利为基础的利益受到伤害”,自由主义的圈子里,认为人有基本的权利是一项不证自明的一项公里,这些权利通常包括”生命权、言论自由、集会和自由迁徙权、还包括选举和担任公职的权利“,还有一些学者加上了体面的生活,都将这些权利纳入”人权“的范畴之下,人的自然权利应该受到保护,这听来是一件非常振奋人心的事情吧,但关于自然权利的概念历史上的哲学家却有不同的看法,比如洛克认为权利是神赐予的,但是边沁就不同意了,他认为权利只是法律的产物,也不存在天赋人权这回事儿,他的观点就是,如果这些权利是统一的,那么,为什么不同的哲学家得出的概念是不同的呢?

密尔同意边沁的看法,认为自由并不是与生俱来的权利,而只是通向人类幸福最大化的工具,他把功利作为所有理论问题的最后根据,认为不断提高自己前景的根本利益才是基础,那么自由是如何通向人类幸福最大化的呢?

密尔认为社会中的每个人都是朝着不同方向发展的,而且在社会发展之中,每个人个性的发展极为重要,而不同、丰富的个性是社会发展的必要条件,而对于国家来说,国家的价值在于组成这个国家的每个人的价值。而自由在以下三个方面给个性的发展提供了沃土。

1. 自由的选择帮助人们更好的了解自己。
2. 自由选择带来的错误,让他们能够从错误中更好的学习。
3. 每个人会分享自己的受益,有助于集体利益最大化。

密尔的这一套理论里,有个很重要的前提,就是他非常乐观的假设人类是在不断的进步且能从错误中学习,但是事实真的是这样的?有的哲学家反观人类历史,认为密尔对人类过于乐观。但是
不管事实是不是这样,我们都可以看出,“人类是不断进步的”这一假设是密尔理论的基石。

除了间接功利主义,还有一种为自由正名的方法——认为自由本身就是好的。功利主义者宣称,检验一件事物的正当性是要看它对幸福总量的贡献,然而,为什么我们不能说,有两种概念,即“幸福“和“自由”原本就是好的呢?但是密尔并不承认这样的论断,他认为自由如果不能作为工具给人类社会带来最大化幸福,就没有价值。

密尔的理论有问题的部分:

1. “对别人不构成伤害(No harm原则)”的边界非常难以界定,密尔自己也给出了许多例外的例子,并自称这一简单原则无法解释他的信仰。
2. 强调人自由选择的自由主义者为什么要关心道德呢?从人的发展来看,以利益最大化的间接功利主义会非常容易产生大家长式的教育,而这与自由主义是相悖的。
3. 马克思认为自由主义是一种非常浅薄的认知,他认为人的自由来自两个方面,一是政治解放,一是个人解放,两者并不相同,例如虽然美国在政策上不会偏颇不同宗教的人群,但是在实际生活中,歧视还是处处存在。而自由主义强调的权利,则会阻碍人类的解放,因为自由主义强调的以个人为中心的思想,会鼓励每个人把别人当做他自由的限制,而理想的社会,应该是每个人都把自己当做平等群体中的一员而进行协作。生气的马克思在《论犹太人的问题》中愤怒的写下“把别人看做工具,把自己也降为工具,成为外力随意摆布的玩物。”
4. 如果最后的目的是功利主义,那么倒退一下,功利主义的实现一定要靠自由吗?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论自由的更多书评

推荐论自由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