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特工 秘密特工 评价人数不足

倒转红轮

楮镪
durazno史!其实康拉德描述得很脸谱化,意思是英国制度真好,不必、不该、那时候没人搞gm。他笔下确实也是真的,可说这群陆兴华自己没什么脑子,却老叽叽喳喳说华丽的话,实质却很空洞,像道德正义的狱中教士,满脑子是炸zf、科学,但自己却没有一个方案,乐观如回教徒。第二章阵营交代其实略模糊一些。乍一看还以为是他们做警察去制造事件呢。这里他的观念告诉人们:恐怖分子是没有什么思想的;恐怖分子嘲笑别人;恐怖分子见不得流血却热衷于让别人流血;恐怖分子情绪非常激动,认为情绪解决一切,并且没有情绪就什么也不做;恐怖分子对科学有一种特殊看法,其次才是资本;恐怖分子思考的主要还是性的问题,公平性以及性本身,但他们脑子里都是梦,既不能实现什么,也不能脱离梦,把事情想得总是很好,而不能思考出解决之道;恐怖分子的主要视角是揭露:‘人相食’,但揭露完了就认为完了,不去想揭露之前应该在揭露后如何处置,处置办法总是“实验、零、未知、随时改变、乌托邦、新的做法、看情况”,这一切都是自我许诺和彼岸许诺。康拉德的作品里景物动作描写太多了,但却没什么意义,有时候连抒情都算不上,也不服务和丰满人物、事件,完全可以砍掉。若直接看对话,就...
显示全文
durazno史!其实康拉德描述得很脸谱化,意思是英国制度真好,不必、不该、那时候没人搞gm。他笔下确实也是真的,可说这群陆兴华自己没什么脑子,却老叽叽喳喳说华丽的话,实质却很空洞,像道德正义的狱中教士,满脑子是炸zf、科学,但自己却没有一个方案,乐观如回教徒。第二章阵营交代其实略模糊一些。乍一看还以为是他们做警察去制造事件呢。这里他的观念告诉人们:恐怖分子是没有什么思想的;恐怖分子嘲笑别人;恐怖分子见不得流血却热衷于让别人流血;恐怖分子情绪非常激动,认为情绪解决一切,并且没有情绪就什么也不做;恐怖分子对科学有一种特殊看法,其次才是资本;恐怖分子思考的主要还是性的问题,公平性以及性本身,但他们脑子里都是梦,既不能实现什么,也不能脱离梦,把事情想得总是很好,而不能思考出解决之道;恐怖分子的主要视角是揭露:‘人相食’,但揭露完了就认为完了,不去想揭露之前应该在揭露后如何处置,处置办法总是“实验、零、未知、随时改变、乌托邦、新的做法、看情况”,这一切都是自我许诺和彼岸许诺。康拉德的作品里景物动作描写太多了,但却没什么意义,有时候连抒情都算不上,也不服务和丰满人物、事件,完全可以砍掉。若直接看对话,就对脉络更明确了。康拉德有先见之明,但也只是观察和预设的产物,人物过于概念化了。一部作品好不好,看百分之一就知道了,我硬着头皮看百分之十就疯了,继续看完,可说是给名望的面子。无非是这些人对什么都不屑,表达了自己的“高贵”和“超越”,但却在本质上是些恶棍,他们对既成的一切都是蔑视的,无同情的,同情只在他们用的时候是充满了美的,是他们的工具。总结起来就是:“老子什么都做得到;老子不做而已;谁也奈何不了老子”。科学、工业、民主都在我之下,我说的就是真理。我死了,我或喊饶命,或说不服。并且每一个恐怖分子都爱攻击同一阵营的人,以此宣布自己更有道德爆炸性,而其他人都是“传统”的,是“装模作样”的。这群人有点像孙文阵营里那些热衷于邀功请示的衣冠禽兽。虚无主义的宗教性最强,因为他说了这样的话:“你不是,我才是”——这句话潜台词是:“跟着我”,即耄在1920年自称为神的那种氛围。“别人,哼,总是不重要的。”大家跟着喊,就像吸毒一样。这些“革命家”喜欢说什么呢?喜欢说:“傍女大款”。“法制是迷信”。而且他们在所有具体、单个的事物上就能看到他们想要的一切:“憎恨、法制、财产、压迫、不公”。警探对教授的看法是:“盗贼也比这类人好。起码他们不是被绝望、憎恨吞噬的人。我们是遵守秩序的人,而你们都不知道你们遵循什么,你们除了反习俗外什么想法也没有”。秩序知道自己能干甚,而恐怖分子不知道。抓小偷是公开的,而抓恐怖分子却让人摸不着头脑。而且他认为,恐怖分子的胆量往往还不如小偷,他们连一点事情也不想做。在对信仰的膜拜中失去了个性——圣人。革命著述家也有意思,麦克利斯和副局长夫人的关系,就像阿伦特和纳粹哲人的关系,女人爱他,女人不了解苦难,男人也不了解,哲人害处不大,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能干嘛,他只是写疾苦。对于一般人来说,工作是分工的。“开始考虑一句话有多种意思”本就是反常行为或闲的。关心都灵之马,那都是最有女性抚养的哲学教授有时间干的。史蒂夫就是这个人。温妮给人神秘,但并不神秘。有钱的人慈悲心泛滥的时候,会用自己的钱;没有能力的人若也有泛滥,那就会慷他人之慨,比如让人送死或爆炸。弗拉基米尔到底是安排什么呢?不是生命。是“道德的恐慌和觉醒”,可以说,马克思主义者是最“道德”的“道德主义者”,尼采所谓的“教士”集大成者。我们可以看看历史上最强迫最有影响力的“道德恐慌觉醒”是什么?一次两次甚至二百次是自杀性爆炸袭击事件,也只能是短暂的。但文屠则不然。几十年前的这件事,我们都记住了,影响了一代人,但是老实讲,也没有改变我们。我们今天是道德沦丧的一代,但并不表示我们继续是文屠的一代。没有人会受道德觉醒影响——除非是人自觉的:即天才的,如悉达多、先知的——教育改变不了人。赤色国际的心灵改造计划是不可能的。

这是前百分十八十的内容。若是打分也就是个位数的分,失望透顶。高潮是后面。

柔软的行事,与大义的行事。正交。后者的振振有词完全被屏蔽。事实上柔软行事也很好。这种矛盾就像房屋石灰石历经岁月突然出现的裂痕……

对于韦洛克,他做的事、讽刺、反抗、保护家庭,就是革命;而对妻子来说柔软行事保护弟弟本身就是革命。革命冲突了。他认为她不是革命。

打击与惩罚:自由。自由解决一部分,也解决不了自身的整全性。

温妮是在【倒转‘刽子手’的红轮】。是在用绞刑架移花绞刑架。——没有人是真正的恐怖分子,恐怖分子背后的奚落家才是恐怖分子:温妮和她丈夫甚至谈不上有杀人的意识。

大言不惭的“远距离革命家”永远有力、活得下去;而遭到革命给革掉的革命家,就充满了瘫软和关闭的感官。在康拉德笔下——虽然他的心理描写不是非常好,他的叙述更是极差,他擅长写静物——欧洲在1890年代就已经是赤色的。人们全都疯了:各有各的疯狂而已。恐怖分子往往并不恐怖,也不虚无。恐怖和虚无的是弗拉基米尔们。体验温妮让人眩晕。

多奇怪啊。不知是因为他对温妮写得好还是他写得笔墨多,我对革命家心理感到贫乏,却对温妮感到亲切。

或许因为我是那么样绝望过、瘫软过、屠戮过我自己,是那样的柔软,女性,和另类看待革命和闪耀的生存方式吧?在理性中人们什么也实现不了;但所有事情都可在非理性中完成——温妮一旦脱离了非理性对外部的隔音,她就“不自由”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秘密特工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