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偷走我的錢 國家偷走我的錢 评价人数不足

金钱黑魔法

代替你
最初,国家只是护卫员,人民缴交保护费获得国家军队的保护。国家不提供福利援助之类的服务,人民每时每刻都得自己看顾自己,久而久之发展出互利互助的邻里关系;随着公民社会不断扩大,人们发觉他们自己其实有能力组织自己的军队,又或是聘请另一批人保护,这样的话,说不定会比现有的军队更便宜。

国家官员感受到被摒弃的威胁,于是想出一种办法令人民无法抛弃他们。方法是将原本以实物或贵金属为基础的货币,改成没有任何凭据的纸币,再配合上银行的存款准备金制度,令货币开始可以凭空制造出来。货币就是权力,拥有无限货币就等如拥有无限权力,国家强权开始出现。


存款准备金制度的金钱魔法:

在没有存款准备金制度下,没得到存户同意下,存款是不能放贷的。银行的角色只是放贷者与借贷者的中间人,赚取利息差价,他们不能未经存户同意擅自动用存款。这样的话,凭空创造出来的金钱就无从谈起。可现有货币制度却是完全另一回事。

假设全社会货币总量为100元,银行根据存款准备金法例,可以拿出99元放贷。当借款人拿到钱的时候,社会上的货币总量就会突然从100元增加至199元,多出来的99元完全是凭空变出来的。而这99元贷款日后可是要偿...
显示全文
最初,国家只是护卫员,人民缴交保护费获得国家军队的保护。国家不提供福利援助之类的服务,人民每时每刻都得自己看顾自己,久而久之发展出互利互助的邻里关系;随着公民社会不断扩大,人们发觉他们自己其实有能力组织自己的军队,又或是聘请另一批人保护,这样的话,说不定会比现有的军队更便宜。

国家官员感受到被摒弃的威胁,于是想出一种办法令人民无法抛弃他们。方法是将原本以实物或贵金属为基础的货币,改成没有任何凭据的纸币,再配合上银行的存款准备金制度,令货币开始可以凭空制造出来。货币就是权力,拥有无限货币就等如拥有无限权力,国家强权开始出现。


存款准备金制度的金钱魔法:

在没有存款准备金制度下,没得到存户同意下,存款是不能放贷的。银行的角色只是放贷者与借贷者的中间人,赚取利息差价,他们不能未经存户同意擅自动用存款。这样的话,凭空创造出来的金钱就无从谈起。可现有货币制度却是完全另一回事。

假设全社会货币总量为100元,银行根据存款准备金法例,可以拿出99元放贷。当借款人拿到钱的时候,社会上的货币总量就会突然从100元增加至199元,多出来的99元完全是凭空变出来的。而这99元贷款日后可是要偿还给银行的,即银行收回贷款连利息时,它不但赚了利息,还赚了本金!

假如存款人在银行还未收回贷款前就要求提款,银行会不会没钱给他呢?当然不会,反正只是计算机上的一个数字,要想怎样改就能怎样改,当银行贷出99元时,他们可不会将存款数字改成1元呢!钱依然在,在计算机里,你要的话,还可以立即提款出来。于是在那时空中,市面上就会有199元的现金存在。没有人知道多出来的钱从何而来,亦没有人知道凭什么这些钱可以合法地流通并进行交易。


货币供应过多会导致贫富悬殊:

既然货币供应可以随意增加,通胀就是必然的结果。而通胀会令现有货币购买力下降,即政府变相以发行新货币的形式,榨取人民的财富,因为新钱由政府发出来,他们永远占尽先机。

新钱通过银行贷款系统进入社会。第一批接触到新钱的人将占尽先机,形成不公平竞争,因为货币总量增加的效应还未影响物价,这批人能用旧价钱买下财货,等新钱更进一步深入社会,物价开始提升(因货币的增加多于财货),第二批接触到新钱的人就得以新价钱购入财货。

如此类推,最后一批接触新钱的人(与银行系统最疏远的人)只能以最高的价钱购入财货,而这些人往往是最穷的人(银行不借钱给穷人)。在这种恶性循环下,贫者越贫,富者越富,社会撕裂几乎是无可避免的结果。


货币供应过多会败坏社会风气:

另外,长期的通胀会改变人们的行为,因为预期今天的钱会比明天有价值,人们倾向尽快将钱花出去换取实物财货。在前景不明朗下,人们倾向自保,变得自私自利,短视近利,整个社会充满焦虑恐惧,浮躁不安,你争我夺,奉行丛林法则。

政府通过各种操控,制造长期通胀的环境,人们对通胀产生合理预期。于是较为稳定可靠的财货,例如土地房屋,便成为人们争相抢购以抵消通胀的热门产品。结果造成房产价格不断上升,人们为了偿还房贷必须拼命工作,常年处于不安,生活质素不升反降。

如此多重压力下,夫妻双薪才能支撑一个家庭的开支成为常态。于是,家庭关系日渐疏离,社会原子化,一个一个孤立的原子无法团结起来形成任何足以令统治者担忧的组织,无形中更利于管治。


货币供应过多会催生威权独裁政府:

人们生活朝不保夕,国家适时出来帮助,以福利之名限制人民的自由,瓦解邻里关系,减损家族的向心力。人们遇上困难只会跑到政府求助,小区互助不被鼓励,各种条条框框严重限制公民社会的发展,老人交政府照顾,甚至小孩也交给国家托儿所照看,国家以福利之名,有权将人们的儿女强行带走,将人们的房产强行清拆,将人们的薪水强行投入风险市场。

巨大的福利除了令人民更加依赖政府,亦令政府有借口征收高昂的税金,别误会,政府要钱可不需要通过税收,反正钱随时可以凭空变出来。他们征收重税的目的是尽量减少人们手上可动用的现金,减少人民可掌握的权力,令人民更轻易跌入政府保护网内,令政府的监控更容易更全面,而人们的反抗意志变得更薄弱。

另一方面,中央银行刻意将利率调低亦是增加货币总量造成通胀的有效方法。过低的利率会大大鼓励借贷,并会导致不良借贷的出现。先储蓄再投资的概念被遗忘,人们急功近利,唯恐自己成为最后一批接触到新钱的人,社会弥漫一遍末日气氛,人人是人人的敌人,人们互相猜忌,互相仇视。

让人民负上一身重债,亦是把人民与国家捆绑起来的有效工具。当楼房价格下跌和金融系统崩解,将会对人们带来致命打击的时候,即人们已经无法承受任何风险,只能成为超稳定社会的忠实支持者,而超稳定社会只有一种存在形式,就是现存的政府长期执政下去,其权威不容任何挑战

于是人们成为可怜的惊弓之鸟,成为暴政的共谋者同时成为暴政的受害者。自虐的结果是培养出一大羣斯德哥尔摩症候羣患者,他们占据了社会的绝大多数,为专制政权提供源源不断的燃料和动力。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國家偷走我的錢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