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世石涛款作品真伪考 传世石涛款作品真伪考 评价人数不足

石涛的“一画”和“千面”(谷卿)

小艾~行走
月前,南方友人专程来故宫观看“四僧”画展,一饱眼福之后,约我至其下榻处小叙,话题当然仍不脱离“四僧”。茗歇之际,提到香港某富商斥巨资购藏的石涛款画一轴,曾经某前辈题跋认可者,近日由其携带影本,邀著名画家吴迟园先生赏鉴,老先生初看一过,连连赞叹,不料稍费时日细加端详之后,竟窥出不少破绽。

石涛画作真伪之鉴定,一直是巨大的难题。与早些时候以创作自娱的文人画家不同,身处一个艺术市场相当成熟的时代,石涛时常需要按照赞助人或购买人的意愿完成作品,这些作品(其实也是商品)和他出于遣兴、交往、竞技等目的创作的书画之间,风格和主题都存在巨大的差异。由于他卓著的成就和声名,导致作品在其生前就被大量伪造,及至后来,更出现了像张大千这样的造假高手——长久以来一直流传着这样的传说:张大千伪造的石涛画作,不仅瞒过许多收藏家和博物馆,就连他自己有时也难以分辨哪些“石涛”系其所造。

学术研究之域向来不乏荆丛与淖地,也更不缺乏勇探秘境的学者。近接北大出版社递来朱良志教授“石涛研究三部曲”,巨著皇皇,欣佩不已。其中《石涛研究》是增订十二年前旧版所成,《传世石涛款作品真伪考》则为作者十余年来调查石涛款作品...
显示全文
月前,南方友人专程来故宫观看“四僧”画展,一饱眼福之后,约我至其下榻处小叙,话题当然仍不脱离“四僧”。茗歇之际,提到香港某富商斥巨资购藏的石涛款画一轴,曾经某前辈题跋认可者,近日由其携带影本,邀著名画家吴迟园先生赏鉴,老先生初看一过,连连赞叹,不料稍费时日细加端详之后,竟窥出不少破绽。

石涛画作真伪之鉴定,一直是巨大的难题。与早些时候以创作自娱的文人画家不同,身处一个艺术市场相当成熟的时代,石涛时常需要按照赞助人或购买人的意愿完成作品,这些作品(其实也是商品)和他出于遣兴、交往、竞技等目的创作的书画之间,风格和主题都存在巨大的差异。由于他卓著的成就和声名,导致作品在其生前就被大量伪造,及至后来,更出现了像张大千这样的造假高手——长久以来一直流传着这样的传说:张大千伪造的石涛画作,不仅瞒过许多收藏家和博物馆,就连他自己有时也难以分辨哪些“石涛”系其所造。

学术研究之域向来不乏荆丛与淖地,也更不缺乏勇探秘境的学者。近接北大出版社递来朱良志教授“石涛研究三部曲”,巨著皇皇,欣佩不已。其中《石涛研究》是增订十二年前旧版所成,《传世石涛款作品真伪考》则为作者十余年来调查石涛款作品的“鉴定报告”,在辨考真伪的基础之上,又辑录成《石涛诗文集》。

朱先生研治美学出身,究心中国传统哲学与艺术之关系有年,由对古代画论的关注而进入书画研究领域,新世纪以来,几乎每年推出一部相关专著,可谓劬勤特甚。此番新出的《石涛研究》,我并不陌生,不少篇章早在十多年前就已于《北京大学学报》、《文物》、《美术研究》、《中国书画》等刊物上拜览,印象最深的正是《石涛研究》开篇之作《“一画”新诠》。“一画”说固是石涛画学思想最核心的概念,以往多认为其近乎老子哲学中的“道”,但朱先生强调石涛的“一画”说是与南宗禅有关的“绝对的不二的创造方法”,“而不是宇宙论之道”,与传统画道论绝不雷同。
认为“一画”说有其禅宗思想渊源当然无可驳议,但其与道家和儒家理念也非严苛的“非此即彼”,早在石涛去世后的第三年,《画谱》序言的作者即已将之描述为道教画家(“听命于天地八卦久矣”)。明清之际是思想史上的大变革时代,不少思想家着意会通易学、禅学、庄学等等,重新诠释经典,发明新义甚多。比如明末从复社诸子到觉浪道盛、方以智等,均极重视“复”卦,视其最初也是唯一的一个阳爻,是生命不已和精神传承的火种,就像道盛所言:“金刚先后智,以无所住而生之,伏羲之最初所画,只一画也,只此一画,是乾卦之潜,复卦之初,非此一画,又从何处得见天地之心乎?”道盛法嗣多属“大”字辈,亦多擅绘事者,他们的画作和画论在当时和后世颇具影响,石溪(大杲)、方以智(大智)、石濂(大汕)、屈大均(大均)等即是,其中不少人与石涛过从甚密。方以智曾在画跋中谈及“古人”和“天”都可能由我化成(“徵古人处”,“自见其天”),这种二而一、一而二的转化,或即来自其论《易》变而《庄》说:“一不可言,言则是二。一在二中,用二即一。”回到石涛的《画语录》,能够看出他的观念显非凭空飞来、戛戛独造,开篇“太古无法,太朴不散,太朴一散,而法立矣”,当是老子“有名”“无名”之辨以及“一不可言,言则是二”的转义;而云“一画之法立而万物著”、“我故曰:‘吾道一以贯之’”,也与“万物得一以生”以及“一在二中,用二即一”相契,方以智解《庄》谓“独即贯”,正是此理。

可以说,早年做过和尚后来又入道门的石涛之“独”,正是因“贯”而成,他笔下的千万种风格和面貌,也是“一画开天”、“一生万物”的象征。对书画家艺术观念的分析,是朱良志先生的“看家本领”,但他显然不甘止步于此,而又倾力将近些年凡所涉览的石涛作品详加考证、研判真伪。有意思的是,《传世石涛款作品真伪考》也弃“独”取“贯”,正如作者自序所言,其并不独立地分析单幅作品,而是注意在分类研究的基础上,展现某一方面作品由创作、递藏以至临仿、伪托的流动线索,这既是该书的撰述特色,也是作者悉心扬长避短而遵采的方法和理路。饶选堂曾在《明遗民书画初论》里述及至乐楼、北山堂、明德堂等处所藏石涛作品多件,其中《跋石涛〈金陵八景图册〉》略考石涛寓金陵一枝阁及与周向山交往诸事,《传世石涛款作品真伪考》第十二章则以此册及《秦淮秋兴八首》《金陵怀古册》《金陵忆旧图册》《江南八景图册》等作品,构设石涛金陵追忆的图文系统,以作“统合之观”,并在此基础上发现画家的“阐释循环”。这样的结撰方式,不仅能使读者对石涛同题画作一目了然,亦可借之清晰了解画家的旅迹所至和情感所系。

我曾因为关注明清画家自画像,留意到石涛那些呈现“自我”的图画和诗文,他笔下“自我”的形象复杂而丰富,乔迅(Jonathan Hay)在《石涛:清初中国的绘画与现代性》里对此做过不少精彩的论述,他借用郑板桥一篇对比八大山人和石涛的短文引出话题,指出石涛这个四处漂泊的“奇”士,总是处在变身为另一个名字、画法和社会角色的边缘上,而其“自我指称”也一贯浮移无定。《传世石涛款作品真伪考》第三章讨论石涛款罗汉四屏时,涉及石涛自画像相关问题,以所胪列诸种证据将其证伪,至可信服;在《石涛研究》中,作者则以另一种方式展现出石涛的“自我”表达,像他的“楚风”和“躁”、“粗”,都是对“传统”的依违或者疏离,但又并无绝然的反叛,可谓一种“无奈的浪漫”。

从早些年文思游逸的《生命清供》《真水无香》等著,到这部察览精微的《传世石涛款作品真伪考》,足可窥见朱良志先生因探奥“美境”转向揭橥“真相”的行迹。由“美”而“真”,“真”“美”互益,当然“善”亦在其间矣。

(原刊《中国美术报》2017年7月31日)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传世石涛款作品真伪考的更多书评

推荐传世石涛款作品真伪考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