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皆有死 直面终老——《最好的告别》简评

沉默的中年人
2017-11-02 14:19:16
最近读了本书,美国作家阿图*葛文德的《Bing Mortal》,中文译名叫做《最好的告别》。其实我觉得直译名《凡人皆有死》更好,因为书的基本内容就是关于衰老、病终与死亡。这也是人无法回避的一个问题,纵然今天现代医学有了飞跃发展,人均寿命超过人类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但人终究还是要死亡的。当人渐渐老去,身体机能逐步丧失,僵卧于病榻不能自理或被各种癌症所侵袭承受着各种难以忍受的治疗,在这种时候究竟是要顽强的活下去还是自主的选择离开这个世界?在这两者之外,还有没有别的方式能让人在临终前还能体会现实的温暖与关怀?这些问题,书中都结合案例进行了讨论。
葛文德不仅是一位作家,他还是一位外科医生,是白宫最年轻的医疗政策高级顾问,是推动奥巴马医改的关键人物。他的案例基本都来自自己从医的经历,以及亲友的实例。在探讨衰老、死亡问题时候他并不是把专业的医疗问题来讨论,而是把它当做社会问题来讨论。尤其是作者关于养老模式问题的探讨对于面临着日益严重的人口“老龄化”的中国如何做好养老工作深有启迪。

随着社会的发展,我们今天的人类平均寿命已经大大超过了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2015年世界人口平均预期寿命是71岁,中国2016年人均预


...
显示全文
最近读了本书,美国作家阿图*葛文德的《Bing Mortal》,中文译名叫做《最好的告别》。其实我觉得直译名《凡人皆有死》更好,因为书的基本内容就是关于衰老、病终与死亡。这也是人无法回避的一个问题,纵然今天现代医学有了飞跃发展,人均寿命超过人类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但人终究还是要死亡的。当人渐渐老去,身体机能逐步丧失,僵卧于病榻不能自理或被各种癌症所侵袭承受着各种难以忍受的治疗,在这种时候究竟是要顽强的活下去还是自主的选择离开这个世界?在这两者之外,还有没有别的方式能让人在临终前还能体会现实的温暖与关怀?这些问题,书中都结合案例进行了讨论。
葛文德不仅是一位作家,他还是一位外科医生,是白宫最年轻的医疗政策高级顾问,是推动奥巴马医改的关键人物。他的案例基本都来自自己从医的经历,以及亲友的实例。在探讨衰老、死亡问题时候他并不是把专业的医疗问题来讨论,而是把它当做社会问题来讨论。尤其是作者关于养老模式问题的探讨对于面临着日益严重的人口“老龄化”的中国如何做好养老工作深有启迪。

随着社会的发展,我们今天的人类平均寿命已经大大超过了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2015年世界人口平均预期寿命是71岁,中国2016年人均预期寿命75.8岁。尽管人均寿命不断的延长,但“凡人皆有死”的宿命谁都不能摆脱。现代医学不断进行着技术探索,把生命进程中的老化和垂死变成了医学的干预项目,融入医疗人士“永不言弃”的技术追求。但医学阻止不了死亡,死亡是极正常的自然现象。《庄子》曾言:“生者,寄也;死者,归也”。生死本是生命的一体两面,无死就无生,无生就无死。看透生死才能明白医学在死亡面前所面临的技术极限和伦理选择问题。作者在文中也问到:“我们把生命的余日交给治疗,结果为了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好处,让那些治疗搅乱了我们的头脑、削弱我们的身体……不肯诚实的面对衰老和死亡的窘境,本应该获得的安宁缓和医疗与许多人擦肩而过,过度的技术干预反而增加了对逝者和亲属的伤害”。全篇的主旨也是在讨论这个问题:应该如何优雅的跨越生命的终点?

本书的前五章作者主要是探讨衰老、养老的问题。随着工业化时代的到来,经济社会有了飞速发展,人的寿命比以前大幅提高,老年人也越来越经济独立,这对现代家庭关系也产生影响。老年人被赋予更多的自由、自主、自助的生活方式,更加追求“有距离的亲密感”,也是我们常说的与子女“一碗汤的距离”的家庭生活。但衰老会不期而至,现代医学也没有发现人是如何一下子衰老的。而现代社会寿命的增加,还带来了少子化问题。现代化的国家普遍面临老龄化问题,我们更严重,2017年60岁以上老年人2.3亿,占总人口的16.7%。少子化带来的衰老的老人如何养老的问题。作者提出在经济社会发展的不同时期,养老方式不一样:农业社会主要是居家养老,在一个大家庭内几个儿子(子女)同时赡养父母;在工业化的社会,更多依赖社会养老,各种老年公寓是老年人的归宿。在今天前一种方式在逐步消退,后一种方式日渐普及。在中国居家养老随着城市化的进程,人口流动加快,而逐步减少,公寓化养老备受推崇,翻开新闻公寓一床难求的报道比比皆是。在这里作者详细探讨了美国自上世纪初到今天公寓养老的演进过程,发现在后现代的今天公寓化养老并非老人的做好选择。因为人是有情感需求的物种,人在老了以后对生活的要求不仅仅是安全,在公寓出于安全考虑个人的需求并未纳入考虑,似乎老年人失去身体的独立性,有价值的生活和自由跟本不可能。尤其是照顾失能老人的疗养院,工作人员考虑的是医学目标,没有人考虑他们的生活价值。这是医学提供的一种能够保证安全,但没有他们所关心内容的生活。这样以来既能满足老年人的安全,又能享有更多独立性生活的养老方式,在今天更加迫切需求。作者在这里介绍了美国目前出现的一种新型养老方式辅助生活机构——像家的“老年之家”。在这种养老机构,老年人拥有更多的自主权,改变了他们和护理人员之间的关系,护理人员提供的是服务而不是管理老人,任何人都不觉得自己被机构化,无需因为生活需要帮助就牺牲自己的自主性。这点对我们社会当前的养老问题很有启发。

本书的后三章作者讨论的是重病或衰老的垂死之人的临终问题。面对人生的大限,我们该做怎样的准备。作者提到除了单纯的延长生命外,重症患者主要关切包括避免痛苦、加强与家人朋友的联系、意识清醒、不成为他人的负担,以及实现其生命具有完整性的感觉。现代医学要帮助他们建立一个能够在人们生命终结之时,帮助他们实现最重要的愿望的系统。这种系统就是目前美国正在尝试的善终服务。善终服务提供了一种死亡方式的新范式,善终不是好好死而是活到终点。它对医生还有病人都提出了新要求。在善终服务下,医生与病人的关系从原来的家长型、资讯型转变成解释型。在这种关系下,医生的角色是帮助病人确定他们想要什么。对于病人来说转变观念至为重要,接受个人的必死性、清楚了解医学的局限性和可能性,这个过程很艰难,但结果耐人寻味。作者提到接受善终服务的病人与接受治疗的病人在存活时间上相差无几,甚至存活的更长,教训就是:只有不去努力活的更长,才能够活得更长。在今天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对寿命有了更长的预期,一些医生就是利用重症病人虚幻的希望,使得家庭为无效的治疗耗尽了财力和精力。好生恶死是人的本性,面对死亡,不论是逝者还是生者,都不免有对命运的哀叹,曹子建昔年怀念早夭的爱女,作《行女哀辞》:“伊上帝之降命,何修短之难哉?或华发以终年,或怀妊而逢灾。感前哀之未阕,复新殃之重来。方朝华而晚敷,比晨露而先晞。感逝者之不追,情忽忽而失度。天盖高而无阶,怀此恨其谁诉?”。这种生命离世的感伤,不论是垂死者、还是亲属,要走出来、平静的面对都需要有专业的人来引导。而善终服务就是通过关怀与抚慰的手段,使医患双方在人的必死性上达成一致,从而把以生命尊严和保持有意义生活作为生存目标,在大限来临前去实现自己的心愿,把有限的时间与家人朋友共处,尽量不留遗憾。这样无论对活着的人、还是死去的人来说,都是生命中最重要的内容,也许对活着的人来说更为重要。

善终服务与新型养老在作者看来将是未来的发展方向,他们共同点就是充分尊重每个人的自主性。今天世界这种满足个人特定需求的定制服务越来越受欢迎,逐步成为世界经济的新的增长点,而这种更像是私人定制化的养老和善终服务必然也会完善推广开来。明白生老病死不过是是人生的常态,才会在衰老或死亡来临时,平和的面对这一切,通过充满人文关怀的手段,更能让人平静的走向终点,就像诗人泰戈尔写到的那样:“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最好的告别的更多书评

推荐最好的告别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