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起来,做自己的英雄

尧耳

关于反战的故事我们已读过不少,无论是《恶童日记》的冰冷残酷,《铁皮鼓》的荒谬反讽,或是电影《美丽人生》那样的乐观和壮烈。而《读报纸的人》还在对纳粹和暴力的控诉中,同时掺入了有关成长、命运的困惑和慨叹。这让故事有了更为开阔的面向,也为读者提供了进入故事和情感体验的多样方式。

1937年,奥地利少年弗兰茨从农村奔向维也纳,在城市里遭遇了自己的爱情和面包,与各色人等遇见交往。与广大的打工青年不同的是,他所生长的时代背景正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初始,无数国家和人民已沦陷在德国法西斯的铁蹄下。弗兰茨的人生故事因此被赋予更为深沉的底色。

书亭老板收留了他,这位是他生父的男人默默为他付出,提供生存机会,并且将自己质朴的生活原则无私传授。然而,在如此波澜壮阔的浪潮之中,没有任何个体可以偏安一隅,获得幸免的权利。弗兰茨目睹了一个个热情的生命如何遭遇苦难、迫害,以至于梦想破碎,甚至魂断他乡。少年本人也在战争和成长的压力下苦苦挣扎,最终仍然难逃绝望。

悲情的底色中,也有着稀疏的亮光让人玩味,除开弗兰茨生猛炽烈的爱情,故事中还出现了一位心理学家,“弗洛伊德”四个字更是如雷贯耳。这位基本等同于真实...

显示全文

关于反战的故事我们已读过不少,无论是《恶童日记》的冰冷残酷,《铁皮鼓》的荒谬反讽,或是电影《美丽人生》那样的乐观和壮烈。而《读报纸的人》还在对纳粹和暴力的控诉中,同时掺入了有关成长、命运的困惑和慨叹。这让故事有了更为开阔的面向,也为读者提供了进入故事和情感体验的多样方式。

1937年,奥地利少年弗兰茨从农村奔向维也纳,在城市里遭遇了自己的爱情和面包,与各色人等遇见交往。与广大的打工青年不同的是,他所生长的时代背景正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初始,无数国家和人民已沦陷在德国法西斯的铁蹄下。弗兰茨的人生故事因此被赋予更为深沉的底色。

书亭老板收留了他,这位是他生父的男人默默为他付出,提供生存机会,并且将自己质朴的生活原则无私传授。然而,在如此波澜壮阔的浪潮之中,没有任何个体可以偏安一隅,获得幸免的权利。弗兰茨目睹了一个个热情的生命如何遭遇苦难、迫害,以至于梦想破碎,甚至魂断他乡。少年本人也在战争和成长的压力下苦苦挣扎,最终仍然难逃绝望。

悲情的底色中,也有着稀疏的亮光让人玩味,除开弗兰茨生猛炽烈的爱情,故事中还出现了一位心理学家,“弗洛伊德”四个字更是如雷贯耳。这位基本等同于真实存在的“虚构人物”,通过与小人物弗兰茨的交往和沟通,以极大的篇幅完成了对自己学说的重述。小说作者罗伯特•谢塔勒为弗洛伊德的哲学论断想象出了现实层面的可操作性与生活支撑,不仅将弗兰茨的生活进行了诸多解析,还鼓励他把梦境书写出来与他人“共赏”,了解弗洛伊德的同好自然能对这些情节莞尔一笑。

在某些时刻,《读报纸的人》隐约与《铁皮鼓》有着相似的情感诉求。但《铁皮鼓》尽管隐晦反讽,其对战争有着更直接和有力的控诉和揭示。而《读报纸的人》则有意识地避开了深刻的反思,战争苦难、成长困惑与个体命运的偶然性交错在一起,或许对某些读者显得有些意犹未尽,但这或许更为符合生活的真相。我们并不缺面对黑暗的强烈控诉,但往往是“时间”这个最强大的主宰悄然疗愈旧日创伤,待到我们重新忆起,故事又翻开了新的一页。

以此角度,文化和心理学成为了救赎自己的良药。对待生命中的苦难,我们也许用不着一直剑拔弩张。如同书中所写:“我们在几乎永恒的人生昏暗中四处摸索,只有足够幸运的人,才能偶尔看见一盏小灯燃起的光明。”弗兰茨一直同母亲保持着书信对话。他同时面对了故乡这样的母性家园,面对隐忍的身体之父和弗洛伊德所象征的精神之父。

正是这些力量,支撑着纯稚的他面对了城市中的情欲涌动、鲜血淋漓,以及战争投下的阴沉巨幕,却仍然保有自己的热情和憧憬。事实上,从来就没有拯救世界的超人英雄,我们有的只是凝聚起身边的支撑力量,咬紧牙关,在沼泽一般的生活困境中奋力拼搏。这才是罗曼罗兰口中“真正的英雄主义”,也是我们对抗苦难和虚无,获取人生价值的最有效方式。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读报纸的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读报纸的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