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病,你有药吗

猜猜
麻木与灵敏是一对反义词,神经症在这个时代越发得多了起来,并不是我们时代有了魔力,而是我们自身的免疫力下降了。焦虑源于我们自身,是不成熟的观点,如果我们每个人都能随心所欲,我们还会焦虑明天的太阳是否升起,今夜的月亮是否圆朗吗?
      在乎别人眼中的自己,是一种无形的枷锁,你想突出这层薄若蝉丝的网,却不知自己的体积太大或者力气太小,甚至有种跳出三界外,还在五行中的觉悟,与其鱼死网破,不如做个没有远见的鱼儿,即使认为下一分钟就会与水无缘,那前一秒钟鱼还是自由之身。《庄子》最早探讨过鱼与水的关系,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子非我,安知我之悲,道理是相同的,价值却是迥异的。任何一项事业的成就,不都是建立在一将功成万骨枯。无庸讳言,我们只是这个神奇世界的一颗粒子,有你不对,没你不少,所谓的神经症不都是自作自受吗?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你总觉得自己是痛苦与悲伤的化身,以为别人的每一次呼吸来得是那么自然那么容易,这本身就不公平,别人在你的眼中是异类,你在别人的眼中能是同类吗?人能不能被拯救,至今在心理学界还是一个难题,难就...
显示全文
麻木与灵敏是一对反义词,神经症在这个时代越发得多了起来,并不是我们时代有了魔力,而是我们自身的免疫力下降了。焦虑源于我们自身,是不成熟的观点,如果我们每个人都能随心所欲,我们还会焦虑明天的太阳是否升起,今夜的月亮是否圆朗吗?
      在乎别人眼中的自己,是一种无形的枷锁,你想突出这层薄若蝉丝的网,却不知自己的体积太大或者力气太小,甚至有种跳出三界外,还在五行中的觉悟,与其鱼死网破,不如做个没有远见的鱼儿,即使认为下一分钟就会与水无缘,那前一秒钟鱼还是自由之身。《庄子》最早探讨过鱼与水的关系,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子非我,安知我之悲,道理是相同的,价值却是迥异的。任何一项事业的成就,不都是建立在一将功成万骨枯。无庸讳言,我们只是这个神奇世界的一颗粒子,有你不对,没你不少,所谓的神经症不都是自作自受吗?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你总觉得自己是痛苦与悲伤的化身,以为别人的每一次呼吸来得是那么自然那么容易,这本身就不公平,别人在你的眼中是异类,你在别人的眼中能是同类吗?人能不能被拯救,至今在心理学界还是一个难题,难就难在拯救的定义及其意义,反正人都是必死的艺术品,救与不救又有什么关系吗?书中的论断是积极的,它指出“不屈不挠追求的人,就不是不可以拯救的”,但是这句话过于乐观,在于我们谁不是不屈不挠呢,从受精卵的形成到求学、到职场,哪一步不是触目惊心,哪一时不是九牛二虎?当然,西方是个人主义盛行的地域,它强调了人的主观能动性,既使肯定了神的存在,也是认为人就神,甚至神还是人的奴仆,相反在东方文明中,我们对于神的感觉总是顶礼膜拜的,哪里有半点造次,固然有阶级或宗教的意味,但是心理学不就是一种认知的研究吗?
      人生而为人,不是因为有四肢,会吃会喝会跑会跳,而在于人有头脑,人总是以认知更多更难的事物为荣,总是在舍弃名与利的过程中得到灵魂的升华!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们时代的神经症人格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们时代的神经症人格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