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楼 迷楼 8.2分

其实是随便写写的几个短评

龙虫并雕斋锁语

读刘以鬯的《露薏莎》

太平洋战争时期的大上海,灯红酒绿西域风情的霞飞路,一夜定情缠绵的交际花舞女与外表风度翩翩实则是个爱国地下党的绅士,绅士落难,重情重义的交际花挺身而出,法国梧桐啊鸡尾酒与威士忌啊……想起大三这个时候应该正好在读徐訏,也是这种套路…爱啊抗战啊都看起来太轻易太儿戏了,打动不了我。

《蟑螂》篇到了六十年代的香港。开头“对窗”的描写与思考很有意思。由一个不得意的文字工作者来领携生命的意义与造物主作弄下的死亡主题。充斥着二元对立的思想。蟑螂、断腿怕死的祖母、三个自杀的陌生人都生生世世相关。恐惧是一切病症的起源,万物为刍狗,恐怕我们都是那只断了腿苦苦挣扎的蟑螂。可怜吗?

篇三《不,不能再分開了》八十年代,上海台灣香港兩岸三地,別離三十載不能再分開了。这一题材是百写不厌。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迷楼的更多书评

推荐迷楼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