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婚姻家族史论》书评

深蓝即是黑
2017-11-02 看过
《宋代婚姻家族史论》是宋史研究专家、四川大学历史系教授张邦炜于2003年出版的论文集,全书的21篇论文包括婚姻、妇女、家庭、皇族四个方面,作者从宋代的婚姻与家族探讨唐宋社会的变化,以便理解唐宋以来社会形态的巨大变革,而不是像很多学者着眼于宋代复杂的政治格局,这对于国内宋代女性史和社会史的研究是十分特别的。张邦炜先生从1960年就致力于宋史的研究,本书所选的论文是从80年代到20世纪初近20年以来的论文,从中也可以看出张邦炜先生对宋史的研究历程。
张邦炜先生自认为不是研究女性史的专家,而是研究唐宋变革的专家,故本书的研究方法是在将宋代的社会状况与唐代相比较辅之以大量的文献材料和统计数据,从而理解宋代社会的变革,且本书纠正了很多对于宋代婚姻与家族错误的看法,提出了很多新的观点。

一、主要观点
第一部分为婚姻。张邦炜先生首先对中国古代传统的婚姻制度做一概括,认为中国传统的婚姻是由家庭之间、男女之间和家庭内部的不平等构成的,这是唐宋婚姻的共性,作者指出传统的婚姻是实际上的“一夫一妻制”,并不是我们认为的“一夫多妻制”,但是需要明确的是,这种“一夫一妻制”是针对女性而言的,法律实际上是限制了女性的权力。唐宋相较,两者并不是纵欲与禁欲的极端,而是渐进的社会变革。
(一)、宋代婚姻不问阀阅。
宋代的婚姻与唐代相比,最大的不同就是宋代士族联姻的衰落,唐代继承魏晋的陈规,严厉禁止士庶通婚,而在宋代士庶通婚实属正常,比起门第,婚姻更看重的是仕途和财富。作者考证了宋代后妃的出身,出身名门者明显比唐代减少。但是这并不是说宋代的婚姻没有等级差别,良贱不婚依旧存在,只是因为唐代后期士族门阀的衰落,才会有士庶之间的通婚。
、宋代婚姻择官为婿。
宋代婚姻不重视家室,而重视官爵,尤其表现在择婿方面,故有“榜下择婿”现象的出现,进士往往是择婿的最好人选,甚至不问对方婚否。作者解释这种对官爵的崇拜是由于宋代官僚政治的兴盛,而唐代士族门阀政治统治时期,进士就没那么炙手可热了。在宋代人们想要当官的愿望如此强烈,而科举成为首选的方法,进士的身价自然水涨船高。但是“尚官”的风气并不是在宋才出现的,唐代就有“榜下择婿”的现象,只是“尚官”与“尚姓”并存而不如世家姓氏对人们的影响深。唐末五代之后,“尚姓”观念减弱,世家大族衰落,以及科举制发展,才造成了宋代对于官爵的崇拜。
、宋代婚姻禁止族际婚、收继婚、异辈婚,提倡中表婚。
学者桑原骘藏和吕思勉都认为唐宋两代允许汉族与其他民族通婚,但是作者纠正为只有唐代是通行的,而宋代禁止藩汉通婚,宋王朝也没有和亲之事,即使是面对辽国的威胁,也认为和亲辱国,而选择增加岁币以保平安。但是同时期的辽、夏、金、元都有族际婚的现象。
收继婚自秦汉就遭到人们的批判,认为这是“乱人伦”的行为,唐代在法律上就严厉禁止收继婚,但是作者认为,现实的情况,收继婚的现象还是很多的,单从统治阶层来看,就不乏这样的事情,所以唐代并没有实际上废止收继婚。宋代却是严格执行了禁止收继婚的法令,社会舆论也对唐朝统治者“乱人伦”的行为大加斥责。但是辽、夏、金、元依旧盛行收继婚。
异辈婚同样为宋代禁止的婚姻,宋代不提倡世婚,这就减少了婚姻中辈分错乱的问题,而唐代对于辈分,从统治者到下层民众,都是非常混乱的。宋代极重辈分观念,异辈婚甚至能作为政治攻击的武器。
但是宋代提倡中表婚,这也是世婚留下来的习俗,但并未像异辈婚那样遭到宋代士大夫的严厉批判,同唐代一样都是大为提倡的。
宋代的婚姻制度对于后世王朝尤其是明清的影响非常深远,这些特征在后世都很好地沿袭了下来。这些婚姻特色有的进步,有的落后,作者认为中表婚是应该被废止的,而族际婚的禁止却是不利于民族的融合。

、少数民族的婚姻制度与宋多有不同。
辽朝、金朝实行世婚,群婚制残留影响很深,存在收继现象。西夏婚姻虽受中原王朝影响很深,但是婚姻还是很自由的。吐蕃有一妻多夫制与僧人娶妻的现象。西南地区有多种婚姻习俗,总体比较开放自由。

、宋代并不是性禁锢的时代。
作者考察了当代学者对于中国古代性观念的看法,普遍认为中国古代史性禁锢的时代,且性学的发展在宋代受到了严厉的禁锢。理学被认为是极大地影响了了两宋的社会风气,作者认为这种说法欠妥,理学成为宋代主导思想已到了宋理宗时期,程颐、朱熹在生前并未大放光彩。对于性观念,宋代其实是纵欲、禁欲、节欲三种思想并立。禁欲主义者不是理学家,而是寻求长生的人,而当时的士大夫普遍认为色欲难以消除。至于朱熹的名言“去人欲,存天理”则是被学者无限地夸大为理学主张禁欲的铁证,但是这里的“人欲”指的是私欲,而不是一切欲望,朱熹主张的,其实是节欲。作者认为宋代的性观念是节欲压倒禁欲、纵欲之说的。
对于宋代性学发展阻滞的观点,作者也是持反对态度的,宋代房中术书籍并没有遭到禁止,性学也是小有发展。
且两宋时期也并未禁娼,不论是士大夫还是权贵,都有嫖娼的现象,惩罚也不严厉。许多雅士名流都以此为乐。这也与宋代社会经济的繁荣有密不可分的关系,虽然宋代的性观念不如唐代开放,但是娼妓行业也并为减少。
同时,宋代出现的僧人娶妻、典雇妻妾等特殊现象都是证明了宋代并非是性禁锢的时代,只是经历唐宋之变,性观念不如以前开放。需要纠正的是,唐代的性观念并不是非常开放,且唐宋之变,并不是社会的退步,而是发展。
本书的第二部分是对女性的研究。其中的几篇论文对宋代女性的贞操问题和女性地位展开了论述。

、宋代女性的贞操观念并不重。
通常认为唐代妇女的贞操观不如宋代那样深重,但是作者考察一系列地方志和人物传记所述,宋代妇女改嫁及三嫁者并不比唐少,《新唐书》和《宋史》中的烈女远比《明史》中少。宋代的法律也允许妇女改嫁,社会舆论也不会多加指责。对于宋代妇女贞操观的认识,又来自于理学家的一句名言“饿死事极少,失节事极大”,理学家虽然谴责妇女再嫁,但是他们并不是首先提出的人,而且同时理学家也谴责男子再娶,可社会并不接受这种说法,实际的做法还是允许女子再嫁的。所以宋代并不是贞操观念鼎盛的时期,

(二)、宋代的女性地位并未骤然降低。
作者反对陈东原先生在60年代提出的宋代妇女地位急转直下的观点,随着近些连来对理学对两宋影响的研究,发现理学对宋代的影响并不那么深远。而女性在宋代也并非没有社会地位,只是很少有人提及,作者归纳宋代的女性在历史上的贡献有四,一为参与政治,宋代垂帘听政的太后多达9位,为历朝最多;二为主持家政;三为发展经济;四为繁荣文化。作者在《宋真宗刘皇后其人其事》中还详细分析了章献太后的政治作为。
而同时期的少数民族,妇女地位也并低,如契丹保留了母系社会痕迹,妇女地位很高,且拥有很多权利,妇女的历史贡献就更大了。

、宋代公主严于家法。

张邦炜先生将宋代的公主与唐代的公主做了对比,发现宋代公主极少干政,驸马难以出任要职,在家庭内严守妇道且生活不像唐代公主那样奢侈,这也是反映了宋代公主在政治上作为很少,为宋代无内朝提供了证据。
第三部分为张邦炜对中国古代家庭问题的一些论述。古代家庭的制度是为了维护家庭中一系列的不平等关系,作者将这些关系划分为四个方面:尊卑长幼,夫主妻从,嫡贵庶贱,亲亲疏疏。这种制度不仅仅作用于家庭,同样也是王朝得以维系的根本。
、宋代社会流动加大。
张邦炜考证宋代盐泉苏氏与仁寿-崇仁虞氏家族,发现两个大族的兴起都是由于教育,但是由于社会流动加大,苏氏兴盛的时间不长久,原因是他们追求的是高官,无官则家族衰落。而长盛不衰的虞氏则重视做学问,比起做官员,更经得起时间考验。
政治、经济和职业上都表现出了社会流动的倾向,宋代官民之间可以靠科举转化,而不是唐代那样士庶有严格的差别,这是因为宋代土地所有权有很强的流动性。
、宋代避亲籍制度有利于政治。
宋代实行的避亲籍制度主要是避免亲属在同一系统的衙门里做官,也避免官员回到家乡做官,以防结党营私,加强中央集权。这对于宋代政治是非常有利的。
第四部分为作者研究两宋皇族的论文,主要集中在内朝问题上。
、宋代“无内乱”
张邦炜认为宋朝国力积弱,但能延续300年之久,与宋代“无内乱”不无关系。宋代的皇亲国戚大多较为安分守己,没有外戚当政也没做出唐代那样篡权夺位的事。但是这并不是说所有的皇亲国戚都没有政治上的诉求,只是他们的愿望难以实现。作者认为是宋代确立的一套针对皇族的制度,才是限制皇族的权力、没有内乱的根本。
(二)、宋代无内朝。
张邦炜看待宋代的内朝问题,认为宋代没有汉唐时期那种由宗室亲信组成的内朝,原因是宋代统治者并未将外戚、后妃、宗室作为分割外朝的工具,外朝多由文官组成,并不被防范,而且外朝自身就有一套防范体系。而宋代因为吸取前代经验,对于后妃、外戚、宦官之祸多加防范,所以宋代无内朝。
二、关键性材料
由于本书时间跨度较大,80年代的论文多受到马恩著作的影响,“封建社会”等词也频频出现。而因为本书研究的是婚姻与妇女问题,所用的文献很多不是来自正史,而是来自于话本和小说,因为正史对于家庭生活的记载并不多。婚姻法律的材料多来自于唐宋刑法。夫妻生活的材料来自于各个人物传记。而对于唐宋之变的问题,张邦炜受到陈寅恪士族观念和内藤湖南“唐宋变革论”的影响非常深,几乎书中每一个社会现象的对比都与唐宋变革与门阀的衰落的有关。
三、史学地位
学术界的宋代女性史研究多以论文为主,而缺乏全面的专著,对中下层妇女的研究也较少。而研究的内容多集中在太后垂帘听政以及女性地位方面。张先生对宋代婚姻以及内朝问题的研究都是独一无二的。
张邦炜先生自己也指出女性史的研究在上世纪早期是为政治服务的,不免会将女性塑造为被压迫的阶级,而张先生在书中对宋代的女性地位有了较为客观的评价,认为宋代女性地位并不是骤然降低。这对于女性史研究方向的转变是非常重要的。从中也可以看出国内的女性史研究在不断地开拓新的领域。
张邦炜也纠正了很多学术界错误的观点,如唐宋藩汉通婚以及理学提倡禁欲等。而且张先生是首次提出宋代无内朝的学者,是这方面研究的先驱者。

评价
张邦炜先生对于宋代婚姻及家族问题的研究是十分深入和透彻的,他以一种动态的方式将宋代的婚姻家族放在唐宋变革的大局之中来解释一系列的社会现象,而不是单纯解读宋代的社会现象,这样就使书中的论述更严密。且张先生在写书时对一些定论的反驳都不是空中楼阁,而是举出了大量的证据,更能让人信服。同时也从中看出国内的女性史研究存在许多问题,这也与女性史作为政治工具有关,而《宋代婚姻家族史论》则是对已经形成的带有偏见的女性史做一修正。且关于宋朝公主和内朝的问题都十分新颖,国内也少有人研究,这对宋朝社会的研究也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同时作者并没有忽略同时期的各个少数民族政权,也对它们的婚姻家族问题做了探讨。从书中能看到作者作为“唐宋变革论”的坚定支持者,并不认为唐宋之变使得中国社会发展倒退。同时作者也多次运用到了土地流转来解释宋代的社会现象。
但是同时也能看到一些问题,80年代的论文普遍采用“封建社会”的定义,但是这种定义并不准确。而且早期的论文做出的概括有些生硬和绝对,如《中国封建时代的家庭制度》。
作者在研究这些问题时,不免还是北宋的内容居多,而南宋的内容较少。上层妇女的研究较多,而下层较少。这些方面都是我们在研究宋代的社会问题时需要改善的。

参考文献
吴其付,卢俊勇:《宋史研究轨迹的映射——<宋代婚姻家族史论>读后》,中华文化论坛,2004年03期。
隆萍萍:《唐宋婚姻的承继与演变》,山东师范大学,2010。
付海妮:《近十余年来宋代女性史研究探述》,《贵州文史丛刊》,2005年04期。
张凤:《近十年来宋代婚姻问题研究探述》,《甘肃联合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7年04期。
吴旭霞:《试论宋代婚姻重科举士人》,《广东社会科学》,1990年01期。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宋代婚姻家族史论的更多书评

推荐宋代婚姻家族史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