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六记 浮生六记 8.9分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阮小wuli
“浮生”取自李白“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意义明了;“六记”则分别指闺房记乐、闲情记趣、坎坷记愁、浪游记快、中山记历、养生记道。据考,后两卷为后人伪作,确实语言风格迥然不同。而前四卷的故事都离不开一个女人——沈复的妻子陈芸。
林语堂称芸娘是中国文学史上最可爱的女人,正是他用英文翻译了《浮生六记》,使之在海外传播。在我看来,在当时的封建背景下,芸娘诚然是可爱的。也因为沈复与陈芸相处的恩爱点滴,才给这本书增添了趣味与光彩,让它区别于一般的文人日常随笔。
 
陈芸是沈复舅舅的女儿,跟沈复同岁而稍长,所以他们算是“姐弟恋”。两人也是青梅竹马,两小无嫌,十三岁时,沈复便向母亲明志“非淑姐不取”。母亲也是爽快,“即脱金约指缔姻”。十四岁时,两人正式结为夫妻。陈芸是传统的贤惠坚韧型女子。
她聪明,没有上过学,但仅仅口授《琵琶行》,即能成诵,后来自学识字,也能吟咏出“秋侵人影瘦,霜染菊花肥”;她坚强,四岁丧父,留下母亲和她姐弟两人,稍长即以女红养家,供弟弟念书;她有情趣,不爱首饰,独爱破书残画,敢女扮男装与丈夫一同游历;她爱丈夫,她敬公婆,识大体,有胸襟……芸娘的好,写也写不完。要说芸...
显示全文
“浮生”取自李白“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意义明了;“六记”则分别指闺房记乐、闲情记趣、坎坷记愁、浪游记快、中山记历、养生记道。据考,后两卷为后人伪作,确实语言风格迥然不同。而前四卷的故事都离不开一个女人——沈复的妻子陈芸。
林语堂称芸娘是中国文学史上最可爱的女人,正是他用英文翻译了《浮生六记》,使之在海外传播。在我看来,在当时的封建背景下,芸娘诚然是可爱的。也因为沈复与陈芸相处的恩爱点滴,才给这本书增添了趣味与光彩,让它区别于一般的文人日常随笔。
 
陈芸是沈复舅舅的女儿,跟沈复同岁而稍长,所以他们算是“姐弟恋”。两人也是青梅竹马,两小无嫌,十三岁时,沈复便向母亲明志“非淑姐不取”。母亲也是爽快,“即脱金约指缔姻”。十四岁时,两人正式结为夫妻。陈芸是传统的贤惠坚韧型女子。
她聪明,没有上过学,但仅仅口授《琵琶行》,即能成诵,后来自学识字,也能吟咏出“秋侵人影瘦,霜染菊花肥”;她坚强,四岁丧父,留下母亲和她姐弟两人,稍长即以女红养家,供弟弟念书;她有情趣,不爱首饰,独爱破书残画,敢女扮男装与丈夫一同游历;她爱丈夫,她敬公婆,识大体,有胸襟……芸娘的好,写也写不完。要说芸娘的不好,可能只是太过纵容丈夫,还有封建时期妇女局限性的迂腐。

“闺房记乐”、“闲情记趣”两卷,尽是夫妻二人的恩爱日常。婚前,两人有少年人惯常的羞涩恋爱,芸娘堂姐出阁,沈复去送亲,夜半归来枵腹难当,芸娘偷藏了暖粥小菜,被堂兄撞破,一时赧然。尚未过门就如此藏着小心思体恤夫婿,煞是可爱。刚结婚之后,也有新婚夫妇的小清新爱恋,“暗于案下握其腕,暖尖滑腻,胸中不觉怦怦作跳”。再后来,相互之间也可以讲一讲荤段子,沈复出完水痘,调笑芸娘,“今我光鲜无恙,姊可从此开戒否”。
最为难能可贵的是,二人“鸿案相庄廿有三年,年愈久而情愈密”。要诀大概在于,二人癖好相同,且芸娘善于体察,二人相得其乐。芸娘可伴沈复课书论古,品评花月,她对于古文有自己的见解,能跟沈复纵论古今大家;虽然古代对妇女出门多有限制,芸娘尽力积极陪伴丈夫出门游历,甚至为了逛庙会女扮男装,还互诺来世互换性别相伴相随;沈复爱作盆景插花,芸娘便用技巧帮忙布置,沈复与朋友品论诗画,芸娘便刺绣为其筹措酒资。
但是让我可笑的是,芸娘数次想为沈复纳小妾:笑挽素云置余怀,曰,请君摸索畅怀;痴心物色憨园,但最终不果,甚至遗恨终生;建议沈复,女伶中有兰官者,端庄可取。有人解读她这一行为,是“迫切需要一名妾来确认自己妻的身份”。我倒觉得不过是当时情境,男人三妻四妾十分正常,陈芸也只不过是想尽人妻之责吧。

到了“坎坷记愁”,急转直下,眷侣生活的甜蜜就再也掩盖不了现实生活的窘困了。知书达理、温柔得体的贤妇因为各种隐忍、误会招致公婆嫌弃。最初,陈芸本奉公公之命,替婆婆代笔家书,可是后来家里有人说闲话,婆婆便疑心陈芸叙事不当,不让代笔,公公反倒误会以为媳妇不屑,大怒。陈芸为了掩护婆婆,愣是不做辩解。而后,陈芸替在外做官的公公谋求小妾,欺瞒了婆婆而后被发现,于是也失去了婆婆的支持。然而真正让这对夫妇失去家中地位,及至远离家门的事,在于小叔,沈复弟弟沈启堂。小叔子要向邻家借钱,找不着哥哥,强要嫂子作保。后邻家来索债,此事引发沈父不满,且沈父极为偏心,认为是芸背地里向人借债,还诬陷小叔子,因此把沈复赶出家门,不认这个儿子。此处看的我十分惊心,明明是一个好媳妇,因三三两两小事处置不当,就被抹去了所有德行,落得如此不招待见。
两年之后,沈复的爹才弄清原委,到沈复夫妇寄居的友人家中乞求团圆。本是皆大欢喜,可是此时陈芸向来赏识的小女子姚憨园,找到了更大的金主,就背弃承诺离去了。此事对陈芸打击很大,且触发了夙疾,从此一蹶不振,直至香消玉殒。

可是纵观全书,沈复一直在做的事只是,凭着父亲的庇荫在各个府寮上当幕客,或是辗转于好友之间四处游历,再就是后来因家中变故被逐出家门,凄惨流浪。最后,丧妻丧子,女儿早嫁作童养媳;父亲离世,家产为弟弟夺去,孤身落脚小庙。可以说,沈复是有胸怀与才情的,也能靠卖画维持生计,可单论文笔,《浮生六记》并无太多过人之处;沈复也有一个好的出身,得以十九岁入幕,辗转游历;沈复是深情的,从其描述来看,陈芸并不美貌,他能多年如一日与陈芸相敬如宾、恩爱愈深且拒绝陈芸为他纳妾;沈复是有情趣的,插画、栽盆景,登高探险。不过我纳闷的是,他居然没有参加科举,否则可能也会有所成就。
这个男人玩起来似乎样样精通,却不会处事,不能成家立业,不能给妻子儿女一份安定。妻子需要做女红维持生计,陪他潇洒风流;儿女在大家庭里忍气吞声,低人一等。纵然有趣有才又作何用呢?这就是沈复的可恨之处。

没来由地想起另外两对,《陆犯焉识》的陆焉识和冯婉喻,《活着》的福贵和家珍。从爱情的角度来看,陈芸是幸福的,至少她和沈复是相爱的;婉喻在年轻美好之时被焉识嫌弃,经历了漫长的等待,焉识醒悟,她却不再知人事;家珍起初也是有爱情的,福贵的挥霍与被抓壮丁让她绝望,好在她等到了福贵回来。可是这些坚毅的、温柔的女性,无一不经受了生活的磨难。这才是天妒红颜吧。
芸娘毕生所求,不过“他年当与君卜筑于此,买饶屋菜园十亩,课仆妪,植瓜蔬,以供薪水。君画我绣,以为持酒之需。布衣菜饭,可乐终身,不必作远游计也。”
完。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浮生六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浮生六记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