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智慧

艾伦
人生的智慧
——阿图尔•叔本华
骑士荣誉
骑士荣誉在叔本华看来是一种既无用又愚蠢至极的思想,它蛊惑人们相信强拳既公理,不管因为什么原因甚至只是一巴掌都会引出上帝的裁决,也就是看谁舞刀弄枪更擅长而已。野蛮的人将智者拉到他们的水平线上,然后用经验打败后者,这是野蛮人最聪明的发明。骑士精神和性病让新时代的人们更严肃、低沉、阴郁,人们为了不说错话而冥思苦想,医学抵抗性病,哲学消灭骑士精神。
痛苦,幸福,无聊
幸福是虚幻的,痛苦才是真实的,幸福是否定性质的,而痛苦是肯定的,愚蠢的人穷其一生追寻欢愉,到最后才发现自己被骗了,因为所有的快感愉悦都是虚幻的,智者则千方百计的躲避祸害,幸福与否取决于你躲避了灾祸而不是得到了欢愉,没有痛苦的状态才是真正的、最大的幸福。如果一个人试图摆脱某种祸害,那他总是清楚地知道自己的目的;但如果一个人总想着得到比自己已经拥有的更好的东西,那他就是相当盲目的。
头脑思想狭隘的人容易受到无聊的侵袭,其原因就是他们的智力纯粹服务于他们的意欲,是意欲的工具。如果诱发意欲的动因暂时没有出现,那么,意欲就休息了,智力也就放假了,因为这些人的智力和意欲差不多,都不会...
显示全文
人生的智慧
——阿图尔•叔本华
骑士荣誉
骑士荣誉在叔本华看来是一种既无用又愚蠢至极的思想,它蛊惑人们相信强拳既公理,不管因为什么原因甚至只是一巴掌都会引出上帝的裁决,也就是看谁舞刀弄枪更擅长而已。野蛮的人将智者拉到他们的水平线上,然后用经验打败后者,这是野蛮人最聪明的发明。骑士精神和性病让新时代的人们更严肃、低沉、阴郁,人们为了不说错话而冥思苦想,医学抵抗性病,哲学消灭骑士精神。
痛苦,幸福,无聊
幸福是虚幻的,痛苦才是真实的,幸福是否定性质的,而痛苦是肯定的,愚蠢的人穷其一生追寻欢愉,到最后才发现自己被骗了,因为所有的快感愉悦都是虚幻的,智者则千方百计的躲避祸害,幸福与否取决于你躲避了灾祸而不是得到了欢愉,没有痛苦的状态才是真正的、最大的幸福。如果一个人试图摆脱某种祸害,那他总是清楚地知道自己的目的;但如果一个人总想着得到比自己已经拥有的更好的东西,那他就是相当盲目的。
头脑思想狭隘的人容易受到无聊的侵袭,其原因就是他们的智力纯粹服务于他们的意欲,是意欲的工具。如果诱发意欲的动因暂时没有出现,那么,意欲就休息了,智力也就放假了,因为这些人的智力和意欲差不多,都不会自动活动起来。这样,人身上的所有力量可怕地迂滞静止,这也就是无聊。为了应付无聊,人们就为意欲找出一些琐碎、微小、随意和暂时的动因,以图刺激意欲,并以此激活智力——因为智力的任务本来就是理解、把握动因。
孤独,庸俗
人生来并不是孑然一身的,因为我们不是亚当,我们有父母兄弟姐妹,我们起初是害怕孤独的,小时候怕独处,青年喜欢聚会,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会发现人生的幸福并不主要取自于旁人而是来自于自身,所以精神思想丰富的人更喜欢独处,因为他自身完全足够填满他的世界,而平庸的人却需要聚集起来才能达到,当然这也不失于一种方法,只是太悲哀。由此可知,喜爱孤独并不是源于生命之初,而是间接的在思想中形成,这过程中免不了要抗拒与人接触的欲望。
礼貌
保持礼貌就等于我们订下一条闭嘴保持沉默的协议:我们都将互相忽略和避免责备对方在道德上和智力上的缺陷。这样一来,我们的缺陷就不会轻易暴露出来,这对大家彼此都有好处。保持礼貌是一种明智的做法,因此,不礼貌的言行就是愚蠢的。
事物
事物存在既有外在表象的客体,也具有本质存在的主体。童年时期人们主要是认知,事物都以其表象存在,而表象的事物是令人愉快的,这也解释了童年期和青年期对生活的渴望也都是来自于此。人们关注与单一事物,并从单一事物总结出这一类事物从而了解事物的本质,把握生活的基本典型,但这种情况逐年减弱,正因为这样,事物在年轻时候所留下的印象与在年老时候我们所感受的印象有着巨大的差别。所以童年期的快乐是因为认知活动远胜于意欲活动。直到事物以主体存在,或者说存在于意欲中时,都是悲伤痛苦的。引用作者话:一切事物在被观照时都是愉悦的,但在具体存在时,却是可怕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人生的智慧的更多书评

推荐人生的智慧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