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輶纪行 康輶纪行 评价人数不足

大渡河怀古

巨木
(非书评,刊发于2017年9月《世界遗产地理》)

撰文/渠魁

13根粗大的铁链固定在大渡河两岸桥台的落井里,其中9根作底链,上面铺设厚实的木板,4根分两侧作扶手。13根铁链共有12164个铁环相扣,据说全桥的铁件重就达40余吨。这座长103米,宽3米的桥梁就是闻名于世的泸定铁索桥。
虽然早就耳闻这座铁索桥的赫赫威名,可是当我走近这座铁索桥的时候,依然还是被在这水势深险而急的环境下架设起的铁索桥震撼住了。清代史学家姚莹曾过此桥,他在《康輶纪行》中留下这样的诗句:“涐水真如激矢行,砰訇终古不平鸣。九龙铁绠腾空势,万马洪流动地声。”自清以来,此桥为四川入藏的重要通道和军事要津,更兼桥头堡两岸为木结构古建筑,风貌之独特也系国内少有,所以大渡河上的铁索桥自它建成伊始就带有一种坐标意义。
而事实上,这样的铁索桥,周边区域还有好几座。其中就有架设于大渡河上的石棉铁索桥,曾经荥经县东门外也有这样的铁索桥,规制宏伟,可与泸定铁索桥相媲美,可惜毁于民国时的一场洪水。我们此行,在去康定市的途中看到,在大渡河上正在建设的雅康高速兴康特大桥(所谓“川藏第一桥”)可谓又是一例。
当地人擅长架桥,不过让铁索桥名扬天下...
显示全文
(非书评,刊发于2017年9月《世界遗产地理》)

撰文/渠魁

13根粗大的铁链固定在大渡河两岸桥台的落井里,其中9根作底链,上面铺设厚实的木板,4根分两侧作扶手。13根铁链共有12164个铁环相扣,据说全桥的铁件重就达40余吨。这座长103米,宽3米的桥梁就是闻名于世的泸定铁索桥。
虽然早就耳闻这座铁索桥的赫赫威名,可是当我走近这座铁索桥的时候,依然还是被在这水势深险而急的环境下架设起的铁索桥震撼住了。清代史学家姚莹曾过此桥,他在《康輶纪行》中留下这样的诗句:“涐水真如激矢行,砰訇终古不平鸣。九龙铁绠腾空势,万马洪流动地声。”自清以来,此桥为四川入藏的重要通道和军事要津,更兼桥头堡两岸为木结构古建筑,风貌之独特也系国内少有,所以大渡河上的铁索桥自它建成伊始就带有一种坐标意义。
而事实上,这样的铁索桥,周边区域还有好几座。其中就有架设于大渡河上的石棉铁索桥,曾经荥经县东门外也有这样的铁索桥,规制宏伟,可与泸定铁索桥相媲美,可惜毁于民国时的一场洪水。我们此行,在去康定市的途中看到,在大渡河上正在建设的雅康高速兴康特大桥(所谓“川藏第一桥”)可谓又是一例。
当地人擅长架桥,不过让铁索桥名扬天下的却并不是桥本身,而是两次两支部队的渡河。
历史就这样的有趣,第一次它所铭记的是一位渡河失败部队的统帅,第二次它记下的是一支成功渡河的北上之师。
渡河失败的那位统帅叫石达开。
1863年5月,石达开率兵数万,由滇渡江。4日抵达安顺场,三次强渡大渡河失利后,面对伤痕累累、粮草断绝的六千残部,四面袭来的清军,更有暴雨突至,大渡河、松林河暴涨的水面,石达开绝望了。他于6月11日率残部退到老鸦漩河段的石儿山下。石儿山,也就成为石达开与将士们诀别的地方。
此次甘孜州之行,我们多次穿行大渡河。每临大渡河岸,巨大的轰鸣声就如同置身于大机器厂房之间一样(听当地人说,今年大渡河的水位下降了不少)。曾经,美国卡特总统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布热津斯基在走访大渡河后,在美国的《生活》杂志上发表文字这样写道:“这条河水深莫测,奔腾不训,加上汹涌翻腾的漩涡,时时显露出河底参差狰狞的礁石,令人触目惊心,不寒而栗;有几处,河水还以异常的速度倒流回环。”
这样的描述几乎可以一字不改地拿来形容我们此行的观感,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如此险境显然不会吓退置于死地而后生的红军部队。当1935年部队至此,一位90多岁的老秀才宋大顺给红军念了一首诗:“前有大渡河天险阻拦,右有唐军门雄狮百万,左有松林河铁索斩断,后有铁寨子倮倮把关。”这位饱经岁月的老人曾经目睹石达开的覆灭,大约他实在不想在目睹另一支部队再次在此折戟沉沙。
历史在同一个地方发生了相同的事情,只是这一次,历史发生了转向。这位老人错了。
和这位老人犯了同样错误的还有把红军比作石达开的蒋介石,他一直妄图像清军成功围堵石达开一样,也把红军成功消灭在大渡河岸边。
作为后来者,我们当然知道大渡河见证了一次惊心动魄、漫长两小时的“飞夺泸定桥”。“大渡桥横铁索寒”,为此次壮烈的渡河,政治家留下了这样悲壮的诗句。
就在石达开强渡之地下游四百米的地方,72年后,这里成为“红军渡”。
而离安顺场120公里左右的泸定铁索桥,也在72年后,成就了红军的赫赫威名。如今这里都成为当地最为知名的旅游景区。
我小心翼翼地踏上这铁索桥上的木板,颤颤巍巍地向对岸迈进,脚下就是诗人笔下万马洪流的大渡河水。而今,铁索桥上,游人如织,不时有人把着作为栏杆的铁链留影纪念。
或许是初次走在这样摇晃不已的桥上,一开始我还只是走在中央,慢慢地踱步向前,当我终于理解这座铁索桥虽险,却并不危的时候,也便放下了内心的恐惧,加快了步伐,大约不到两分钟便过了这天堑。
泸定县是我们穿行甘孜州的第一站,在这座海拔并不高的小城,我们算是粗粗领略到了高原阳光的热烈;也先睹甘孜州如水墨一般渲染得淡雅的层峦叠嶂。
越野车沿着大渡河快速前行,我靠着车窗,看着外面流动的景物,巨大的轰鸣声不断地从这古老的河面掠过,始终在占据着我的思绪。我想,这从远古而来的大渡河,大约是如根系流动的树液,将引领着我找到她粗壮的树干,还有这茂盛的枝叶。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康輶纪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