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生缘 半生缘 8.6分

既有十八春 惶谓半生缘

JJ林俊杰
2017-11-01 14:09:31

满纸的十八年儿女情长,终归只有半生的缘份,

不记得能不能说是读过的最美的爱情故事,但至少是之一了

我可喜欢我们小时候的日历 礼拜天是红的 礼拜六是绿的 一撕撕到礼拜六 这一天 看见那碧绿的字 心里真高兴 礼拜天虽然是红色的 已经有点夕阳无限好了

诚然,诚然

那天晚上世钧推说写家信 一直避免和叔惠说话 叔惠见他老是坐在台灯底下 对着纸发愣 还当他是因为家庭纠纷的缘故 所以心事重重

哈哈哈哈

非但不感到恐怖 而且有一点销魂荡魄 可见人和人的观点之间是有着多么大的差别

她便笑到 我来给你理一理 不要让你家里人说你连箱子都不会理 更不放心让你一个人在外面了 他坐在旁边 看着他的衬衫 领带 袜子 一样一样经过她的手 她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曼桢有些地方很奇怪 羞涩起来很羞涩 天真起来又很天真 而她并不是一个一味怕羞的人 她这种矛盾的地方 实在是很费解

同感 同感

这一个问句听上去异常耳熟 是曼桢连问过两回的 一想起曼桢 他陡然觉得寂寞起来 在这雨丝丝的夜里 坐在这一颠一颠的潮湿的马车上 他这故乡好像变成异乡了

翠芝觉的很意外 猛然回过身来向他呆望着 叔惠见她脸

...
显示全文

满纸的十八年儿女情长,终归只有半生的缘份,

不记得能不能说是读过的最美的爱情故事,但至少是之一了

我可喜欢我们小时候的日历 礼拜天是红的 礼拜六是绿的 一撕撕到礼拜六 这一天 看见那碧绿的字 心里真高兴 礼拜天虽然是红色的 已经有点夕阳无限好了

诚然,诚然

那天晚上世钧推说写家信 一直避免和叔惠说话 叔惠见他老是坐在台灯底下 对着纸发愣 还当他是因为家庭纠纷的缘故 所以心事重重

哈哈哈哈

非但不感到恐怖 而且有一点销魂荡魄 可见人和人的观点之间是有着多么大的差别

她便笑到 我来给你理一理 不要让你家里人说你连箱子都不会理 更不放心让你一个人在外面了 他坐在旁边 看着他的衬衫 领带 袜子 一样一样经过她的手 她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曼桢有些地方很奇怪 羞涩起来很羞涩 天真起来又很天真 而她并不是一个一味怕羞的人 她这种矛盾的地方 实在是很费解

同感 同感

这一个问句听上去异常耳熟 是曼桢连问过两回的 一想起曼桢 他陡然觉得寂寞起来 在这雨丝丝的夜里 坐在这一颠一颠的潮湿的马车上 他这故乡好像变成异乡了

翠芝觉的很意外 猛然回过身来向他呆望着 叔惠见她脸上竟是泪痕狼藉 也呆住了 一时竟忘了他要说什么话

他懊悔刚才没有能够把话说的明白一点 可以得到一个比较明白的答复 他一直总以为曼桢跟他很好 但是她对他表示好感的地方 现在一样一样想起来 都觉得不足为凭 或者是出于友谊 或者仅仅是她的天真

是前段时间里顶相同的感受了

那一个年纪的小孩好像还是部落时代野蛮人的心理 家族观念很强烈

世钧在房间里踱来踱去 走过她身边 很想俯下身来在他颈项上吻一下

曼桢也没说什么 在半黑暗中 只听见她噗嗤一笑 世钧直到这时候方才放了心

世钧想吻她 被她把脸一偏 只吻到她的头发 他觉的她在颤抖着 他说 你冷么 她摇摇头

"他只管催她走,可忘了放掉她的手,所以她走不了两步路,又被拉回来了,两人都笑起来了

月亮渐渐高了,月光照在地上。远处有一辆黄包车经过,摇曳的车灯吱吱轧轧响着,使人想起更深夜静的时候,风吹着秋千索的幽冷的声音 待会儿无论如何要吻她

他回想到曼桢那些矛盾的地方,她本来是一个很世故的人,有时候又显得那样天真,有时候又那样羞涩得过分。他想道:"也许只是因为她……非常喜欢我的缘故么?"他不禁心旌摇摇起来了

这是他第一次对一个姑娘表示他爱她。他所爱的人刚巧也爱他,这也是第一次。他所爱的人也爱他,想必也是极普通的事情,但是对于身当其境的人,却好象是千载难逢的巧合。世钧常常听见人家说起某人怎样怎样"闹恋爱",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别人那些事情从来不使他联想到他和曼桢。他相信他和曼桢的事情跟别人的都不一样。跟他自己一生中发生过的一切事情也都不一样

这几篇的个中滋味确是妙不可言了

"她竭力把那种荒唐的思想打发走了,然而她知道它还是要回来的,像一个黑影,一只野兽的黑影,它来过一次就认识路了,咻咻地嗅着认着路,又要找到她这儿来了

奇葩了

她近来觉得,老是两个人腻在一起,热度一天天往上涨,总有一天他们会不顾一切,提前结婚了,而她不愿意这样,所以很欢迎有第三者和他们在一起

还可以有这样的观点

豫瑾本来在那里猜测着,她和她这姓沈的同事的友谊不知道到了什么程度,现在可以知道了。他有点爽然若失,觉得自己真是傻,见面才几天工夫,就容许自己这样胡思乱想起来,其实人家早有了爱人

插不了足的第三者

孩子们向来是喜欢换新鲜的,从前世钧教他们骑脚踏车的时候,他们和世钧非常亲近,现在有了豫瑾,对他就冷淡了许多

怎么都总结的这么到位

他发现她的志趣跟一般人也两样。她真是充满了朝气的。现在他甚至于有这样一个感想,和她比较起来,她姊姊只是一个梦幻似的美丽的影子了

写的其实并没有多特别 但就是形容提点的很有味道

"这些话,他本来预备等到临走那天对曼桢说,如果被她拒绝了,正好一走了之,被拒绝之后仍旧住在她家里,天天见面,那一定很痛苦

民国人所见也有略同

"倒是这不相干的老妈子,还有这种人情上的温暖,相形之下,世钧心里更觉得一阵凄凉。他朝她笑了笑,便推开后门,向萧萧夜雨中走去

壮士

这一天,他也只简单地和她说:"今天晚上出去吃饭好么,就在离杨家不远那个咖啡馆里,吃了饭你上他们那儿教书也挺方便的

"世钧正是觉得她的喉咙略带一些沙音,却另有一种凄清的妩媚之致。他于是就答应了到她家里来吃饭

虽然故事真的是波澜不惊 伏笔线路迂回的也长 很儿女情长 但言谈都好温柔 颇有可观赏性

"世钧今天就住在这儿吧

但是在这里,因为他是沈某人的儿子,大家都捧着他,办起事来特别觉得顺手,心里当然也很痛快

中年以后的人常有这种寂寞之感,觉得睁开眼来,全是倚靠他的人,而没有一个人是可以倚靠的,连一个可以商量商量的人都没有。所以他对世钧特别倚重了

本来那样盼望着曼桢的信,现在他简直有点怕看见她的信了

写的不是很直白 却的确悄怆 予人莫名其妙的苍凉感

句子太细腻 的确是有一股掩盖不住的凄惶意思

隐隐有喇叭声顺着风吹过来。在那淡淡的下午的阳光下听到军营的号声,分外觉得荒凉

淡淡的下午的阳光 好熟的词句

我还是比较喜欢红宝石,尤其是宝石粉做的那一种。"世钧不禁笑了起来

呵呵呵呵

许家少爷说话真有意思──又能干,又活泼,一点也没有现在这般年轻人的习气

仍然是呵呵呵呵

她说我这个人聪明起来比谁都聪明,胡涂起来又比谁都胡涂。"世钧听到这里,不由得诧异地抬了抬眉毛。他从来没想到一鹏"聪明起来比谁都聪明

真的过誉了

"天色苍苍的,风很紧,爬到山顶上,他们坐在那里谈了半天。说的都是些不相干的话,但是大家心里或者都有这样一个感想,想不到今日之下,还能够见这样一面,所以都舍不得说走,一直到天快黑了才下山去。那一段路很不好走,上来了简直没法下去,后来还是他拉了她一把,才下去的。本来可以顺手就吻她一下,也确实的想这样做,但是并没有。因为他已经觉得太对不起她了。那天他的态度,却是可以问心无愧的。可真没想到,她马上回去就和一鹏毁约了,好象她忽然之间一刻也不能忍耐了

这便是青年人的青春了

"她突然勾起了满腔醋意,竟忘记了其它的一切

多少仇恨都溶于此间了

她的贞操观念当然和从前的女人有些不同,她并不觉得她有什么愧对世钧的地方

他走出这家店铺,在马路上茫然的走着,淡淡的斜阳照在地上,他觉得世界之大,他竟没有一个地方可去似的。

半本半生缘翻过 高潮迭起 实在是称得上可怖的一样故事

这次那看堂的却看见了他,他从小屋里迎了出来,向世钧点点头笑笑。世钧从前常常给他钱的,因为常常在顾家谈到很晚才走,-堂口的铁门已经拉上了,要惊动看-堂的替他开铁门

人面自行高低

他是伴郎,照理应当和新郎新娘同席,但是因为他善于应酬,要借重他招待客人,所以把他安插在另外一桌上。他们那一桌上也许因为有他,特别热闹,闹酒闹得很凶

叔惠还是很典型的中国酒桌人

他在她耳边喃喃地说着安慰她的话,其实他自己心里也和她一样的茫茫无主。他觉得他们像两个闯了祸的小孩

新派人也会被封建不知不觉的自我束缚

曼桢本来可以趁此就提起她预备告诉他的那些事情,她看见豫瑾这样热心,一听见说她住在这里,连夜就冒雨来看她,可见他对她的友情是始终如一的,她更加决定了要把一切都告诉他

豫瑾仍旧很珍惜地把那些书一本本都擦干了,因为他想起从前住在曼桢家里的时候,晚上被隔壁的无线电吵得睡不着觉,她怎样借书给他看。那时候要不是因为沉世钧,他们现在的情形也许很两样吧?

读书也是仗义人

她究竟涉世未深,她不知道往往越是残暴的人越是怯懦,越是在得意的时候横行不法的人,越是禁不起一点挫折,立刻就矮了一截子,露出一副可怜的脸相

人如其业 投机,投机

曼璐从前曾经一再地向她说,鸿才对她始终是非常敬爱,他总认为她是和任何女人都两样的,他只是一时神志不清做下犯罪的事情,也是因为爱得她太厉害的缘故。像这一类的话,在一个女人听来是很容易相信的,恐怕没有一个女人是例外。曼桢当时听了虽然没有什么反应,曼璐这些话终究并不是白说的

到底女作家最懂女人心?

他只能恳切地对她说:"我又不在此地,你明天常常给我写信好不好?说老实话,我看你现在这样,我倒是真有点不放心。"他越是这样关切,曼桢倒反而一阵心酸,再也止不住自己,顿时泪如雨下。豫瑾望着她,倒呆住了,半晌,方才微笑道:"都是我不好,不要说这些了。"曼桢忽然冲口而出地说:"不,我是要告诉你──"说到这里,又噎住了

高潮了 看的泪眼婆娑了

当初她相信世钧是确实爱她的,他那种爱也应当是能够持久的,然而结果并不是。所以她现在对世界上任何事物都没有确切的信念,觉得无一不是渺茫的

好像也的确如此

从前因为她总好象是可望而不可即的,想了她好两年了,就连到手以后,也还觉得恍恍惚惚的,从来没有觉得他是占有了她。她一旦嫁了他,日子长了,当然也就没有什么稀罕了,甚至于觉得他是上了当,就像一碗素虾仁,看着是虾仁,其实是洋山芋做的,木木的一点滋味也没有

声色犬马的贴切

淡墨色的天光,一阵阵的凉风吹上身来,别处一定有地方在那里下雨了。这两天她常常想起世钧。想到他,就使她想起她自己年轻的时候。那时候她天天晚上出去教书,世钧送她去,也就是这样在马路上走着。那两个人彷佛离她这样近,只要伸出手去就可以碰到,有时候觉得那风吹着他们的衣角,就飘拂到她身上来。彷佛就在她旁边,但是中间已经隔着一重山了

最是深情留不住 山重水阔再无路

她说到这里,不禁有一种寂寞之感,儿女们有什么话是从来不肯告诉她的

莫名的忧意

在楼梯上走着,她忽然把头靠在他身上,柔声道:"世钧

什么叫做女性的温柔

翠芝总觉得他对她也不过如此,所以她的结论是他这人天生的一种温吞水脾气。世钧自己也是这样想。但是他现在又想,也许他比他意想中较为热情一些,要不然那时候怎么跟曼桢那么好?那样的恋爱大概一个人一辈子只能有一回吧?也许一辈子有一回也够了

那样的恋爱,可真美啊

"世钧:

现在是夜里,家里的人都睡了,静极了,只听见弟弟他们买来的蟋蟀的鸣声。这两天天气已经冷起来了,你这次走得这样匆忙,冬天的衣服一定没有带去吧?我想你对这些事情向来马马虎虎,冷了也不会想到加衣裳的。我也不知怎么老是惦记着这些,自己也嫌-唆。随便看见什么,或是听见别人说一句什么话,完全不相干的,我脑子里会马上转几个弯,立刻就想到你。

昨天到叔惠家里去了一趟,我也知道他不会在家的,我就是想去看看他父亲母亲,因为你一直跟他们住在一起的,我很希望他们会讲起你。叔惠的母亲说了好些关于你的事,都是我不知道的。她说你从前比现在还要瘦,又说起你在学校里的一些琐事。我听她说着这些话,我真觉得安慰,因为你走了有些时了我就有点恐惧起来了,无缘无故的。世钧,我要你知道,这世界上有一个人是永远等着你的,不管是什么时候,不管在什么地方,反正你知道,总有这么个人。"

世钧看到最后几句,就好象她正对着他说话似的。隔着悠悠岁月,还可以听见她的声音。他想着:"难道她还在那里等着我吗?"

"到这里忽然戛然而止,下面空着小半张信纸,没有署名也没有月日。他想起来了,这就是他那次从南京回来,到她的办公室去找她,她正在那里写信给他,所以只写了一半就没写下去。他忽然觉得从前的事一桩桩一件件如在目前,和曼桢自从认识以来的经过,全都想起来了。第一次遇见她,那还是哪一年的事?算起来倒已经有十四年了!──可不是十四年了

真是最美的情书啊 金风玉露一相逢 真胜却人间无数

她向世钧笑道:"嗳哟,看不出你倒还有这么大的本事,叫人家这样着迷

电话里面可以听见那边的汽车喇叭声,朦胧的远远的两声"波波,听上去有一种如梦之感

那就要问世间情为何物了

倒听见曼桢笑着说:"咦,世钧也来了!"声调轻快得异样

好淡却好传神

到了后门口,叔惠的妹妹又还赶出来相送。她在少女时代就知道他们是一对恋人,现在又看见他们双双的走了

然而过去和现在撞在一起的时候 总是今非昔比的

他拨了号码,在昏黄的灯下远远的望着曼桢,听见翠芝的声音,恍如隔世。窗里望出去只看见一片苍茫的马路,沙沙的汽车声来往得更勤了。大玻璃窗上装着霓虹灯青莲色的光管,背面看不出是什么字,甚至于不知道是哪一国的文字,也不知道身在何方

这么远 又那么近

从前有一个时期他天天从厂里送她回家去,她家里人知趣,都不进房来,她一脱大衣他就吻她

曼桢半晌方道:"世钧,我们回不去了。"他知道这是真话,听见了也还是一样震动。她的头已经在他肩膀上。他抱着她。

她终于往后让了让,好看得见他,看了一会又吻他的脸,吻他耳底下那点暖意,再退后望着他,又半晌方道:"世钧,你幸福吗?

现在真在那儿讲给他听了,是用最平淡的口吻,因为已经是那么些年前的事了

以十八春的东北桥段和文工团剧情 简直就是败笔 而且细节的描写也改了不少 比不了半生缘的原篇 只能当作一个多余的延伸,番外的补充来看,但duin这个莫名的为政治需要而去改写增添的生硬内容实在感到发笑,似乎是一个第二三流的结局似的

而且遣词造句水准感觉完全low了一个档次 浅薄了许多 都不像是张爱玲的手笔了

但是居然十八春是写在半生缘的前面 半生缘才是改编的 但是明明就觉得十八春的结尾和前面的文字有点格格不入的意思 半生缘的结局文笔读来才是一脉相承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半生缘的更多书评

推荐半生缘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