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城記 傷城記 评价人数不足

【第三十二頁書】張家偉《傷城記》

namik_ercan

《傷城記》的名字乍看像劉偉強或者杜琪峰執導的電影,眼前自然而然地浮現起刀光劍影的黑道江湖、腥風血雨的警匪戰場。然而,這本書的副標題“67年那些事”分明告訴了你,書裡面講述的都是真真切切地發生在1967年的事情,不是藝術創作的山雞、包皮、浩南哥和洪興社,但要說到暴力和恐怖程度,現實卻又比電影橋段有過之而無不及,真可謂是“慘象,已使我目不忍視了;流言,尤使我耳不忍聞”。

張家偉《傷城記》(2012)火石文化

弔詭的是,在香港近代史上重要性不亞於省港大罷工、大逃港,甚至不亞於《南京條約》的這一事件,儘管發生的年代距離現在是最切近的,但在諸多官方編纂的“正史”之中卻是曝光率最低的,它總是被有意無意地被忽視,不管是當年的殖民地政府,還是現在的特區政府。

這讓我想起了充滿傳奇色彩的“滿洲國”,隨著日本戰敗,國民政府收復東三省,在其後的大半個世紀裡,...

显示全文

《傷城記》的名字乍看像劉偉強或者杜琪峰執導的電影,眼前自然而然地浮現起刀光劍影的黑道江湖、腥風血雨的警匪戰場。然而,這本書的副標題“67年那些事”分明告訴了你,書裡面講述的都是真真切切地發生在1967年的事情,不是藝術創作的山雞、包皮、浩南哥和洪興社,但要說到暴力和恐怖程度,現實卻又比電影橋段有過之而無不及,真可謂是“慘象,已使我目不忍視了;流言,尤使我耳不忍聞”。

張家偉《傷城記》(2012)火石文化

弔詭的是,在香港近代史上重要性不亞於省港大罷工、大逃港,甚至不亞於《南京條約》的這一事件,儘管發生的年代距離現在是最切近的,但在諸多官方編纂的“正史”之中卻是曝光率最低的,它總是被有意無意地被忽視,不管是當年的殖民地政府,還是現在的特區政府。

這讓我想起了充滿傳奇色彩的“滿洲國”,隨著日本戰敗,國民政府收復東三省,在其後的大半個世紀裡,不管對於日本,還是國民黨,抑或共產黨,甚至是蘇聯和美國,“滿洲國”似乎都成了一個諱莫如深的禁忌,研究它的史料少之又少,不過,“南滿洲鐵道株式會社”(即是“滿鐵”)、“株式會社滿洲映畫協會”(即是“滿映”)這些機構又是確鑿地存在過——且勿論初衷是罪惡的“以戰養戰”和“皇民化教育”,誰也不能否定它們遺留下的公共設施,或是藝術作品影響至今。

位於大連的“滿鐵”總部

由於各方的遮遮掩掩,“六七暴動”有很多疑團至今還未能解開。我嘗試以比較中立的語言來描述其經過,新蒲崗人造花工廠的工人因為資方扣減獎金而爆發罷工,其後左派人士受國內“文化大革命”思想所鼓動,把工潮擴大化,上升為“解放香港”的政治運動。為了穩定市面,殖民地政府出動防暴隊鎮壓暴動,雙方衝突不斷升級,情況漸趨失控。

例如左派在大街小巷放置寫著“同胞勿近”的土製炸彈,當中有些是真的,有些是假的。由於這些真假莫辨的“菠蘿”數量巨大,耗費了警方大量精力去拆彈,有炸彈專家在處理土製炸彈時殉職,也有無辜的途人被炸死(北角清河街的一對姐弟)。

又例如痛罵左派分子“卑鄙、無恥、賤格、下流”的商業電台DJ林彬,在自己的汽車裡被暴徒活活燒死——記得小時候,我第一句學會的罵人的話,不是市井小民掛在嘴邊的“丟雷樓某”,而是源自不知道哪個香港電視節目的這一句“卑鄙、無恥、賤格、下流”,然而多年之後才知道它背後有著怎樣沉重的歷史背景。

這一切,左派人士至今仍然堅持只是少數過激的人所為,“反英抗暴”源自殖民政府對於勞工階層的壓迫,是正義行為。而有親歷者也證實,當時的港英政府本著“亂世用重典”的原則,一方面展開大規模抓捕,有不少人糊里糊塗地成為階下囚;另一方面在審訊時使用酷刑,脅迫嫌疑人認罪。

最有名的便是“庇理羅士十四女將”,當時一名中五同學因向左派刊物《青年樂園》投稿而被停獎學金,另一名中五同學勞惠瓊“捱義氣”,替該名同學籌學費。校方以款項超出校規所限為理由,把勞惠瓊停課(看上去像是一個“非法集資”的罪名)。勞惠瓊回校申冤,校方報警,警方採取拘捕行動時,有另外十三名女生阻止,其後均悉數被捕,真有一種“忍看朋輩成新鬼,怒向刀叢覓小詩”的情懷。

殖民地政府把“六七暴動”視為洪水猛獸是可以理解的,然而在這本書裡面提到,很多當年的參與者在訪問中顯得忿忿不平,因為九七回歸之後,特區政府和北京政府也始終不予平反。這些人當年一腔熱血地參與愛國運動,不少為此鋃鐺入獄,斷送一生前程,出獄后,一些左派工會曾發放過一筆過的慰問金,但此後便不聞不問。在香港的主流社會上,他們依然被標籤為“左仔”、“暴徒”,而中國政府也無意為他們正名,讓他們感到“無悔有怨”。

最後又要說到“交叉閱讀”這個話題了,在“第三十一頁書”裡面,我講到了《郵票中的香港史》介紹了1968年郵政局發行了兩枚通用郵票,沒有按照慣例用英女王頭像作圖案,而是用了“香港市花”洋紫荊和“香港盾徽”,正是緣於當時六七暴動平息不久,人心浮動,郵政局也需要響應殖民政府的政策,推行一些加強港人凝聚力的措施,所以這兩本書之間也是可以連結起來的。

多嘴說一句,這本書的作者是一位資深的香港新聞工作者,名字叫張家偉,他不是那位寫什麼都喜歡汪洋恣肆地東拉西扯的張佳瑋公子,也不是那位演過《嫁妝》裡面的富家女安妮的台灣女星張家瑋。

*原文發表在公共號“失物之書”(thebookoflostthings),轉載請註明出處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傷城記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