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兰河传 呼兰河传 8.8分

《呼兰河传》读后感

空里兜兜

萧红这个名字,我从小就很熟悉。家乡的作家,家乡的才女,我所在城市还有萧红中学和萧红故居,可以说,萧红对于呼兰城,对于黑龙江,绝对不止于是一个文化符号。

上一次读萧红的作品还是在小学的时候,记得有一篇课文正是节选于此书关于回忆后花园的部分。我一直在哈尔滨长大,从未去过乡下,对于离呼兰城并不远的“老家”,我只是从爷爷那里听说,并在脑海中想象“老家”的样子,其实我是很好奇的,因为从我父亲六七岁的时候,我的家族就已经离开“老家”,在哈尔滨扎根了。

在我的想象中,“老家”就是像萧红写的那样啊,一排整齐的平房,房子还有烟囱,房里有火烧的炕,家具则是深黑色的木家具,房前的院子是一大片水泥地,院子里可能有一只大黄狗,旁边有好多母鸡在院子里“踱步”,要过冬时院子地上可能布满了大葱和土豆。后院则是一大片菜地,可能会种黄瓜、茄子,到了冬天就变成满地的蒿草,破败的很。这里的春天转瞬即过,东北的春雨比起江南少了温婉多了硬朗,夏天清爽明亮,白天格外的长,秋天除了满街澄黄的树叶,就是没有一丝云彩的碧蓝天空,冬天则是东北与众不同的地方,大雪封门,世界满是洁白,寒冷的冬天对于人们似...

显示全文

萧红这个名字,我从小就很熟悉。家乡的作家,家乡的才女,我所在城市还有萧红中学和萧红故居,可以说,萧红对于呼兰城,对于黑龙江,绝对不止于是一个文化符号。

上一次读萧红的作品还是在小学的时候,记得有一篇课文正是节选于此书关于回忆后花园的部分。我一直在哈尔滨长大,从未去过乡下,对于离呼兰城并不远的“老家”,我只是从爷爷那里听说,并在脑海中想象“老家”的样子,其实我是很好奇的,因为从我父亲六七岁的时候,我的家族就已经离开“老家”,在哈尔滨扎根了。

在我的想象中,“老家”就是像萧红写的那样啊,一排整齐的平房,房子还有烟囱,房里有火烧的炕,家具则是深黑色的木家具,房前的院子是一大片水泥地,院子里可能有一只大黄狗,旁边有好多母鸡在院子里“踱步”,要过冬时院子地上可能布满了大葱和土豆。后院则是一大片菜地,可能会种黄瓜、茄子,到了冬天就变成满地的蒿草,破败的很。这里的春天转瞬即过,东北的春雨比起江南少了温婉多了硬朗,夏天清爽明亮,白天格外的长,秋天除了满街澄黄的树叶,就是没有一丝云彩的碧蓝天空,冬天则是东北与众不同的地方,大雪封门,世界满是洁白,寒冷的冬天对于人们似乎是怎么也熬不完一样的漫长。

直到现在,我也没弄清,是我小时候就这么想,看到萧红的文章后又坚定了我的想象,还是我在读到文章后对此念念不忘,才在脑海里产生了对于“老家”的这种根深蒂固的想象。

总之,无论是我从未去过的“老家”,还是我从小就生活在的哈尔滨,我是很热爱东北这片黑土地的,我相信萧红也是。

另记:

萧红对于呼兰河城中小人物的描写可谓丝丝入扣,尤其是团圆媳妇这一悲惨形象,萧红通过其他人对团圆媳妇的看法和做法的描写,剖析了当时社会的种种风气,写作手法真实而残酷,看完令人唏嘘。

我以前总是在想,一个人到底是,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四处飘摇比较悲惨,还是早已知晓自己的命运,却无力改变自己的命运更加悲惨。看完这本书,我想我已经知道了答案。呼兰河城中的人们活着也仅仅是为了活着,身边的亲戚朋友,生老病死,一切都是自然的结果,他们又有什么能力去改变呢,别人生,他们去祝贺;别人老,他们去嘲笑;别人病,他们去看跳大神;别人死,他们也不过哭一哭就回去各干各的事了。或许呼兰河城中的人们活着,就是为了不死吧。

最近几年读了很多书,大部分不过囫囵吞枣,过时就忘,《呼兰河传》读过之后,每回想起团圆媳妇的种种遭遇,心里还是不免阵阵苦涩,想要说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呼兰河传的更多书评

推荐呼兰河传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