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HORIZON·消失的地平线

顾尘寰

我想,有很多人都是先读了JAMES HILTON(詹姆斯·希尔顿)所著的《LOST HORIZON》(《消失的地平线》)这本书,之后才知道“香格里拉”,那个于藏地高原中隐世的宁静富庶之地,并深切得渴求去了解它。而后,才会有了一次又一次关于蓝月谷和香格里拉的探寻。

但是,于我而言,这个顺序却是反过来的,我是先去过香格里拉,而后再读《消失的地平线》。

当然,这里有个前提,那就是我所抵达的那个香格里拉,便是詹姆斯·希尔顿笔下所写的那个“香格里拉”。

毕竟在旅游业日益发达的现今,“香格里拉”一名对于渴求真实之地的人有着无与伦比的吸引力,而这种吸引力所触发的便是直接客观的经济收益,乃至于事关当地的GDP增长。所以关于“香格里拉”的确切所在地,有过很多争执,不管是在云南的迪庆州、丽江,还是四川的稻城,乃至之后参与到这场争执里的“千佛之国”尼泊尔,当地政府想要获得的,真是一个精神之国吗?

而我所抵达的便是最终尘埃落定的最后赢家,以前那里叫“中甸”,而今,早已改名为“香格里拉”。虽然,就我个人而言,自己还是更喜欢它此前的名字,因为它更给人一种内心的踏实和丰盈感,毕竟在藏语中,“中甸”的意思是“建塘”,...

显示全文

我想,有很多人都是先读了JAMES HILTON(詹姆斯·希尔顿)所著的《LOST HORIZON》(《消失的地平线》)这本书,之后才知道“香格里拉”,那个于藏地高原中隐世的宁静富庶之地,并深切得渴求去了解它。而后,才会有了一次又一次关于蓝月谷和香格里拉的探寻。

但是,于我而言,这个顺序却是反过来的,我是先去过香格里拉,而后再读《消失的地平线》。

当然,这里有个前提,那就是我所抵达的那个香格里拉,便是詹姆斯·希尔顿笔下所写的那个“香格里拉”。

毕竟在旅游业日益发达的现今,“香格里拉”一名对于渴求真实之地的人有着无与伦比的吸引力,而这种吸引力所触发的便是直接客观的经济收益,乃至于事关当地的GDP增长。所以关于“香格里拉”的确切所在地,有过很多争执,不管是在云南的迪庆州、丽江,还是四川的稻城,乃至之后参与到这场争执里的“千佛之国”尼泊尔,当地政府想要获得的,真是一个精神之国吗?

而我所抵达的便是最终尘埃落定的最后赢家,以前那里叫“中甸”,而今,早已改名为“香格里拉”。虽然,就我个人而言,自己还是更喜欢它此前的名字,因为它更给人一种内心的踏实和丰盈感,毕竟在藏语中,“中甸”的意思是“建塘”,颇有种安家落户的即视感。而“香格里拉”一词的意思,是“心中的日月”。

2012年8月,我曾踏足过中甸城,徜徉于那片平原之上。

2017年10月31日,在上海地下四通八达的地下铁,在于沈杜公路和市光路之间往返通行的8号线上,我才正式第一次读完詹姆斯·希尔顿的《消失的地平线》。

此间时隔五年多,说是物是人非,也不为过了。

在未翻阅此书之前,曾想过作者会以一种怎样的笔触来展开“香格里拉”这神秘之所。有想过会是以散文或者回忆录的形式,来追溯一场过往旅途。却从未想过,故事会以战争为开端,以命运为执掌,以那些偶然和必然发生的事情,来揭开那层神秘面纱。

作者所生活的时代处于世界大战期间,战争和萧索似乎是笼罩着全球的阴影,所有人都无法逃脱。或许正是因为现实中无法避免战端,所以作者才在精神中构建出一个几近“完美”的乌托邦——香格里拉。那里的人生富足的生活着,因为蓝月谷有着非常丰富的金矿矿脉,所以那片平原上的居民不用为生存而过多的花费心思。

而也正是有着这样富足的物质经济基础,在此生活的人们才会追求精神和内心上的满足,而精神上的先行者们,便是喇嘛寺里的“大喇嘛”们。

香格里拉的几近完美,不仅仅表现在那些丰富的基础设施上,似是世上真有未知神明和信仰的庇佑,所以人们都不太会生病,若不是因为意外去世,大多人多半都是会自然老死。而喇嘛们更有关于长寿和让时间暂住的神秘修行之法。虽说距离“长身不老”还太过遥远,但足够漫长的生命和时间,却足以让一个人坦然得面对生死。

外界生活中所有不喜的,和难以得到及释怀的,在香格里拉都不是问题。不想做的事情可以不去做,没有任何人会指责和埋怨你,只要把时间花在自己喜欢的事情上就好,这是一种几近于“道”的探寻。每个人都有自己想要索求的道路。而于时间暂住之地,你所要做的,便是在自己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终有一日,当战争的风暴肆掠全球,毁灭一切时,如“香格里拉”这样少数的世外之地,便能够保存着文明的火种,等待着“复兴”。

不得不说,这是一种难以让人反感的“野望”,因为他们想要承担起人类文明的“传道者”。而这往往意味着苦行僧一般的生活,撇开适度的欲望,这些人一生的使命,都是求索和传承。

读完整个本书,作者给人的印象,便是他是一个反战,对战争持有悲观看法,并非常喜爱中国文化,并崇尚中庸之道的半个“理想主义者”。

为什么说是“半个”呢?因为詹姆斯自己也知道,香格里拉这样的乌托邦不太可能真是存在,因此才有了书中康伟和马林森带着洛岑出走香格里拉的结尾。但他又希望这样的地方能够存在,所以才又写到康伟的不辞而别,写到他吵着曾“抵达”过的香格里拉的方向追寻着,最终杳无音讯。

故事的开端和结尾,都有种宿命般的戏剧感。塔鲁承载着“香格里拉”延续和传承的使命,踏入蓝月谷中人认为的“风暴外界”,去为此地寻求继承人,甚至不惜为此牺牲生命,在他心中使命般的信仰高于一切。而本书最大的主人公“康韦”,却也是极端矛盾的人,他一方面渴求着如“香格里拉”般内心精神世界的安宁,但是对于马林森和洛岑的“喜欢”,这种情感却同样驱使着他做出并不迎合内心的决定。这种颇有些戏剧性的爱恋,也成为了故事尾声中一个非常重要的转折。

其实,读完这本书的第一感觉,便是“意犹未尽”,总感觉作者的故事还没有说完,怎么可以就这样结束?作为一个曾经饱受战争摧残,甚至变得有些淡漠和无常的康韦,他的命运最终究竟是去往哪里?“逃出”香格里拉的马林森,后来又怎样了?被医生告知老去死亡的洛岑呢?还有留在香格里拉的泊灵克洛小姐和巴纳德先生呢,他们在得知“同伴”离开后,又会作何感想?

而在此之后,才是关于“回味”“思索”,乃至其他。

詹姆斯创造了“香格里拉”这个可能永远也无法抵达的远方,并让全世界的旅人都为此魂牵梦绕,我想这可能是他自己都未想过的。

“心中的日月”,那是自己向内心求索才能抵达的地方,而所有在真实世界里的跋涉,难道不都是为了踏上那条通往内心的道路吗?

所以“香格里拉”啊,那是詹姆斯通过笔触塑造的内心之地,那是属于他的香格里拉。而我们每个人,难道就没有属于自己的“香格里拉”吗?这个答案,我想只有我们自己知晓。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消失的地平线的更多书评

推荐消失的地平线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