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中的两则观察

蕺水
一、缠脚带

   在晚明人眼中,女子的小脚是最有风韵和情色的性器官。哪怕是与西门庆偷情的半老徐娘王六儿及林太太,出场处的一双尖尖翘翘金莲似乎有着风情永驻的魅力。随之而来的莲鞋、膝裤和脚带亦成了男性目光留恋之所在。小说中多个场景中妙用脚带,试列举之。第二十六回,与西门庆有奸情的宋惠莲因丈夫来旺儿被递解徐州而伤心欲绝:

   可怜这妇人忍气不过,寻了两条脚带,栓在门楹上,自缢身死,亡年二十五岁。

   来旺儿因西门庆为夺其妻子而被构陷,进而身陷囹圄。慧莲得知后,即用脚带来上吊,这一道具并非闲笔,隐喻慧莲因色欲而死。小说中,多人的死亡均是因淫欲过度——西门庆精泻而亡、李瓶儿血崩而死,春梅亦死在纵欲之时。宋慧莲之自缢虽并无肉体上贪淫的痛苦,却用脚带上吊,作者以此将欲望与死亡的主题又一次重申,死亡情节却与西门庆、瓶儿等人不同,可谓错落有致。“脚带”的安排足见作者在细节处用心之刁钻。

   第五十七回,交代半路出家的薛姑子之来历,小说道:

   原来这薛姑子不是从幼出家的,少年间曾嫁丈夫,在广成寺前卖蒸饼...
显示全文
一、缠脚带

   在晚明人眼中,女子的小脚是最有风韵和情色的性器官。哪怕是与西门庆偷情的半老徐娘王六儿及林太太,出场处的一双尖尖翘翘金莲似乎有着风情永驻的魅力。随之而来的莲鞋、膝裤和脚带亦成了男性目光留恋之所在。小说中多个场景中妙用脚带,试列举之。第二十六回,与西门庆有奸情的宋惠莲因丈夫来旺儿被递解徐州而伤心欲绝:

   可怜这妇人忍气不过,寻了两条脚带,栓在门楹上,自缢身死,亡年二十五岁。

   来旺儿因西门庆为夺其妻子而被构陷,进而身陷囹圄。慧莲得知后,即用脚带来上吊,这一道具并非闲笔,隐喻慧莲因色欲而死。小说中,多人的死亡均是因淫欲过度——西门庆精泻而亡、李瓶儿血崩而死,春梅亦死在纵欲之时。宋慧莲之自缢虽并无肉体上贪淫的痛苦,却用脚带上吊,作者以此将欲望与死亡的主题又一次重申,死亡情节却与西门庆、瓶儿等人不同,可谓错落有致。“脚带”的安排足见作者在细节处用心之刁钻。

   第五十七回,交代半路出家的薛姑子之来历,小说道:

   原来这薛姑子不是从幼出家的,少年间曾嫁丈夫,在广成寺前卖蒸饼儿。不料生意浅薄,与寺里的和尚、行童调嘴弄舌,眉来眼去,刮上了四五六个。常有些馒头斋供拿来进奉她,又有那应付钱与他,开地狱的布送与他做裹脚。她丈夫那里晓得!以后,丈夫得病死了,他因佛门情熟,就做了个姑子。
   
    和尚为了讨薛姑子欢心竟将为死者超度亡灵所用的布送与他裹脚,让人赞叹作者戏谑之功。禁欲之物竟成为了色情物品的来源,非常反讽。在西门庆死后,平日里与西门庆称兄道弟的应伯爵趁着祭奠,“讨了他值七分银一条孝绢,拿到家做裙腰子”(第八十回),也是同一类刻画人情颠倒、世事凉薄的修辞手法。相比迂阔的道学先生对祭祀物品的珍重,作者反其道而行之,调侃丧葬仪式,穿透虚妄人情,有一种离经叛道的胆量。

二、戏子的数量
   
   金瓶梅的作者处处用心,看似平谈无奇的叙述,实则摇曳生姿。第三十六回,西门庆家宴蔡状元一节:

   西门庆道:“今日有两个戏子在此伺候,以供燕赏。”安进士道:“在那里,何不令来一见?”四个戏子跪下磕头。

   短短三句的行文中,“二”与“四”不一致,非常突兀。一则,此四人早已是西门庆安排下的,他焉有记错之理?从听者安进士与蔡状元的角度看,无非是西门庆过于谦虚之语。但另一方面,相比面前的进士与状元的身份,戏子人微言轻,视同玩物,四个与两个又有何不同呢?看似疏漏的数字误差,却表现了这些戏子的人格低贱,犹如草芥。可谓是热笔描摹家宴之繁华,冷眼透视社会之冷酷。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金瓶梅词话(全两册)的更多书评

推荐金瓶梅词话(全两册)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