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死不如赖活着。

唧唧复

我看书很快,特别是小说传记一类。因为急于了解剧情的发展过程和结局,并没有太多耐心去欣赏作者字里行间的精彩文笔。不过,若是我觉得一本书好看了,也会再翻出来反复咀嚼,品尝其中的美好。但是,《妞妞》这本书,在我花了三四个小时粗略的读完后,便再也没想过要去翻开了。

在看《妞妞》之前,我对于作者周国平本人并不熟知,未曾品读过他的其他作品,对其本人也一无所知。看书中他对自己的形容,约摸是个了不起的哲学家罢。

这本书是这个月中旬开始看起的,从室友那里借来有段时间了,一直没想起来翻来看。在上个星期五前,我也才只看到了这书的第27页。这速度,已经是很慢了。可能是因为作者是个哲学家,所以在我开始品读这本书的时候,便被他文字中所流露出的细腻的哲学观所折服,然后想着该要细细拜读的。那时,我带着欣赏文学作品的心思,充满敬意地学习着这个哲学家对生命的诠释和理解。如果在上个星期五前,我能看完它的话,估计我会给它打个四颗星罢。

明天和意外,你永远不知道哪个会先来。上个星期五是表嫂进产房的日子。风和日丽,真的是个好日子了。记得半个月前,南京一直是阴雨绵绵的。那时候嫂子的预产期就已经到了,因为一直迟迟...

显示全文

我看书很快,特别是小说传记一类。因为急于了解剧情的发展过程和结局,并没有太多耐心去欣赏作者字里行间的精彩文笔。不过,若是我觉得一本书好看了,也会再翻出来反复咀嚼,品尝其中的美好。但是,《妞妞》这本书,在我花了三四个小时粗略的读完后,便再也没想过要去翻开了。

在看《妞妞》之前,我对于作者周国平本人并不熟知,未曾品读过他的其他作品,对其本人也一无所知。看书中他对自己的形容,约摸是个了不起的哲学家罢。

这本书是这个月中旬开始看起的,从室友那里借来有段时间了,一直没想起来翻来看。在上个星期五前,我也才只看到了这书的第27页。这速度,已经是很慢了。可能是因为作者是个哲学家,所以在我开始品读这本书的时候,便被他文字中所流露出的细腻的哲学观所折服,然后想着该要细细拜读的。那时,我带着欣赏文学作品的心思,充满敬意地学习着这个哲学家对生命的诠释和理解。如果在上个星期五前,我能看完它的话,估计我会给它打个四颗星罢。

明天和意外,你永远不知道哪个会先来。上个星期五是表嫂进产房的日子。风和日丽,真的是个好日子了。记得半个月前,南京一直是阴雨绵绵的。那时候嫂子的预产期就已经到了,因为一直迟迟没有要生产的意思,我还曾开玩笑,说要给他起个小名子“小迟”,迟迟不来,让我们等的很是着急了。表哥说,这个宝宝大约是个不爱阴天的,所以要自己挑个好日子才愿意出来。

10月27号,9月初8,第二天便是重阳节了,大约是要出来团个圆的。嫂子是提前一天住进医院的,星期五上午10点多的时候,开始有阵痛的感觉。下午3点多被送进手术室进行破腹产,因为羊水破了,怕小孩氧气不足。这是我那天最后一次在群里看到表哥给出的消息。于是,在下午5点多的时候,终于没能按耐住想要迎接新生命的焦急心情,在群里问了一下情况。6点多的时候,表姐也问了一下,却始终得不到回音。我隐约觉得事情有些不对了。

晚上7点多的时候,表姐私聊了我,问我家里的温度怎么样。她要是回来,应该穿什么衣服,给她的女儿,我的小外甥女穿什么衣服。她这样突然要回来,让我觉得很奇怪,不祥的预感越发浓重了。于是,我给她打了个电话。她当时很哽咽,像是刚哭过,我更着急了。在我的追问下,她告诉我嫂子生了,但是那个孩子有些问题。我不知道她说的有问题是什么意思,我没明白,又追问了一下。她说是个有缺陷的,残疾了,但是终究也没告诉我具体情况。只让我不用联系哥嫂,也不用打电话给舅舅了。特地强调了一下,不用告诉我爸妈,免得他们担心,也怕他们忍不住打电话给舅舅,挑起他的伤心。

其实,到现在我也是没法接受这个事实的。怎么可能呢?我总觉得这样的事情,应该是在新闻电视里才会有的,肚子里面那个按时去进行产检的小生命,怎么可能有问题呢?但是,有些事情,注定了发生,也就没法儿去改变了。

和姐姐通完电话后,刚好接到妈妈的电话。没忍住,把事情告诉了她。她与我一样的反应,不是,应该是更强烈的。她反复说道,“怎么会有这样的事呢?为什么这样的事情就发生在你哥身上了呢?”是啊,谁又能想到。我让她冷静,也不要去打扰他们一家人,我总觉得,此时的安慰都是要在原本的伤口上撒盐的。

重阳节下午,我接到了我妈的电话。她说她已经联系过表姐,小孩具体的情况还不知道,我哥抱着孩子去检查了,约摸傍晚能有结果,能治就尽量去治。听她的口气,如果有救,应该在三四个月大的时候,做个手术便可以了。我心想着,应该没事儿了罢,大约是个小问题罢。

重阳节的傍晚,我得到了消息。小孩可能有救,但是即便治疗了,也不能保证会不会有其他后遗症,或者影响今后的生活之类。我妈说,“真治不了就不要了罢,活下来你哥也受罪,小孩落下个残缺什么的,长大也未必活的开心。”是啊,治不了就不治了罢。这个孩子,与我仅存着那点微乎其微的血缘关系,我们未曾谋面,最亲密的一次,不过是今年4月去南京考试的时候,贴着嫂子的肚皮听过他的心跳声罢了。我对他,说实话并无多少情感可言。说是同情他,其实更多的是心疼他的爸妈,我的哥哥嫂嫂。如果他走了,反正也没来多久,权当他没来过罢。走了,对谁都好。私心想着,没救就好了,对家人来说,无疑是解脱了,拖着一个病体活下去,他也不一定能过的开心不是嘛。走就走罢。

在今天读完《妞妞》之前,我都是这么想的。赖活着,不如死了罢。

前天晚上,我妈跟我说了一下最新的检查结果。因为我在家人眼里素来都是个没长大的形象,不敢打电话直接问,只能通过大人们了解情况。经过多家医院的检查,孩子的情况比较严重。似乎又发现了新的问题,孩子在吃奶方面也很吃力,医生建议要放弃了。当时听到这个消息,我是松了口气的,好像一下子有了终于要解脱的感觉。你看,不是我们没去努力,是他自己没救了。这是命运的安排,怪不了别人的。我想着,哥哥嫂嫂应该尽快调整过来,趁着还年轻,再生一个便是了。

昨晚我妈告诉我,舅舅连夜开车把小孩带回了老家,要守着他自然死亡了。医院方面表示放弃治疗,没办法了。

今天早上,小孩没了。

该是松口气了罢,这个小天使也不用再遭罪了。权当来错了地方,回去再来一次罢。是啊,大家都解脱了。

小孩和妞妞命运是相似的,又是不同的。相似于出生不久就都要面临着生离死别,不同于一个是无药可救,坚持不下去,一个是明明有机会可以多感受一下这个世界,却因为父母的犹豫不决而早夭了。

我不知道,如果妞妞是我的孩子,在残缺和生存,在好死和赖活之间,我会怎样去选择。

我还未曾感受过为人父母的心情。但是,在我们所有人都在想着放弃的时候,小孩的父亲,我的表哥还在抱着孩子四处奔波,寻求着一线生机。我是不是可以认为,这个小孩虽然没有妞妞活的时间长,却比妞妞幸运呢?他的父亲曾经想方设法想要挽留他的,他的父亲未曾一刻想过要主动放弃他的。

周国平哲学家说,“当时我并未意识到我作了这样的决定。直到后来,当我不顾一切地痴恋这个小生命时,我才反省到一开始我对她的爱还远未到不顾一切的地步。我是有所顾忌的。我不肯接受我有一个残疾女儿的事实。小生命毕竟出世不久,放弃她似乎并非不可思议。在我内心深处回响着的是一个我自己没有勇气说出口甚至没有勇气谛听的声音:全或无!或者要一个十全十美的宁馨儿,或者一无所有!”

我总觉得,“放弃”这样的想法,可能是我们这些外人因为考虑各种因素而能想到的所谓最好的,其实不过是自我安慰的解决办法。但是,孩子的父母不行!那是一条生命,她还有机会活的更久。既然你选择了将她带到这个世界上来,不问未来如何,不管结局怎样,保住她的生命,是你能做的最基本的事情。

我知道,病魔给妞妞带来了很多同龄小孩想象不到的痛苦和折磨,双目失明夺走了她原本可以拥有的很多精彩和快乐。但是,她来了,她感受到了今天走了的那个孩子永远无法感受到的喜怒哀乐。妞妞若是早早的做了手术,在父母的关爱下,谁又能说双目失明就不能快乐的活下去呢?即便只能活到青春期,那也好歹体验到了更多这个世界的酸甜苦辣啊。妞妞在听音乐的时候,去外外的时候,甚至牙牙学语的时候,都是开心的啊。即便有一天,她因为残缺而有了短暂的不开心了,谁又能说她不能勇敢的坚持下去呢?

哲学家的书中,也提到了他的后悔不已。也许在上个星期五前,我会被他字里行间的父爱所打动,因他的追悔莫及而心痛。但是,谁都知道是没有什么轮回转世的,没了就是没了。就像他自己说的“也许,从发现疾病那一天起,我一直无所作为,坐视疾病一点点夺去她的生命,实际上是充当了这场阴谋的同谋犯?”

“是的,你是同谋犯。在这个世界上,任何人都无权替别人决定生死,哪怕那是自己的孩子。你面临着的情况有些特殊,妞妞太小,她自己不能选择,这个决定只好由她的父母来作。可是,你真的有这个代她选择的权利吗?”

我不禁问自己,今天那个走了的孩子,如果是有救的,我会去想着劝着去治疗他嘛?

我会!如果上帝给了他一线生机,那就是有意义的。你如何又知道在父母的精心照顾下,即便带着残缺的躯体,又不能有段精彩的人生呢?

我如今健康的活着,但是终究也是要死去的。照理说,那份潜藏着的危机,并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到来。谁又能保证自己能够平安的走到生命的尽头呢。话说回来,生命的尽头,本来也是个未知的。

我们活着,也都在等死。谁也不是无忧无虑的生存着,我们活着也在遭罪。无数个磨难和挫折在等待着我们去克服和击破,我们不也在坚持着?若是人人都在想着那遥远的,或者就在明天的未知,那就都不用努力坚持什么了,反正终究是要走的。

好死,不如赖活着。

你看,即便我平庸无奇,碌碌无为。如今我因为能苟活于人世,还能自由的,大胆的说出我想说的。

小孩,我还没能分清楚你该是叫我一声“姑姑”,还是“姨妈”。你该知道,你的父亲曾经为了你努力过,应该要感谢你的,你让他体验过了一把初为人父的各种复杂的心情,虽是短暂,你也永远是他的第一个孩子。

从上个星期五开始,本来我是一直没哭的,今天听到我妈说了一句,“昨晚你舅舅从你哥手里接过孩子的时候,他该有多么难过呢。”终究是没能忍住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

添加回应

妞妞:一个父亲的札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妞妞:一个父亲的札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