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是菲利普的朋友了

钻纸堆
2017-10-31 13:13:48
陆续一个月的时间看完了《人性的枷锁》,今天上午看到他起身拉着莉莎的手走进太阳照耀着的人流中,我竟不依不饶起来:“我靠,菲利普这个决定也太草率了吧!”我不相信他能够一直这样生活的,他是没有过正常习俗生活的能力的,最重要的是他是不属于谁的,不属于某座房子某条街道的。

我可以说替他感谢“跛足”吗?就像我可以感谢我从小以来的微胖和不像女孩般漂亮吗?
曾经冷漠地想,那些天生残疾,不完美的人要被逼着唱《感恩的心》真是他妈的天下最恶心的骗局。憎恨才是他们该有的对生命的态度,如果足够幸运,有善良的人引领,可能会平淡的接受命运赠与的残忍。如果这份残疾/肥胖没有给当事人带来更多的话,我真的不知道有什么值得感谢。去他妈的感恩的心。
跛足送给菲利普足够的耻辱,也顺带送给他足够的敏感,敏感到厚脸皮。厚脸皮到能够细细观察别人准备用跛足羞辱他时的激动充血的心理状态。他觉得那是别人的精神缺陷,不是他的。每个人都有缺陷,有人变现在肺和心脏上,有人表现在精神上。注意,和我们一直宣扬的中华传统美德“坚强”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

但是我没有他那么幸运,我只是被胖和不漂亮赐予了自卑,没有其他顺带的东西。









...
显示全文
陆续一个月的时间看完了《人性的枷锁》,今天上午看到他起身拉着莉莎的手走进太阳照耀着的人流中,我竟不依不饶起来:“我靠,菲利普这个决定也太草率了吧!”我不相信他能够一直这样生活的,他是没有过正常习俗生活的能力的,最重要的是他是不属于谁的,不属于某座房子某条街道的。

我可以说替他感谢“跛足”吗?就像我可以感谢我从小以来的微胖和不像女孩般漂亮吗?
曾经冷漠地想,那些天生残疾,不完美的人要被逼着唱《感恩的心》真是他妈的天下最恶心的骗局。憎恨才是他们该有的对生命的态度,如果足够幸运,有善良的人引领,可能会平淡的接受命运赠与的残忍。如果这份残疾/肥胖没有给当事人带来更多的话,我真的不知道有什么值得感谢。去他妈的感恩的心。
跛足送给菲利普足够的耻辱,也顺带送给他足够的敏感,敏感到厚脸皮。厚脸皮到能够细细观察别人准备用跛足羞辱他时的激动充血的心理状态。他觉得那是别人的精神缺陷,不是他的。每个人都有缺陷,有人变现在肺和心脏上,有人表现在精神上。注意,和我们一直宣扬的中华传统美德“坚强”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

但是我没有他那么幸运,我只是被胖和不漂亮赐予了自卑,没有其他顺带的东西。

哈哈哈,客观地讲,我这是给自己扯皮了。菲利普生来对宗教的反思,对绘画的体会,对艺术和诗歌的渴望,对远方足够的冒险精神,是他在坎坷丰富的生活里积聚起来的,和跛足有关系,但是很小。

在他18岁前到德国去的那段时间,遇到了多样但并不丰富的人,这时他是世界和人生的旁观者,没有清晰的观点,一些模糊的感受再掺上朦胧的思考,大概也是我自己这几年的状态了。在那一众人里,海沃德是后来又出现在他的生命了唯一一个。对海沃德的态度也记录了菲利普一路充满哲学意味的思考。
对我有冲击力的是他绘画的失败和放弃,做会计的灰头土脸,做医生的马马虎虎。哈哈哈哈,虽然我被精英主义和社会分层的观点污染的看不到女孩原来的颜色了,但我真的没有觉得他是失败者。甚至,我还有一点畏惧他。我想让他喜欢我,可我知道我没那个能力。
是因为那个年代的关系吗?社会风气还没有像如今这样天天要实现中国梦。FUCK,中国梦简直让人喘不过气来。菲利普的一生完全是为自己而过的,每一个选择都遭到了嘲笑和阻挠;每一个选择都毫无疑问的失败了;每一个朋友都被社会强奸然后吞没了。但他在漫步在河边,坐在广场前,经过海边,在蛇尾草田垄里,竟然每一次都体会到生命的美丽。黄油面包很好吃,果子酒很美味,咸香的火腿廉价实惠。他用几个小钱就把租来的房子整的有家的模样,挂了几幅裸体,非常满意,几个蓝色和白色的盘子也是经常在用而且不是随便凑合的。
当然,还有大段哲学艺术,我现在实在是回忆不起来了。但那是他生命中真正的根基,他不会放过他看过的每一本书。
菲利普觉得他遇到的每个人都没什么了不起的,但这不耽误他喜欢他们;那些恍恍惚惚的人更谈不上高尚了,但菲利普照旧表达他的不满意。
这都没什么。
真正值得把玩的是,菲利普是隔着雾和他们交往的。他人只知道菲利普是个聪明的人,是个绅士,是个懂艺术和哲学的人,但不知道菲利普是个不把真正的感情放在自己灵魂中的人。
菲利普从来不当真,所以招人喜欢吧。我想是这样的,虽然他最讨厌的话是:“随你的便”,可他就是真正“随别人的便”的人。他具体的感情都是关于自己的,每一次思考都是关于自己的生存状态的。别人不过是他偶尔把思考对象化。

菲利普的感情是极其糟糕的。三次和女人发生关系,都是起源于性欲。年轻的男孩和中年的女人太容易爬上床了,男孩年轻的时候需要被调教,也要学习征服。他和萨利是怎么回事呢?我觉得与其说他和萨利结婚,不如说他和阿西尔尼一家结婚。他虽然有些朋友,可一直是在照顾他人,且没有什么回报。他缺乏亲情,不知道真正的温情是什么。阿西尔尼家的萨利,用母性的光辉和女人的恬静,填补了他的好奇和空虚。我想,也就仅此而已了。

我讨厌死米德丽尔德了。菲利普也不是真的放不下那个女人,他是跟自己过不去。从一开始他被嫌弃,被冷落,到后来被欺骗,被侮辱一直到最后,他只是在和自己遭受到这种对待过不去。他自己也承认了,只有
让那个女人做他的情妇,在身体上凌辱侵占她,在情义上没有她什么名分,这才够解恨。可惜他的梦一直没有实现,也在妓女米德丽尔德的现实面前彻底觉得没啥意思了。

被凌辱是人一生必经的事情,很可能是没有办法翻身的。接受也没啥,死了就终结了。

被凌辱,在某件事上成功而欣喜若狂,悄无声息的死去,对生命哲学透彻的观照,所有的这些都是在编织生命的毯,等自己死了,这张毯子也便消失了。
那这过程中一切算啥呢?没啥,就是为了好玩,为了讨自己的欢心。

这真是看得我热泪盈眶了。这张生命的毯子给了我活下去的原因。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人生的枷锁的更多书评

推荐人生的枷锁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