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拒绝自我和解”与“自我和解”

英恩

约翰欧文的叙事方式有一种很神奇的魔力。读者似乎能够清楚地感受到书中人物所经历的一切,那些失落、挫败、欲望、爱和生命。即使你的人生枯燥、循规蹈矩、平淡无奇,但却仍旧可以理解书中人物的所有情感的起伏以及荒诞的决定。

这是个很令人沮丧的的故事,悠长的悲伤从第一页蔓延到最后一页,有人因为爱拒绝跟自我和解,而有人因为理解他人的“无法自我和解”。

一个被爱情冲昏头脑的男孩,爱上一个大他23岁的女人。在他50多岁时,他是一个只写忘年恋的作家;他无法摆脱、乐在其中,为了那一个夏天的激情等待了一生。

一个承受巨大的痛苦的女人,即使在自我流放的一生中,也丝毫没有忘记应该承受痛苦。因为没有谁说得清什么样的面孔会触发她对亲人的回忆,哪怕是一次皱眉、一个微笑、一缕散乱的头发都可能让她在转瞬之间回到过去。她拒绝再次爱上一个孩子,因为她不想再失去了。

这是两个“无法与自我和解”的故事。

而另个故事,是一个与自我和解,同时理解他人“无法与自我和解”的故事。

一个四岁的孩子,在父母破碎的感情中、在对画框中死去的哥哥们的想象中长大。她不喜欢父亲的风流成性,所以她虽然声称“好作家能够想象一切...

显示全文

约翰欧文的叙事方式有一种很神奇的魔力。读者似乎能够清楚地感受到书中人物所经历的一切,那些失落、挫败、欲望、爱和生命。即使你的人生枯燥、循规蹈矩、平淡无奇,但却仍旧可以理解书中人物的所有情感的起伏以及荒诞的决定。

这是个很令人沮丧的的故事,悠长的悲伤从第一页蔓延到最后一页,有人因为爱拒绝跟自我和解,而有人因为理解他人的“无法自我和解”。

一个被爱情冲昏头脑的男孩,爱上一个大他23岁的女人。在他50多岁时,他是一个只写忘年恋的作家;他无法摆脱、乐在其中,为了那一个夏天的激情等待了一生。

一个承受巨大的痛苦的女人,即使在自我流放的一生中,也丝毫没有忘记应该承受痛苦。因为没有谁说得清什么样的面孔会触发她对亲人的回忆,哪怕是一次皱眉、一个微笑、一缕散乱的头发都可能让她在转瞬之间回到过去。她拒绝再次爱上一个孩子,因为她不想再失去了。

这是两个“无法与自我和解”的故事。

而另个故事,是一个与自我和解,同时理解他人“无法与自我和解”的故事。

一个四岁的孩子,在父母破碎的感情中、在对画框中死去的哥哥们的想象中长大。她不喜欢父亲的风流成性,所以她虽然声称“好作家能够想象一切”,却拒绝像他一样靠想象力来写故事。她怀着对母亲抛弃自己的怨恨,迷茫不安地长大。

37年过去了,她也成了母亲和寡妇,才开始理解母亲的悲伤,但她依旧因为骄傲和懦弱无法彻底原谅母亲。而独居一年后,她遇到了爱情,这才彻底地与自己的过去和解。她终于可以对着“拒绝自我和解”的母亲,像四岁时那样叫出一声“妈咪”。

正如这本书写的那样,“当你找到爱的时候,也就找到了自己”。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独居的一年的更多书评

推荐独居的一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