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法拉奇对越战领导人的采访

陽光的大池子
2017-10-30 看过

摘要:奥丽亚娜·法拉奇是意大利籍的世界著名女记者。她采访过多位政坛风云人物,被誉为“世界政治采访之母”。 在越南战争中,她分别采访了战争三个阵营的领导人,即前美国国务卿亨利·阿尔弗雷德·基辛格,南越总统阮文绍和北越人民军司令武元甲。本文是对这三场采访的简明探究。 第一节 采访前期准备

在采访前一两个月,法拉奇会大量收集采访对象的资料。例如在采访基辛格前,她查阅了基辛格关于对中国、越南和苏联的外交政策,知道了基辛格在大学期间对哲学的热情,了解了《基辛格的弄权》《亲爱的亨利》等这些其他记者写作的关于基辛格的传记。这些准备为她采访成功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她说准备工作的紧张程度“简直就像学生准备大考一样”。因为她认为每一次采访都是“智慧和政治敏感的挑战,是消耗我灵魂的一次人类实践”。

她的采访大多进行两次。第一次相互熟悉,第二次针对遗漏的问题进行追问。在对基辛格的首次采访中,基辛格反客为主,从受访者的角色强势转变为采访者。并提出了一系列诸如“武元甲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越南在停战后会发生什么?”等主观性很强的问题。如果没有前期充分的准备,她是无法做到机敏作答的。这就意味着基辛格将拒绝她的第二次采访。采访前未进行充分的前期准备,会让受访者认为采访者不具备采访他的资格而不配合甚至拒绝采访。这会导致采访时的失利甚至失败。

前期的准备也使她在采访时能立体的体察人物形象。例如,在采访阮文绍时,通过她之前对美越外交关系的深刻理解和对战争形势的大致分析以及对阮文绍外貌、言谈举止的初步判断。她发现阮文绍虽为南越领导人,但实为美国扶持的一个孤独可怜而且渴求存在感的傀儡和小人物。

这些准备驱散了笼罩在领导人物身上的光环。使她拉近了和这些原本只能敬而远之的领导人们的距离,而且这种主动了解基本使采访者与受访者处于平等的地位,这使她在采访后的新闻写作中真实度和客观性大大提高。

第二节 采访整体分析

通过分析法拉奇与三位领导人的采访录,可以发现法拉奇的访谈具有一定的逻辑特点。 在采访前,她事先确立了一个宏观话题。在现场谈话中,每句话都代表了受访者和采访者的一个新观点或子话题。缺少宏观话题,整场采访的主旨就会偏离。

显然,这三场采访的主话题都是“越战”。但仍有些语句例如由谈论有关和平、个人权势和性格以及一些人生经历等形成的话题和越战不成直接相关,这些就是采访中的子话题。子话题的提出,可以拓宽主话题的视角,这些小重点有助于核心事件的边缘传达从而使主话题变得更加丰满。

这里以关于越南的战与和的主题来分析法拉奇在访谈中所呈现的主话题与子话题进行举例。在她希望得到有关谈判回复后签订的协议何时能为越南带来和平时,法拉奇是靠基辛格所阐述的“和平即将实现,我们已下定决心要实现和平”“只要在与北越人为签订最后协议而恢复谈判以后,和平即能实现”和“和平将在合理的短期内实现”这些子话题得出“谈判恢复后签订协议,和平即能在短期内实现”的与主题相关的结论。

第三节 采访技巧分析

在上一节对采访进行宏观分析后,有必要再对其微观结构进行分析。这里的微观结构是采访语言中揭露出的隐含意义和容易忽视的常识性观点。这些微观结构中隐藏着法拉奇提问的技巧。正是它们不经意地推动访谈向更深处进展。

在微观结构中呈现的谈话特点之一是对受访者的暗示。一个受访者也许不会喜欢采访者提出的某些问题。但既然他接受采访,就无法拒绝回答所有问题。当一个问题无法使受访者提起兴趣或者回避时,采用其它问题对受访者进行暗示也可以在受访者不经意间说出采访者需要的答案。在法拉奇对基辛格的采访中有如下谈话:

法拉奇(以下简称“法”)1:基辛格博士,如果我把手枪对准您的太阳穴,命令您在阮文绍和黎德寿之间选择一人共进晚餐……那您选择谁?

基辛格(以下简称“基”)1:我不能回答这个问题。

法2:如果我替您回答,我想您会更乐意与黎德寿共进晚餐,是吗?

基2:不能,我不能……我不愿回答这个问题。

法3:那么您能不能回答另一个问题,您喜欢黎德寿吗?

基3:喜欢。……

法4:跟阮文绍的关系您也作同样的评价吗?

基4:我过去与阮文绍的关系也很好。过去……

法5:对了,过去。南越人说你们相处时不像朋友。您想说的正与此相反吗?

基5:关于这一点……我和阮文绍像盟友那样互相对待。

如果将这段采访的谈话实质进行提炼,将会得到如下结果:

法1:提出第一个问题,直接询问美国更能接受南越还是北越。

基1:受访者回避问题。

法2:采访者为受访者进行第一步暗示,使此话题可以继续进行。

基2:受访者第二次表明回避态度。

法3:提出第二个问题,这个非选择性问题比第一个问题更为婉转。

基3:受访者做出了直接回答,表明以此为主题的谈话可以继续进行下去。

法4:第三第三个问题,性质虽然和第一个问题相同,但是其与第二个问题合起来还是可以得到第一个关键问题的答案。

基4:这次回答受访者透露出更多信息。“过去”这一关键词可以看出受访者决定将话题展开,而且这个词已经被采访者抓住。 法5:针对关键词,暗示采访者说出了一个与这个关键词密切相关的事件并继续追问。

基5:最终指出了美国与南越的同盟关系。但对关键词的回避也表明了受访者对关键词相关事件的明确态度。 法拉奇预先了解了越战后期美国希望早点从战争中脱身的急切心理和美国与南越若即若离的同盟关系,她希望自己的预设可以在基辛格口中得到印证并形成清晰轮廓甚至获得新的发现。而基辛格在采访中始终回避相关问题,但有效的暗示还是使他透露出了他所避而不谈的一些信息。

在微观结构中呈现的谈话特点之二是诱饵式引导与尖锐的提问。例如,在采访基辛格时,法拉奇为引诱出基辛格缄口不谈的阮文绍话题,假装漫不经心地说道:“阮文绍是不会让步的”。基辛格随口答语:“他会让步的。他应该让步。”接着他集中谈论阮文绍。这是一个诱饵式引导的典型范例。第二,法拉奇不会因领导人所处立场和利益不同而回避敏感尖锐问题。例如,她直言不讳地询问阮文绍他是不是“美国的傀儡”和“美国人的人”,她问武元甲春季攻势是否是军事战略的失败。

在微观结构中呈现的谈话特点之三是对采访的主观介入。这在她每个采访录前言中表现得十分明显。在前言中,她直言不讳地表露出了对三个领导人的主观性很的态度。其中最典型的是对他们外貌的描写,并从外貌直接推理出她对采访对象的态度。这种独特的采访方式因与主流采访方式不符而存在争议。她曾说:“我现在不会,将来也不会把自己当作一架只是机械地记录所见所闻的机器。我进行每一次采访都费了心血,像对待那些与我利害攸关我必须态度明朗的事情那样去关注我的所见所闻。事实上我对每件事情都根据我所持的道德标准明确表态。我不是带着像解剖学家或记者所持的超然态度去会见这26位大人物的。” 形成这种采访风格的主要有两个原因。

第一,是法拉奇的暴躁易怒的性格使然。形成这种性格的原因是她童年受到父母的影响。她的父亲是反法西斯者,在二战中被墨索里尼政权迫害,母亲是无政府主义者,曾在二战中支持同盟国的正义战争。在这种耳濡目染的环境下使她在年幼时就对一切强权产生厌恶与抵触。她面对领导人急躁性格和采访方式的出发点是她对和平与自由的追求与渴望。

第二,是她希望在采访双方的不平等地位中得到心理补偿,以便使自己能处于一个和领导人相对平等的地位进行采访。其次,由于对强权的抵触和对众多领导人的接触,她发现有些领导人并不比人伟大,这种采访方式是她希望为大众还原一个走下神坛的领导人形象所采取的策略。适当的主观介入虽然无法使采访对象的反映绝对真实,但对还原一个丰满立体的人物还是起到了作用。

就像物理学中的直线匀速运动,零主观采访永远是一种理想状态。记者的主观介入只要时机适当,尺度合适,其实是可以接受的。 第四章 法拉奇采访的精神内涵 法拉奇对采访有着自己独到的看法。这是她成为著名记者的根本原因。

在保证自己人格不受侵犯的前提下,她尊重每一个采访对象。这体现在她在采访前对被采访者资料的悉心准备。她将所有风云人物当作普通人进行访谈。这是体现出职业平等的原则和人人平等的人文精神。 她从不掩饰敏感问题,所有关键问题全部不会错过。对武元甲的采访录,没过几天即出现在基辛格的办公桌上。由此可见,法拉奇在这些问题中所体现的有关领导人的个人私事和他们眼中的民族前途与国家利益的观点具有相当大的战略价值。

许多领导人在接受过她的采访后与她反目。法拉奇对基辛格的采访直接影响到了基辛格与尼克松之间的工作关系。基辛格曾说后悔接受她的采访,矢口否认采访录里他说过的一些话,他认为接受法拉奇的采访是他接受过的所有采访中最具毁灭性的一次。武元甲至死也无法原谅法拉奇将他们之间的真实谈话记录丝毫未改公诸于世的行为。阿里科在《讨人嫌的人》一书的前言中说:“她不承认在新闻报道中存在着公正性,认为所谓客观性是虚伪的或假想出来的,因为它是以孤立的事实是否真实为前提的。记者写报道的时候只能凭自己的良心”。法拉奇为了新闻的真实与自由,捍卫住了“自己的良心”。

法拉奇不屈服于强权,心中充满对自由与平等的追求和渴望,以高尚的职业操守为世人还原了一场真实的越战博弈和一个个相对真实的领导人形象。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风云人物采访记Ⅰ(上下)的更多书评

推荐风云人物采访记Ⅰ(上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