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宴 春宴 6.9分

告别安妮

键盘上的灰

第一次读安妮宝贝时,还是校园里天真的大学女生,地摊上买来的《告别薇安》,穿白裙的女子面目模糊地走在蓝色的背景中。

不得不承认曾经觉得文笔惊艳,思想警醒。《七月与安生》《彼岸花》《莲花》《二三事》等等,曾经读过她所有的小说。那本《告别薇安》上留下过铅笔的标注和点评,随后的不断地借阅中丢失了。倒是厚重的《三毛全集》跟随我十几年,至今仍在书架上。可见虽然都是女文青,但是才华不同,待遇也殊途。

多年以后再次见到安妮,我已经从文学少女变为中年大妈了,实在没有了买书的兴趣,连从图书馆的书架上取下来也费了几分踌躇,然而终究还是想看看啊伴随成长的作者是否和自己一样,从经历过的时光里,学到几分谦逊和了悟。然而事实却是失望的,十几年后的安妮还在重复十几年前的呓语、幻想,同样的男女,同样的故事,在同样的地方上演。不需要翻动书页就知道后续,已被剧透结局。

有的不是失望,是吃惊,吃惊于一个人可以自恋到数十年如一日写自己的那一点点矫情的故事,那并不特殊而神奇的过往,这不仅仅是一种自恋了,简直是一种自大,一种无知。

年轻时可以认为自己的世界的中心,自己的痛苦无人理解,自己的精神最为高远纯洁...

显示全文

第一次读安妮宝贝时,还是校园里天真的大学女生,地摊上买来的《告别薇安》,穿白裙的女子面目模糊地走在蓝色的背景中。

不得不承认曾经觉得文笔惊艳,思想警醒。《七月与安生》《彼岸花》《莲花》《二三事》等等,曾经读过她所有的小说。那本《告别薇安》上留下过铅笔的标注和点评,随后的不断地借阅中丢失了。倒是厚重的《三毛全集》跟随我十几年,至今仍在书架上。可见虽然都是女文青,但是才华不同,待遇也殊途。

多年以后再次见到安妮,我已经从文学少女变为中年大妈了,实在没有了买书的兴趣,连从图书馆的书架上取下来也费了几分踌躇,然而终究还是想看看啊伴随成长的作者是否和自己一样,从经历过的时光里,学到几分谦逊和了悟。然而事实却是失望的,十几年后的安妮还在重复十几年前的呓语、幻想,同样的男女,同样的故事,在同样的地方上演。不需要翻动书页就知道后续,已被剧透结局。

有的不是失望,是吃惊,吃惊于一个人可以自恋到数十年如一日写自己的那一点点矫情的故事,那并不特殊而神奇的过往,这不仅仅是一种自恋了,简直是一种自大,一种无知。

年轻时可以认为自己的世界的中心,自己的痛苦无人理解,自己的精神最为高远纯洁,然而经历世事后,只能被迫接受,自己的一切不过是这个世界上每时每刻每地都在发生故事,没有更精彩也没有更平庸,日光之下并无新事,接受这样的真实当然是痛苦的,然而就如同涅槃之后才可重生,接收之后 才能更透彻的看看世界,看看自己,才能对人生、对他人、更对自己有一份慈悲。然而或许对于安妮这样的人来说,承认平庸比承认死亡更难以接受。当然真正有才华的人不必经历如此也可有一双慧眼,一个慈心,一支灵笔,比如年轻时已经苍老的张爱玲,世家小姐的她笔下仍有贩夫走卒的悲欢离合,悲凉无奈;比如走遍千山万水的三毛,深入沙漠。远走南美的亲身体会,不是跟团去一趟越南就回来出一本书的安妮可以企及。当然这样的比较,对这两位女作家是有一些侮辱了。

然而归根结底,安妮的才情仅限于此了,形容词的堆砌,人物佶屈聱牙的对话方式,放在十年前或许是个性,放在当下,只剩下尴尬。不知道今时的年轻孩子是否仍然买账,青春的成长当然伴随着隐隐的胀痛,但是不要把郭敬明和安妮的疼痛当成人世唯一的真实,这才是重要的。

我想我是要告别安妮了,也许在年轻人看来,这种告别是一种远离纯粹而流入世俗,是的,当时我也是这样看待“大人”,然而人生并非都是非此即彼,有公式和套路可寻,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每个人都有他的灵犀,告别薇安并不一定意味着拥抱凡俗,就像不是每个清澈如水的少年都长成的油腻的大叔,有的仍是挺拔的云杉,只不过他不再凛冽,只是静默安然。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春宴的更多书评

推荐春宴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