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山梦谈 隐山梦谈 8.7分

少女之梦的幻灭

繁花柒义丶

(有剧透~)

当然以隐山目前4卷的漫画篇幅,是没办法真的每一张作画都做到阿九特写那样的超写实精致的。“特色是男女主角都很帅”,相应的,其他人物(甚至包括公主本人)都时常飘忽在次一级画风(人物精美程度和重要程度完全正比!以牙缝哥出场时莫名的作画精美,就猜得出这位有主角地位咯),背景应用了大面积完全和人物区分的灰度,模糊掉画面的大量细节。但这也的确是作者本人的独特风格,食之有味。

以我这个年龄(的确不适合如此失去理智地沉迷于少女漫画)而言,隐山梦谈以艺术的方式实现又幻灭了少女的美梦。公主、乃至广君国的芸芸众生,便是实现这一美梦的所有道具,这一作所有的禅意都隐含于阿九一人一身。少女美梦的开始,就是有朝一日,真的有一位姿容绝世无双的男子现世。为了匹配他无双的容貌,满足人类对美好人物的幻想,他亦得配上无双的品格。所以阿九身浸药香,医人伤痛,上山采药,下地耕作,明明自己拥有无上美貌,却仿佛不自知一般,从不以貌取人,待人人皆温柔体贴,是家人眼中世界上最好的人。正如煜姬公主所想,对美好事物最大的玷辱,并非丑陋简单,而是庸俗。庸俗所指不止是显而易见的愚蠢和恶俗,还要加上目光短浅的故作风...

显示全文

(有剧透~)

当然以隐山目前4卷的漫画篇幅,是没办法真的每一张作画都做到阿九特写那样的超写实精致的。“特色是男女主角都很帅”,相应的,其他人物(甚至包括公主本人)都时常飘忽在次一级画风(人物精美程度和重要程度完全正比!以牙缝哥出场时莫名的作画精美,就猜得出这位有主角地位咯),背景应用了大面积完全和人物区分的灰度,模糊掉画面的大量细节。但这也的确是作者本人的独特风格,食之有味。

以我这个年龄(的确不适合如此失去理智地沉迷于少女漫画)而言,隐山梦谈以艺术的方式实现又幻灭了少女的美梦。公主、乃至广君国的芸芸众生,便是实现这一美梦的所有道具,这一作所有的禅意都隐含于阿九一人一身。少女美梦的开始,就是有朝一日,真的有一位姿容绝世无双的男子现世。为了匹配他无双的容貌,满足人类对美好人物的幻想,他亦得配上无双的品格。所以阿九身浸药香,医人伤痛,上山采药,下地耕作,明明自己拥有无上美貌,却仿佛不自知一般,从不以貌取人,待人人皆温柔体贴,是家人眼中世界上最好的人。正如煜姬公主所想,对美好事物最大的玷辱,并非丑陋简单,而是庸俗。庸俗所指不止是显而易见的愚蠢和恶俗,还要加上目光短浅的故作风雅——比如那些看似有趣的高冷贵公子的设定。要坐上这番美梦的神坛,免于俗套和凡庸,他只能少说话,最好是不说话。于是阿九在故事里是个哑巴。

熙姜揭露了美梦的另一个真相。当牙缝哥问熙姜是不是也希望嫁阿九这样的美人时,熙姜回答不愿意,原因是她觉得自己配不上阿九。这大概是所有普通女性的自觉。是的,如在云端的阿九,本身就不适合坠入凡尘。完美的阿九不是人类,也不可能是人类。开着上帝视角的我们都知道阿九不止容貌无双。他年龄未知,似乎永葆青春;他通身上下没有瑕疵,头发和指甲保持着恒定的长度;他不爱洗澡,却不沾尘埃,喜欢吃的是馒头夹生鱼片;能与鸟兽沟通,能和自然一体,夜幕来临时,他沐浴着永恒的月光。这种超自然的存在,不是精怪就是仙了。当然阿九不可能是仙那一路,在我们的文化背景里,得道成仙一向不屑于谈恋爱,清高的很;别说仙了,哪怕那些想修仙的,也纷纷表示想斩断情丝,灭却红尘。但阿九显然和大姥姥CP感十足,兼之阿九对亲人和大姥姥的依赖里透出一种不喑世事的天真淳朴,妥妥一个欠了人间债误入红尘中的大妖怪(笑)。

美梦一开始就是要幻灭的。这样美好的人,在这个世界上,当然并不存在。作者从一开始就以震耳欲聋的声音提醒诸人了:隐山梦谈,仅是呓语。接下来,这种提示几乎无处不在。阿九如梦似幻的现身,曲折离奇的身世,根本非人的设定,甚至和大姥姥的羁绊。(恩,当然这完全不妨碍大家欣赏美色,嘻嘻。)作者在某种程度上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写出大姥姥和阿九的故事,就已颇有深意。仙姿永驻,如何陪伴已老容颜,这种惨烈的疑问,作者在最开始就给出了答案:元宵节上,携手看灯,你撑着伞罢了。这真是超越幻想的坚贞不渝了——然后,再被另一个人一见钟情。

“大姥姥太老了,就哪里也不去了,呆在家里。”

公主和阿九之间会存在真的爱情吗?答案很微妙。毫无疑问公主已经拥有了阿九,他会在这里,哪里也不会去,任由公主差遣打扮,虽然现在还眉头深锁。甚至到那一天,公主已老,再携手去上元节看灯……时间还很久、很久。或者这一切就是虚妄,公主如出嫁后那一日一般,日光照在她脸上,她醒来,发现自己枕着的,不过是一场美梦。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2)

添加回应

隐山梦谈的更多书评

推荐隐山梦谈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